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努烏梁海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努烏梁海,今屬俄羅斯圖瓦共和國。在烏裏雅蘇台之北,東南土謝圖汗部,南賽音諾顏部,西阿勒泰烏梁海,西南扎薩克圖汗部,北俄羅斯。有總管五:曰唐努,曰薩拉吉克,曰托錦,曰庫布蘇庫勒諾爾,曰奇木奇克河。

康熙五十四年,扎薩克圖汗部和托輝特輔國公博貝隨大軍赴推河防準噶爾策妄阿拉布坦,言:「準噶爾不靖,恃烏梁海障之。乞往招,若抗即以兵取。扎薩克台吉濟納彌達阿裏雅及根敦羅卜藏克兵俱習戰,請與同往。」上韙其議,從之。九月,烏梁海頭目和羅爾邁率屬降。先是和羅爾邁居吹河,嘗以越界射獵為博貝縛獻,上宥其罪,諭還巢。至是將遣子瑚洛處納請降。博貝至,因遷其遊牧赴特斯。冬,和羅爾邁遁,博貝追至呼爾罕什巴爾,執之。五十九年,博貝擒烏梁海逃眾,晉貝勒。時從征西將軍祁裏德軍。六十年六月,議政王大臣議覆祁裏德,新收烏梁海二千五百三十名,應送至巴顏諾爾克地方居住,令車臣汗等旗分派兵三百名,並派台吉協同駐紮防守。雍正二年,諭曰:「朕詢貝勒博貝,管轄烏梁海何以資生。據奏在將軍祁裏德處借餉一萬八千餘兩,買牲分給,各得產業,今勝於昔。所有借項,自以貝勒俸逐年扣抵。朕思烏梁海俱朕之百姓,豈有朕之百姓而借餉於朕之理?所借銀兩,不必扣還。諭祁裏德知之。」三年,烏梁海和羅爾邁復遁,由阿哩克竄準噶爾界,博貝遣子額璘沁由托濟邀擒,而自赴克木克木齊克緝叛黨,誅之。

初額魯特與喀爾喀構兵時,錯處科布多、烏蘭固木。噶爾丹既滅,喀爾喀西境直抵阿勒泰,自唐努山陰之克木克木齊克至博木等處,皆博貝及來歸之額魯特貝淩旺布所屬烏梁海遊牧。四年,策旺阿拉布坦言克木克木齊克舊隸準噶爾,乞還,上不許,慮伺間略烏梁海,詔博貝率所部兵千,隨前鋒統領定壽駐唐努山陽特斯地方防護之。尋諭理籓院曰:「朕詳思克木克木齊克烏梁海皆博貝所屬,和羅爾邁既已就擒,交博貝撫恤,居之公所。但念此等人向在喀爾喀邊外林木中射獵為生,與準噶爾所屬烏梁海接壤,又與俄羅斯連界。宜令博貝等同大臣前往曉諭,令自為預備,以防不虞。」三月,命大臣一員帶布帛茶葉賞克木克木齊克地方烏梁海,並令揀老成服眾之人作為首領。

五年,額駙策淩等與俄羅斯訂約,自恰克圖、鄂爾輝圖兩間為界,所立之鄂博,迤西至肯哲馮達霍呢音嶺、克木克木齊克之博木、沙弼納嶺。循此山梁,由正中分中劃界,其兩邊各取五貂之烏梁海,仍令照舊各歸其主,彼此各徵一貂之烏梁海。自定界之日,將各取一貂之處停止。

乾隆十六年,以和托輝特扎薩克貝勒青袞咱卜縱所屬人私出汛界與準噶爾回眾貿易,致潛居烏梁海,奪貝勒,詔額璘沁襲其爵,定烏梁海出入汛界例。二十一年,青袞咱卜脅烏梁海叛,大兵至,皆棄去。二十五年,鑄唐努烏梁海總管印給之。嘉慶二年,烏裏雅蘇台參贊大臣額樂春以需索烏梁海奪職治罪。道光三年,定禁烏梁海與商民貿易例,以山西民人私向烏梁海買取羊只涉訟。二十四年六月,烏裏雅蘇台將軍桂輪劾總管垂敦紮布需索無厭,奪職。咸豐年,奏唐努烏梁海界址。

十年,與俄國定界約,是部之沙賓達巴哈實為西疆劃界之第一地段。同治三年十一月,烏裏雅蘇台將軍明誼等奏:「唐努烏梁海遊牧內,俄使前開議單,載唐努鄂拉達巴哈即系唐努山嶺,自沙賓達巴哈界牌起,先往西,後往南。亦據該使呈繪圖志,有順薩彥山嶺至奎屯鄂博所有界限地名。我國舊存圖內雖無其地名,然據該使所指方向,續經庫倫辦事大臣文盛送雍正五年已定交界圖志,名目雖殊,界限大致相似。唐努烏梁海遊牧雖有被俄人包去之嫌,與西二盟遊牧無礙。明年立界時,俟與麟興、車林敦多布等妥商辦理。」四年八月,麟興等奏:「據委員岳嵩武稟報,與唐努烏梁海總管凡齊爾馳赴博果素克大壩履勘起,沿站按圖詳查,行至唐努鄂拉達巴哈,核與俄國所畫唐努鄂拉達巴哈邊界相符。除薩彥山因無路徑不能履勘,其唐努鄂拉達巴哈及邊境應分之珠嚕淖爾、塔斯啟勒山、哈喇塔蘇爾山、德布色克哈山數處,擇擬立界處所,繪會勘圖志呈閱。」時俄立界使臣以事不能至。九月,明誼等以軍務緊急,請緩約俄使立界。 六年,俄人遂越界至總管邁達爾遊牧內烏克果勒地方建屋種地。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照會俄使,始由庫倫俄官行文令送之回國。是年,廷旨促麟興等建立西疆毗連俄境界牌鄂博。六月,專命榮全迅與俄官會立烏裏雅蘇台邊卡界牌鄂博。八年五月,榮全與俄使穆魯木策夫至是部西南之賽留格木山嶺會立牌博,於是月二十六日起行,順賽留格木嶺至是部西南邊境盡處之博果蘇克壩,立第一界牌鄂博,科城立牌博於南,俄國立牌博於西。由此向東北約八十里,名塔斯啟勒山,於山頂立第二牌博。又向東北約九十里,至珠嚕淖爾,俄使言只就珠嚕淖爾迤北數十里唐努山之察布齊雅壩止,建立鄂博,由此直向西北,統至沙賓達巴哈,路既便捷,尤易行走。榮全以俄使所指之路俱系是部遊牧內地,若照俄使所議,不惟與原圖大不相符,且將是部遊牧包去大半,向俄使反復開導,仍如原圖,於珠嚕淖爾東南之哈爾根山立第三牌博。順淖爾北岸約二十餘里,至唐努山南察布齊雅壩,立第四牌博。沿唐努山南,向西過莫多圖河、紮勒都倫河、烏爾圖河、察罕紮克蘇圖河,順哈喇塔蘇爾海山,至沙克魯河,轉向東北約二百五十餘里,至庫色爾壩,系是部西方邊界,立第五牌博。向西北九十餘里,至唐努鄂拉達巴哈末處,過哈喇河偏西山下楚拉察水流之處,立第六牌博。向北又東,順薩彥山過瑪納瑚河、蒙納克河、浩拉什河,由喀喇淖爾至蘇爾大壩,約一百五十里,立第七牌博。向北又東約三百六十餘里,山脈連貫,直至沙賓達巴哈,於舊牌博之東山頂上立第八牌博。照原圖至賽留格木山博果蘇克壩上,紅線以左為中國地,紅線以右為俄國地。至六月二十二日竣事,而是部阿勒泰河、阿穆哈河區域皆入於俄。

光緒五年,烏裏雅蘇台將軍以奇木齊克河總管報俄商在唐努烏梁海屬建蓋行棧數處,及春季以來,有俄人或三五十人或八九十人不等,在奇木齊克河北一帶中唐努山內刨挖金砂,例應禁止,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照會俄署使凱陽德轉飭邊官查禁。七年五月,烏裏雅蘇台將軍以俄人在薩爾魯克地方居住,紮立木棚十處,附近挖過金砂大小凡一百餘處,照會俄駐庫領事迅飭邊界官嚴禁。

十四年四月,烏裏雅蘇台將軍杜嘎爾奏稱:「所轄唐努烏梁海屬地邊外自柏郭蘇克西北至沙賓達巴罕,中國設立界牌,每年夏季派員會同查閱。其嶺一東一南,至烏裏雅蘇台,即嶺之左,歸中國屬,載在條約。乃俄人竟於沙賓達巴罕以東,霍呢章達巴罕以西,唐努所屬爾裏黨、薩布塔爾、都不達果勒、車爾裏克、荊格等河岸地方,前經查驗過俄人挖金共四十五處,至今仍在薩布塔爾、車爾裏克兩處附近河岸開挖甚多。烏克、多倫兩河地方,俄人明固賴等任意開墾地畝,長一千三百餘廣尺,寬八百二十餘廣尺。俄人雅固爾等於薩拉塔木、博木、額奇布拉克、多倫、烏克、車爾裏克、托勒博、薩斯多克、密崗嚕勒、紮庫勒、哈達努額奇依斯克、木阿瑪、阿克河口、吉爾噶琥河口、吉爾紮拉克等十五處建蓋堅屋,南入我境至數百之多。本年派佐領榮昌等往烏梁海吉爾拉裏克地方會俄官辯論挖金、蓋房、種地各案,俄官一味支吾,執意不辦,應由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逐件查覆。」旋由總理事務衙門覆奏:「請飭將軍等詳勘界限,研究根由,援據約章,與俄酋竭力辯論。倘彼堅執,或應知照駐俄使臣,嚴請外部妥籌辦法,或即估給蓋房之費,令從速遷徙,由將軍等就近相機籌定,奏明辦理。」十月,祥麟等奏覆派吉玉等由烏梁海印務處於六月自廕木噶拉泰起程,履勘車爾裏克等處,往返兩月有餘,已將俄人在境內挖金、蓋房、種地三事詳細查明,繕單入告。命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照會俄使,將越界在唐努烏梁海挖金、蓋房、種地之背約俄人遷回本國。

二十五年八月,烏裏雅蘇台參贊大臣志銳以奇木齊克河總管請給印奏入,命連順察看情形,奏明辦理。尋覆奏,以「奇木齊克河與唐努總管相隔實在千里之外,中間橫亙賽音諾顏部之額魯特扎薩克貝子達克丹多爾濟所屬烏梁海,遇有齟<齒吾>,文報不通,凡事轉報總管,未能直達烏城。奇木齊克河實有二千一十三戶,丁口已幾萬人。唐努總管每年勒派各情,亦所恆有。其他毗連俄界,交涉事多。既,十蘇木連結懇求,是與唐努總管其心已離,兩不相下,倘有事故,亦難收拾。若將數十年仰希朝廷之恩,一旦下頒,必能自固籓籬,為我遮罩。況有東烏梁海請印在前,似難以不符體制為解,請仍賞給印信」。得旨,如所請。

二十六年,詔連順等備邊。時拳匪事起,中外人心惶惑。連順檄唐努烏梁海總管棍布多爾濟、薩拉吉克烏梁海總管巴勒錦呢瑪、托錦烏梁海總管淩魁、庫布蘇庫勒諾爾烏梁海總管克什克濟爾噶勒、奇木齊克河烏梁海總管海都布調兵練團,嚴密舉辦。棍布多爾濟等均能刻日成軍。復籌幫軍食,擇要加兵防守,善待俄商,毋生邊釁。二十八年十二月,連順等再請獎敘,疏入,予克什克濟爾噶勒二品頂戴,海都布二品花翎。是年,連順以「烏梁海向風沐化幾二百年,直與喀爾喀蒙古無異。我國商民仍守舊規,不敢違禁潛往貿易。至俄商之在烏梁海貿易者,不計其數,建蓋房屋,常年居住,每年收買鹿茸、狐、狼、水獺、猞猁猻、貂皮、灰鼠,為款甚钜,致烏梁海來烏城呈交貢皮時,竟至無貨可以貿易。惟有變通辦理,如在烏城貿易商民原赴烏梁海貿易者,准即報官前往,仍由將軍衙門照章酌給六個月限票,並嚴飭守卡官兵認真稽查,不准挾帶違禁之物」。允之。

宣統元年,烏裏雅蘇台將軍堃岫等以奇木齊克河總管海都布率奏本旗十蘇木公揀海都布長子達魯噶布音巴達爾琥辦事勤能,眾心傾服,請補總管,允之。

是部天和土腴,有灌溉之利,宜麥。有金、銅、石棉諸礦,林木亦富。達布遜山產石鹽,是部全境及科布多北部皆資之。唐努、薩拉吉克、托錦三總管各有佐領四,庫布蘇庫勒諾爾總管佐領二,奇木齊克河總管佐領十。薩拉吉克別名薩爾吉格,托錦別名陶吉,總管皆無印。庫布蘇庫勒諾爾別名庫蘇古淖爾,奇木齊克河別名肯木次克,有印。此外扎薩克圖汗部右翼右旗有五佐領:一在庫蘇古爾泊北,一在華克穆河東北,一在格德勒爾河西,一在謨什克河西,一在紮庫爾河源。賽音諾顏部額魯特貝子旗佐領十三,皆南依鄂爾噶汗山,西接阿勒泰淖爾烏梁海。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徒眾所屬佐領三,西臨華克穆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