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布占泰

文出維基大典
太祖義責布占泰

布占泰烏喇那拉氏,海西女真烏喇部貝勒、末主。

[]

早年被俘[]

萬曆二十一年,布占泰從烏喇國主、其兄滿泰,為共其利,入葉赫為首之九部兵馬討建州女真。然,九部之師敗於古勒山。滿泰逃歸烏喇,而布占泰為建州兵所獲。建州兵不識布占泰,正欲洩憤殺之,布占泰跪地乞命。故,軍士執其於太祖前。

布占泰謂太祖告以實情,且以「死生唯貝勒命」。叩首不已,請免其死。太祖欲緩間隙,乃許布占泰之請,遂解其縛,與以猞猁鄜裘,以其恩養於帳下。太祖與弟舒爾哈齊又以四女穆庫什與長女額實泰分嫁予布占泰。

結親建州[]

二十四年,布占泰居建州三載,烏喇貝勒滿泰為部所弒。太祖見其時機已成,即遣部將圖爾坤黃占博爾昆費揚古率兵護布占泰歸烏喇部。叔侄與其爭位,布占泰得以建州兵之助,先後滅叔侄,遂嗣貝勒。布占泰初時仍與建州友善。乃將其妹適舒爾哈齊,二部再聯姻。

二十五年正月,烏喇與建州會盟。

二十九年十一月,布占泰又以其兄滿泰之女阿巴亥嫁太祖。阿巴亥後繼為大妃,為太祖生三子,乃英親王阿濟格睿親王多爾袞豫親王多鐸

同盟破裂[]

然,同盟不過六年。

三十五年春,東海女真瓦爾喀部蜚悠城策穆特黑謁太祖,述其部於投烏喇後,屢遭布占泰之辱,願歸建州。於是,太祖命舒爾哈齊、褚英代善費英東扈爾漢揚古利以三千兵馬至蜚悠城撫眾。布占泰聞之,遣其叔博克多率軍萬餘往邀擊之。戰於烏碣岩,烏喇軍敗,代善陣斬烏喇主將博克多父子,副將常柱父子及胡里布兵敗被執。於是,建州軍斬敵三千餘眾,獲馬五千、甲三千。至是,兩部盟絕,始相攻伐。

四十年九月,布占泰率兵掠建州所屬之虎爾哈路。十二月,太祖徵烏喇,克布占泰五堡後,兵臨烏喇城下。太祖令攻烏喇城北門,焚其糧,毀其城,銳意滅烏喇部。布占泰复降,因言日:「烏喇國即父國也,幸毋盡焚我廬舍、糧草」。向上叩謝,哀慟。於是,太祖讀布占泰諸罪,而退歸建州。

太祖大軍初還,布占泰复背盟。其將謂太祖之恨轉於穆庫什、額實泰。布占泰嘗以箭射穆庫什,又囚二人。布占泰又以女薩哈廉、子綽齊奈及十七大臣之子皆將送葉赫為質。

四十一年正月,太祖聞之,复徵烏喇。

烏喇覆滅[]

建州軍攻烏喇,連下三城。布占泰率軍三萬,欲與太祖決戰。太祖欲再撫布占泰。然其子與帳下諸將皆不從。於是,太祖命攻烏喇,兩軍交戰,烏喇兵敗,死者十六七。建州兵入烏喇城,太祖鎮西門樓,令其豎建州旗幟。此時,布占泰之兵已不足百人,走至城下,見建州旗幟,慌忙奔走。又遇代善所部邀擊,烏喇兵一觸即潰,布占泰僅以身免,單騎奔葉赫部。至是,烏喇為建州所並。[一]

客死葉赫[]

布占泰奔葉赫後,得葉赫貝勒金台吉之助,築室,匿於赫爾蘇河源頭處。帝數遣使於葉赫,索布占泰,皆被金台吉嚴詞拒之。而布揚古以布占泰失國無能為辭,並無以東哥妻於布占泰。

後金天命三年,布占泰因病客死於葉赫。其後人入正白旗,太祖令恩養之。

宗族[]

妻妾[]

  • 福晉:穆庫什
  • 福晉:額實泰

[]

綽齊奈

[]

薩哈廉

[]

  1. 《清太祖高皇帝聖訓》:上以烏喇國背盟,親率大兵往徵之。時,烏喇貝勒布占泰率兵三萬,越伏爾哈城而軍,我統軍諸貝勒大臣皆欲戰。上諭曰:「我仰荷天眷,自幼用兵以來,雖遇勁敵,無不單騎突陣,斬將搴旗。今日之役,我何難率爾等身先搏戰,但恐貝勒諸大臣或致一二被傷,實深惜之。故欲計出萬全,非有所懼而故緩也。爾眾志既孚,即可決戰。」因命取鎧冑被之。复諭將士曰:「倘蒙天眷佑,破敵眾,即乘勢奪鬥,克其城,毋使復人」乃進兵,指揮將軍,比接戰,親馳衝入,大敗烏喇兵,遂火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