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倫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趙庶人司馬倫子彝河內溫人也。父,晉宣王。倫其九子也。母柏夫人。兄。八王之亂,倫列第三。

晉祚初立,封琅邪郡王。坐罪當棄市,武帝以族叔故,赦之。咸寧三年八月,封趙王。惠帝立,以倫爲征西將軍。鎮秦關。倫在關中賞罰失式,狄人反,帝征還京師。倫在京,深與賈皇后交結。礙於張華、裴頠,不得錄尚書令。

愍懷太子遹爲賈后廢。司馬雅、許超意不平。與倫鷹犬孫秀謀反正。孫秀說論,倫納之。將起事,孫秀懼太子復位,將不己利。遂譖太子於倫。倫從秀計,緩起事,待賈皇后害太子,徐舉兵討之,名義是得。會太子薨,倫、秀焉始舉兵,傳敕諸部,誅賈后。倫矯詔入大內,迎皇帝幸東堂。廢賈后爲庶人。幽之建始殿。尋飲之金屑酒。是夜,倫執賈謐張華裴頠、解結、杜斌等,皆斬於殿前。翌日,倫矯詔自封使持節、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相國、侍中。攝政,總百官。廣封己臣,咸與之大郡。

既執政,倫質凡庸,事皆從孫秀。淮南王司馬允、齊王司馬冏憤甚,允反,倫、秀討平之。皇帝加倫九錫,益封五萬戶。秀陰謀大位,使牙門趙奉偽作司馬宣王語,矯作禪讓之詔而帝倫。倫不受,秀更進百官偽符,倫遂許之。是日夜,倫等廢惠帝,幽之金墉城。兵卒五千人擁倫登太極殿,倫遂僭皇帝位。大赦,改元建始。爵其黨,時人譏之曰「貂不足,狗尾續。」及金銀之用不足,易以白版封候。倫爲皇帝,孫秀居相,事皆關白秀,倫無之預。

未幾,司馬冏司馬顒司馬穎舉兵反倫。倫、秀挈將士與戰,大敗,時朝堂怨望已久,欲誅倫、秀者往往而在。二人去就未決,王輿反,引營兵七百餘人入大內,約禁軍爲內應。收孫秀,斬之。詔倫禪位,歸政惠帝。帝既還,梁王司馬彤言倫兇逆,宜伏誅。百官皆是彤。賜倫死,飲之金屑苦酒。倫臨死號曰:「秀我誤!秀我誤!」。死。


[]

  • 房玄齡《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