澠池之會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澠池之會出於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說秦王以完璧一事怒,遣大將白起伐趙,取簡(今山西離石縣西)、祁(今山西祁縣)。明年複取石城(今河南樸縣西南。。又明年,複攻趙,殺趙軍民萬人。

前二七九年,秦王勝後,為並力攻楚(鄢郢之役)。使使告趙惠文王,示欲與趙罷,修舊好,約於西河外澠池(今河南澠池會)。趙王畏秦,不願赴會。廉頗藺相如則策曰:「王若不赴會,則弱於秦。」於是趙王決定會,並令藺相如以精兵五千從,又遣了平原君將數萬軍于澠池附近。廉頗送至境上,並于王曰:「王此行,至全會畢,多不過三十日便可歸。若三十日不歸,則請立太子為王,以絕秦以要之望。」趙王於思一番後,定許,免使趙為秦將脅。

趙王至後,會議乃始,依准古俗,兩君相見,定必大飲一番,故秦王與趙王皆飲數杯。秦王曰:「寡人聞趙王好音律,不如請趙王鼓瑟樂前。」趙王不推擋,只得勉強鼓瑟。秦禦史記之:「某年月日,秦王與趙王會飲,秦王令趙王鼓瑟。」藺相如前曰:「王亦聞秦善奏秦聲,臣請奏盆樂,以相娛樂。」秦王怒,斷斷不許。於是相如前進,因跪請王。秦王堅不肯擊盆,藺相如曰:「五步內,相如可刎頸以血濺君!」

時左右欲以刀斬藺,藺相如怒目之,大叱,侍衛皆畏,只得退開。秦王無奈,惟擊盆一。相如即召趙禦史下之,曰:「某月日,秦王擊盆。」秦之群臣即言曰:「請趙以十五城為王壽。」藺即醋:「請秦都咸陽為趙王壽以。」後至會議終,秦不辱王,趙亦於邊部眾以圖,秦不敢動。

趙惠文王二十年之澠池會,秦昭王以便並力攻楚,於是欲與趙平。澠池之會,相如以功拜為上卿,位在廉頗之右,廉頗不服,至於有後之氣。澠池之會,秦、趙訚暫止兵。趙即出齊,拔高唐等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