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于越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淳于越黃縣人,仕秦僕射、博士,以諌知名見史記。

始皇三十四年,置酒咸陽宫,儒士七十人前為壽。僕射周青臣進頌始皇之德。淳于越諫始皇不封子弟功臣,自為狹輔,刺周青臣以為面諛。

始皇下其議於丞相李斯,李斯斥淳于越之言曰:「諸生不師今而學古,以非當世,惑亂黔首。臣請敕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有敢藏《詩》、《書》、百家語、諸刑書者,悉詣守尉集燒之;有敢偶語《詩》《書》,棄市;以古非今者,族滅。吏見知弗舉,與同罪。」始皇許之。

始皇三十五年,諸生在咸陽者多為妖言。始皇使御史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者,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七人,皆坑之。燔詩書,起淳于越之諫;坑儒士,起自諸生為妖言,見坑者四百六十七人。傳增言坑殺儒士,欲絕詩書,又言盡坑之。此非其實,而又增之。

[]

1. 萬姓統譜 (四庫全書本)/卷一百二十八 2. 王充《論衡》語增篇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