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藝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羅藝,字子延襄州襄陽人,初將軍、軍閥,寓居京兆雲陽。歸唐,賜其姓

[]

早曆[]

羅藝世居京兆府雲陽縣。父羅榮,拜隋監門將軍。羅藝性桀黠,剛愎,不講仁義。然其勇於戰攻,善射。大業中,因屢立戰功官至虎賁郎將。

大業八年,隋煬帝發兵攻高句麗,命藝督北平郡新昌,受右武衛大將軍李景節之。羅藝少諳習兵事,軍令嚴明。而其為氣縱暴,數陵侮景,而常為景所辱,於是,羅藝乃謂李景懷有深怨,後又嘗誣景將反,而無所成。[一]

稱雄一方[]

隋末,軍閥居四方,田地荒蕪,民不聊生,四方之民亂峰起。涿郡殷盛,加之兵精,倉廩充實,餘據財寶,屯兵數萬,眾賊竟來侵掠。留守之官虎賁郎將趙十住賀蘭宜晉文衍等皆不能抗,惟藝獨出,斬馘不可勝計,威望益大。

趙十住等恨藝。羅藝竊知其將亂之,於是,向眾宣言:『吾輩討賊甚有效,城中庫物堆積如山也,君命在留守之手,然其無心濟貧民。此豈慰恤之心?』以此言激怒城民,百姓皆怨。既而,羅藝引兵還,郡丞出城迎藝。藝因以下郡丞,而陳,趙十住等恐皆來聽。於是,羅藝分府中物,以賜將士,開倉振困窮之人,境內皆喜。[二]

羅藝乃自立,自稱幽州總管,領幽、二州,為東北方一大雄也。後,諸豪皆與之夤緣,析居形勢後,羅藝决投唐也。[三]

入唐[]

武德三年,羅藝奉錶歸唐,高祖下詔封王,賜姓李氏,自此,羅藝改名曰李藝,為唐立功矣。[四]

五年,世民劉黑闥,羅藝引兵數萬,於徐河破黑闥弟十善之兵,與斬獲者八千人。數月後,劉黑闥再起兵,羅藝複奉詔討之。高祖命太子總統諸軍討黑闥,尋劉黑闥敗而執斬,羅藝與太子建成洺州會之。[五]

藝助唐破黑闥後,其請入朝,唐高祖詔藝,拜左翊衛大將軍。羅藝自以功高位重,遂目無人,自與太子相識之,其為建成引,結為黨羽。世民之親信嘗至其營,藝徒毆之,唐高祖因為吏而怒,久之乃懷,待之如舊也。時突厥屢為患,以藝素有威名,為北夷畏,唐高祖令藝以本官領天節軍鎮涇州[六]

亂誅[]

九年,太宗即位,大封功臣,拜藝為開府儀同三司,食實封一千二百戶。但以曾得罪於太宗,藝懼不安,遂謀反叛。

貞觀元年正月十七日,羅藝稱奉密敕,麾兵入朝,中途因據豳州。太宗令長孫無忌尉遲敬德率兵討藝。王師未至,趙慈皓遂與統軍楊岌謀誅藝,事泄,趙慈皓被執。楊岌時在城外覺有變,遽將兵攻羅藝。藝大敗,弃其妻子,引數百騎奔突厥。至寧州界,過烏氏驛也,從者漸散,其左右斬羅藝,傳首至京師。朝廷於市懸首示眾,且複其本姓羅氏。羅藝之弟羅壽時為利州都督,亦見誅。[七]

先是濟陰有李氏女,自雲能通鬼道,能療疾病,四方之人受其惑。李氏嘗至藝家,謂藝之妻孟氏曰:『君有貴相,必為天下之母。』孟氏使其為藝相,又雲:『君之貴因燕王而來,燕王之貴色將顯之。』羅藝之妻信其言,亦贊反之,兵敗後,與李氏同斬之。[八]

宗族[]

  • 父:羅榮
    • 妻:孟氏
      • 子:羅藝有子,然史未著其事也
    • 弟:羅壽

[]

  1. 舊唐書》:羅藝,字子延,本襄陽人也,寓居京兆之雲陽。父榮,隋監門將軍。藝性桀黠,剛愎不仁,勇於攻戰,善射。大業時,屢以軍功,官至虎賁郎將。煬帝令受右武衛大將軍李景節度督軍於北平。藝少習戎旅,分部嚴肅,然任氣縱暴。每淩侮於景,頻為景所辱,藝深銜之。
  2. 《舊唐書》:後遇天下大亂,涿郡人物殷阜,加有伐器仗,倉粟盈積,又臨朔宮中多珍產,屯兵數萬,而諸賊競來侵掠。留守官虎賁郎將趙十住、賀蘭宜、晉文衍等皆不能拒,唯有藝獨出戰,破賊不可勝計,威勢日重。十住等頗忌藝。藝陰知之將為亂,乃宣言於眾曰:『吾輩討賊甚有功效,城中倉庫山積,制在留守之官而無心濟貧。此豈存恤之意也?』以此言激怒其眾,眾人皆怨。既而旋師,郡丞出城候藝。藝因執之陳兵,而十住等懼皆來聽命。於是發庫物以賜戰士,開倉以賑窮乏,境內鹹悅。武德三年,奉錶歸國,召封王,賜姓李氏,預宗正屬籍。
  3. 新唐書·卷一·本紀第一·高祖》:「(武德二年)十月己亥,羅藝降。」
  4. 《舊唐書》:後遇天下大亂,涿郡人物殷阜,加有伐遼器仗,倉粟盈積,又臨朔宮中多珍產,屯兵數萬,而諸賊競來侵掠。留守官虎賁郎將趙十住、賀蘭宜、晉文衍等皆不能拒,唯有藝獨出戰,破賊不可勝計,威勢日重。十住等頗忌藝。藝陰知之將為亂,乃宣言於眾曰:『吾輩討賊甚有功效,城中倉庫山積,制在留守之官而無心濟貧。此豈存恤之意也?』以此言激怒其眾,眾人皆怨。既而旋師,郡丞出城候藝。藝因執之陳兵,而十住等懼皆來聽命。於是發庫物以賜戰士,開倉以賑窮乏,境內鹹悅。武德三年,奉錶歸國,召封燕王,賜姓李氏,預宗正屬籍。
  5. 舊唐書·卷五十六·列傳第六·羅藝傳》,國學網
  6. 《舊唐書》:太宗之擊劉黑闥也,藝領本兵數萬破黑闥弟什善於徐河,俘斬八千人。明年,黑闥引突厥俱入寇,藝複將兵與隱太子建成會於洺州,因請入朝高祖,遏之甚厚。俄,拜左翊衛大將軍。太宗左右嘗至其營,藝無故毆擊之。高祖怒以屬吏,久而乃釋,待之如初。時突厥屢為寇患,以藝素有威名,為北夷所憚,令以本官領天節軍將鎮涇州。
  7. 《舊唐書》:太宗即位,拜開府儀同三司,而藝懼不自安,遂於涇州詐言閱武,因追兵,矯稱奉密詔勒兵入朝,率眾軍至於豳州。治中趙慈皓不知藝反,馳出謁之,藝遂入據豳州。太宗命吏部尚書長孫無忌、右武候大將軍尉遲敬德率眾討藝。王師未至,慈皓與統軍楊岌潜謀擊之,事泄,藝執慈皓系獄。岌時在城外,覺變,遽勒兵攻之,藝大潰,弃妻子,與數百騎奔於突厥。至寧州界,過烏氏驛,從者漸散,其左右斬藝,傳首京師,梟之於市。複其本姓羅氏。藝弟壽,時為利州都督,緣坐伏誅。
  8. 《舊唐書》:先是,曹州女子李氏為五戒,自言通於鬼物,有病癩者,就療多愈,流聞四方,病人自遠而至,門多車騎。高祖聞之,詔赴京師。因往來藝家,謂藝妻孟氏曰:『妃骨相貴不可言,必當母儀天下。』孟篤信之,命密觀藝,又曰:『妃之貴者,由於王;王貴色發矣,十日間當昇大位。』孟氏由是遽勸反,孟及李皆坐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