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別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者别,原蒙古别速特部人,托迈力汗第九子钦达台之后也,本名只儿豁忽阿歹[一]。蒙古名將也,名列四犬之首。

[]

蒙古别速特部素依附泰亦几赤部,与鐵木真交恶。鐵木真败泰亦几赤部等于阔亦田之野,別速特部众溃散而去,者别匿于林薮。鐵木真出猎见之,令博尔本追搏,乘鐵木真之名為“察罕忽失文秣骊”之戰馬而追擊。博尔本射者别不中,者别对其马殪之,遂逸去。后与锁儿罕失剌来降。鐵木真问:“阔亦田之战,自岭上射断我马项骨者为谁?”者别日:“我也。若赐死止污一掌地,若赦其罪,愿效命似报。”鐵木真嘉其不欺,遂赦而用之。先为什长,游控为千户

鐵木真即位五年,人筑乌沙堡,命者别袭杀其众。六年,太祖自将伐金,以者别亦古捏克为前锋,拔乌沙堡乌月营。至居庸关,金人守御甚固,者别遂回军诱敌,金人悉出追之,大败。者别入居庸,抵中都城下。复攻东京,不拔,夜引去。时已岁除,金人谓大军已退,不设备。逾数日,者别倍道疾趋,突入其城,大掠而还。八年,金兵复守居庸,仍为者别所取。

鐵木真即位十一年,鐵木真北还,时屈出律盗据西遼,命者别征之。十二年,师至垂河,所过城邑望风降附,屈出律西奔。十三年,者别使曷思麦里葱岭追之,及诸撒里黑昆,斩其首以循。诸部军中获马千匹,皆口白色者,归献于鐵木真曰:“臣请偿昔者射毙之马。"

鐵木真即位十四年,太祖亲征西域,以者别为前锋,速不台为者别后援,脱忽察儿又为速不台后援,追西域主阿拉哀丁。西域主窜海岛而死,俘其母、妻及珍宝以献。复攻下西域各城,入其西北邻部曰阿特耳佩占,曰角儿只,曰失儿湾,皆望风款服。

鐵木真即位十六年,西域略定。太祖复命者别与速不台进军裏海之西,以讨奇卜察克。军入高喀斯山,奇卜察克、阿速撒耳柯思等部据险邀之。者别以众寡不敌,乃甘言诱奇卜察克谓:“我等皆同类,无相害意,何必助他族以伤同类?”奇卜察克,信其言而退。者别引军出险败阿速等部,急追奇卜察克,纵兵奋击,杀其霍滩之弟玉儿格及其子塔阿儿,告捷于太子术赤,请济师。时术赤驻军于裏海東,分兵助之。

鐵木真即位十七年冬,新军至,乘冰合,渡浮而嘎河,遂下阿斯塔拉干城。遇奇卜察克兵,又败之,军分为二,惧引而西:一军遣败兵过瑞河,一军至阿索富海之东南,平撒耳柯思、阿速等部,遂自阿索富海履冰以至黑海,入克勒姆之地。两军复合。

霍滩遁入斡罗斯境,乞援于其婿哈力赤王穆斯提斯拉甫。哈力赤王集斡罗斯南部诸王于计掖甫,议出境迎击。者别、速不台遣使十人来告:“蒙古所讨者奇克察克,与斡罗斯无衅,必不相犯。奇卜察克素与贵国构兵,盍助我以攻仇敌?”斡罗斯诸王谓:“先以此言饵奇卜察克,今复饵我,不可信。”执十人杀之。者别、速不台复遣使谓:“杀我行入,曲在汝。天夺汝魄,自取灭亡。请一战以决胜负!”库滩又欲杀之。斡罗斯人释之,约战期。哈力赤王先以万骑东渡帖尼博耳河,败前锋裨将哈马贝,获而杀之。诸王皆引兵从之。至喀勒吉河,与大军遇。时斡罗斯军分屯南北,南军力计掖甫、扯耳尼哥等部,北军为哈力赤等部及奇卜察克之兵。哈力赤王轻敌,独率北军渡河,战于孩儿桑之地。胜负未决。奇卜察克兵先遁,我军乘之,斡罗斯兵大溃。哈力赤王走渡河,即沉其舟,后至者不得渡,悉为我军所杀。南军不知北军之战,亦不知其败,我军猝至,围其垒,三日不下。诱令纳贿行成,俟其出,疾攻之,斩馘无算。我军西至帖尼博河,北至扯耳尼可城及诺拂敦罗特城、夕尼斯克城而止。捷书至太祖行在,诏以马十万匹犒师,封术赤奇卜察克,以辖西北诸部。

鐵木真即位十九年,术赤西行,者别与速不台归术赤部兵,自率所部东返。中道卒。

[]

其子乌勒思,入西域。者别後裔,在西域者甚众。

[]

史臣曰:“者助蔑、忽必来、者别,所谓熊景之士,不二心之臣也。者勒蔑屡拯太祖于忠难,忽必来之勇素为太祖所知,其视者别奋自降虏者盖不俟矣。然其功名反出者所勒蔑、忽必来之右。吾益叹太祖弃仇佳谁、任智勇,其雄略为不可及也。”  

[]

  • 柯紹忞,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二十
  • 柯紹忞,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傳第二十:「初,者别名只儿豁忽阿歹,太祖以其射毙战马,赐名者别,国语(蒙古語之意)梅针箭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