聖女貞德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聖女貞德

聖女貞德,姓其名也。法國人,一四一二年生。

貞德之世也,法王查理六世癲狂失政。有勃艮第奧爾良二邦,公爵也,乃各挾王族,覬覦朝政,互為傾軋。英格蘭法蘭西雖素盟秦晉,實有世仇,當其時,戰事久矣。英王亨利五世遂趁隙於一四一五年攻法,法國半壁為英所據。法王儲,亦名查理,六世之五子也,其四兄俱殤,因以為儲君,乃約勃艮第公爵議,冀偋內亂共攘外事也。其間,勃公為奧邦遣客所刺,其繼者菲利普乃投英,與英瓜分法土大部。後五年,王后伊莎貝拉立《特魯瓦條約》,許以英王亨利五世及其後裔繼法國王位,實私廢查理儲位也。又二年,英王亨利、法王查理繼薨,英王儲亨利六世尚在繈褓,以王叔貝德福攝政,儼然有兼王英法之勢。

貞德,本人之女,生洛林之鄙,父雅克,司鄉里科,略有薄田。其鄉率為勃邦所圍,以其獨忠乎王室,不受勃邦之祿,勃邦屢征之。

貞德自言十二歲時,嘗遇天使聖彌額爾聖凱薩琳聖瑪桂萊德三眾,得「神諭」囑其驅逐英虜,奉王儲往蘭斯加冕。蘭斯,固法國諸王加冕之所也,時為勃邦所據。一四二八年,貞德央其親長杜蘭德攜往沃庫勒爾,謁其戍長博垂科特。冀其引往希農,陛見王儲,博氏見其鄙陋,笑而遣之。

次年,英軍既克巴黎,兵圍奧爾良,蓋英軍已占法國泰半,奧城實法國得守殘土之咽喉也,眾皆以其難守,坐視待斃。貞德再謁博垂科特,並言以英軍將敗,未幾,捷報果至,博氏訝以為神,乃擁往陛見。查理遂使其將兵征奧爾良。四月,貞德軍至,眾將說以當酬奧城以糧草,以固其防,貞德弗納,反率眾直擊英營,每有戰事,輒擎巨旗,搖曳矚目,爭赴兵前。嘗為流所傷,拔之再戰,士卒頗為所動,奧城之圍遂解。後,貞德又諫查理以棄復巴黎而攻蘭斯。諸臣多以為非,蓋蘭斯遠而巴黎近,且深入敵腹,實難克之也。然六月間,貞德軍繼克三城,朝論乃傾,查理遂納貞德之言,七月十六日,克蘭斯。次日,查理入城加冕稱王,是為查理七世。貞德等力主兵攻巴黎,然王思止戰,遂與菲力浦和談,菲氏陽為和談,陰固巴黎城防。和談未果,九月,貞德率軍攻巴黎,未克,奉諭收兵。

翌年五月,貞德軍與英勃聯軍戰于貢比涅之野,陣罷回營,貞德斷後,貢城守軍恐敵隨以入,未待其入城,遽下城門,貞德所部不得進,遂為勃軍所俘。時例,俘虜可以金贖之,然勃邦不許,解貞德以與英人。

一四三一年一月,英人以法人科雄主教主審,以定貞德之罪。其間庭審紛亂,驗據皆無,不一而足。或詭問曰:「爾得上帝恩典歟?」蓋據當時之例,不得自詡得之也,故倘言是,則為褻神;言否,則其先時所言所事皆偽也。貞德避其詭而智對曰:「無之,余乞神見賜;有之,余冀蒙永駐」。眾皆訝歎。 貞德亦嘗請延教宗往監審,科雄弗許。

五月三十日,以貞德為,焚於盧昂之市,年二十歲。或謂舉火者名喬弗理者嘗謂人曰:「貞德其聖女也,吾恐將獲罪於地下矣。」貞德既歿,其余望猶存,法人抱團,終逐英軍,王祚遂存。

後二十年,貞德之母伊莎貝爾,乞命於教宗卡利克斯特三世,恰查理七世亦恐貞德之冤未雪,則未可息其毀母后舊約之議,以致危乎其位也,遂得重審。一四五六年,昭天下曰舊判也誤,實受私利所驅者,其名方雪。及至後世,自拿破崙以降,多有以貞德之號以集民眾者。

一九二零年五月十六,教宗本篤十五世,上號曰「聖女」。

后世史家,每論貞德事,多以其身先士卒,大利士氣,故成奇效,而至於鬼神之事,則莫之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