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話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柳州話者,桂柳方言也,屬西南官話。爲柳州來賓河池百色諸地之民所言。發聲硬朗,頗類粵語,其日用之辭,亦多與粵同,蓋末粵人入柳經商定居,久而雜粵聲入官話之故也。

發音之要,大致如下。其一,古全濁紐,悉讀清音,中屬塞音塞擦音者,其平聲送氣仄聲不送氣。其二,邪母今多讀送氣塞擦音。其三,泥來二母分明。其四,知庄章併入精組。洪音讀舌尖前音,細者讀舌面音。其五,分尖團。尖音讀舌面或舌尖前音,團音讀塞音。其六,黃王不混,匣母發聲,雲母無紐。其七,端系蟹止臻三攝舒聲合口字,率作開口呼。其八,見系二等開口字多讀開口呼。其九,咸攝歸于山攝,深曾梗三攝歸於臻攝。其十,有入聲,殘留於零星字辭。又柳州話語音多連省,故多合聲,如他們讀若騰,沒曾讀若門,哪凱,哪裡也,讀若乃。

此外尚分城鄕、新舊異讀。如,止攝開口三等與深臻憎埂四射開口三等入聲之知章兩組,其韻母,鄕讀與粵音同,城讀與於桂林話同。又如疑母開口三四等之紐,在鄕讀及舊音中,往往存留。又合攝二呼零聲母字,舊音讀如輕唇。又如止攝以外日母開口字,舊音讀硬齶近音,新音讀濁捲舌擦音。又如麻韻三等章組字,新派讀央元音,舊派讀半前閉不圓唇元音。不一而足。

柳州話遣詞,多有特色。如以佬字表男,以婆字表女,置於詞尾,略有蔑意。又如多少先後之副詞,置於動詞之後,與粵語同。又如副詞不字,口語多以沒字代之。又相較時以過位飾語後,如高過某,意謂高於某人,此與古同。

今以普通話爲通語,柳州教學所授,皆爲普通話,積久則柳音略變,兒童之語音,漸失舊制,而多從北音,以文讀用詞爲甚。此合於普通話,而不合於中古以降之音變也。又舊詞流漸隱沒,爲普通話詞所代,如以游泳代游水,毛衣代哴衣。此外一部之舊詞,漸漸棄用,如雷堆,膿囊,古仔等。

近世,或倡留存方言,遂亦有用於媒體者。二〇〇七年柳州電視臺設方言欄目《擺古》,又制輕喜劇《周末有搞》,咸以柳州話錄製,頗爲眾所樂見。

習語[]

文言 柳州話 粵語
無恙乎 你好 哈佬、你好、早晨、午安
別矣、行矣自愛、請辭行 再見 再見、再會、拜拜
煩、辱、勞 麻煩 唔該
拜德、拜賜、敢拜…… 謝謝 多謝
吾過矣、有罪、敢謝…… 對沒起。沒好意思。 對唔住。
何價?其價幾何? 恁子賣?幾多錢? 幾多錢?
非也、否、非 沒是 唔係
不明 沒曉得 唔知道
如廁將安往? 廁所在哪凱? 廁所喺邊度?
子善於英文乎? 你認得講英語咩? 舊:你識英文唔識?今:你識唔識英文?
子善於漢文乎? 你認得講中文咩? 舊:你識中文唔識?今:你識唔識中文?
余略通普通話。 我懂點普通話。 我識少少普通話。
余愛子、好爾 我愛你 我愛你
聞命矣、命矣 我曉得了 我知喇
未聞也、不知、未識 我沒曉得 我唔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