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騫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敦煌莫高窟張騫使西域圖,初繪

張騫漢中人也,建元中為。時,匈奴破月氏王,以其頭為飲器,月氏遁而怨匈奴,無與共擊之。漢方欲擊匈奴,聞此言,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騫以郎應募,使月氏

匈奴得之,留騫十餘歲,予妻,有子,然騫持漢節不失。居匈奴西,騫因與其屬亡鄉月氏,西走數十日,至大宛。大宛王聞漢之饒財,欲通不得,見騫,喜。使人道遣騫,經康居。抵月氏。大月氏王已為匈奴所殺,立其夫人為王。既臣大夏而君之,地肥饒,少寇,志安樂。又自以遠漢,殊無報胡之心。騫從月氏至大夏,竟不能得月氏要領。留歲餘,還,並南山,欲從羌中歸,復為匈奴所得。留歲余,單于死,國內亂,騫與胡妻及堂邑父俱歸漢。拜騫太中大夫,堂邑父為奉使君。

騫行時百餘人,去十三歲,唯二人得還。

元朔六年,騫從衛青擊匈奴,知水草處,軍得以不乏,乃封騫為博望侯。後二年,騫為衛尉,與李廣俱出右北平擊匈奴。匈奴圍李將軍,軍失亡多,而騫後期當斬,贖為庶人。是歲,驃騎將軍霍去病破匈奴西邊,殺數萬人,至祁連山

元狩四年,漢擊走單于漠北。武帝拜騫為中郎將,將三百人,馬各二匹,牛、羊以萬數,齎金幣帛直數千巨萬,多持節副使,道可便遣之旁國。騫既至烏孫,致賜諭指,未能得其決。騫即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月氏大夏。烏孫發道譯送騫,與烏孫使數十人,馬數十匹。報謝,因令窺漢,知其廣大。騫還,拜為大行。歲餘,騫卒。後歲餘,其所遣副使通大夏之屬者皆頗與其人俱來,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