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劌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曹劌,魯人也,曹叔振鐸之後。

[]

莊王十三年,師伐[一]魯莊公將應之,曹劌以肉食者無謀而請見於公,公從之[二]。劌與公並乘,戰於長勺之地。齊人三鼓後而擊之,以大敗齊師[三]

惠王六年,公欲之齊以觀厥祀,不禮。劌諫之,公弗從[四]

[]

  1. 《左傳·莊公十年》:「春,齊師伐我。」
  2. 《左傳·莊公十年》:「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3. 《左傳·莊公十年》:「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4. 《國語·魯語上》:「莊公如齊觀社,曹劌諫曰、不可,夫禮,所以正民也。是故先王制諸侯,使五年四王,一相朝。終則講於會,以正班爵之義,帥長幼之序,訓上下之則,制採用之節,其間無由荒怠。夫齊棄太公之法而觀民於社,君爲是舉而往之,非故業也,何以訓民?土發而社,助時也。收攟而蒸,納要也。今齊社而往觀旅,非先王之訓也。天子祀上帝,諸侯會之受命焉。諸侯祀先王、先公,卿大夫佐之受事焉。臣不聞諸侯相會祀也,祀又不法。君舉必書,書而不法,後嗣何觀?公不聽,遂如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