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韐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韐,字仲偃建州崇安人。子子羽、孫珙,生年不詳,宋欽宗靖康二年卒。

早年[]

進士,調豐城尉、隴城令。王厚熙州,辟狄道令,提舉陝西平貨司。河、湟兵屯多,食不繼,韐延致酋長,出金帛從易粟,就以餉軍,公私便之。遂為轉運使,擢中大夫、集英殿修撰。

徽宗重和二年,熙河經略使劉法等二萬人為西夏軍所殺,統安城破,累計戰死者以十萬計。夏人攻震武,韐攝帥鄜延,出奇兵搗之,解其圍。夏人來言,願納款謝罪,皆以為詐。韐曰:「兵興累年,中國尚不支,況小邦乎?彼雖新勝,其眾亦疲,懼吾再舉,故款附以圖自安,此情實也。」密疏以聞,詔許之。夏使愆期不至,諸將言夏果詐,請會兵乘之。韐曰:「越境約會,容有他故。」會再請者至,韐戒曰:「朝廷方事討伐,吾為汝請,毋若異時邀歲幣,軼疆場,以取威怒。」夏人聽命,西邊自是遂安。

韐求東歸,拜徽猷閣待制,提舉崇福宮。起知越州,鑑湖為民侵耕,官因收其租,歲二萬斛。徽宗政和年間,涸以為田,衍至六倍,隸中宮應奉,租太重而督索嚴,多逃去。前勒鄰伍取償,民告病,韐請而蠲之。方臘陷衢、婺,越大震,官吏悉遁,或具舟請行。韐曰:「吾為郡守,當與城存亡。」不為動,益厲戰守備。寇至城下,擊敗之,拜述古殿直學士,召為河北、河東宣撫參謀官。

岳飛投劉韐軍中[]

宣和年間,時邊臣言,燕民思內附,童貫、蔡攸方出師,而种師道之軍潰。韐意警報不實,見師道計事。師道曰:「契丹兵勢尚盛,而燕人未有應者,恐邊臣誕謾誤國事。」韐即馳白貫、攸,請班師。又論燕薊不可得,正使得之,屯兵遣餉,經費無藝,必重困中國。宣和四年九月,還次莫州,適會郭藥師擁所部八千人奉涿、易二州來歸,詔以為恩州觀察使。以韐議異,戎車再駕,徙知真定府。藥師入朝。韐密奏乞留之,不報。徙知建州,改福州,加延康殿學士。或言其過闕時,見禦史中丞有所請,遂罷。起知荊南,河北盜起,複以守真定。韐旋募敢戰士,相州湯陰人岳飛應募,後此人為成大器者。

河北首賊柴宏本富室,不堪徵斂,聚眾剽奪,殺巡尉,統制官亦戰死。韐單騎赴鎮,遣招之,宏至服罪。韐飲之酒,請以官,縱其黨還田裡,一路遂平。藥師請馬,詔盡以河北戰馬與之,不足,又賦諸民。韐曰:「空內郡駔駿,付一降將,非計也。」奏止之。金人已謀南牧,朝廷方從之求雲中地。韐諜得實,急以聞,且陰治城守以待變。是冬,金兵抵城下,知有備,留兵其旁,長驅內向。及還,治梯衝設圍,示欲攻擊,韐發強駑射之,金人知不可脅,乃退。自金兵之來,諸郡皆塞門,民坐困,韐獨縱樵牧如平日,以時啟閉。欽宗善之,拜資政殿學士。

抗金死節[]

欽宗靖康元年,時已許割地賂金人,而議者乘士民之憤,復議追躡,韐以亟戰為非。是時,諸將救太原种師中姚古敗。以韐為宣撫副使,至遼州,招集糾募,得兵四萬人。與解潛、折可求約期俱進,兩人又繼敗。初,韐遣別將賈瓊自代州出敵背,且許義軍以爵祿,得首領數十。既複五台,而潛、可求敗聞,遂不果進。太原陷,召入覲,為京城四壁守禦使,宰相沮罷之。

靖康元年十二月,京城不守,丙寅,欽宗遣陳過庭、劉韐使兩河割地。靖康二年正月丙午,金人命僕射韓正館之僧舍。正曰:「國相知君,今用君矣。」韐曰:「偷生以事二姓,有死,不為也。」正曰:「軍中議立異姓,欲以君為正代,得以家屬行,與其徒死,不若北去取富貴。」韐仰天大呼曰:「有是乎!」歸書片紙曰:「金人不以予為有罪,而以予為可用。夫貞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兩君;況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此予所以必死也。」使親信持歸報諸子。即沐浴更衣,酌卮酒而縊。燕人嘆其忠,瘞之寺西岡上,遍題窗壁,識其處。凡八十日乃就殮,顏色如生。

韐死後,岳飛轉京城留守宗澤軍中。

封號[]

建炎元年,贈資政殿大學士,後諡曰忠顯

韐莊重寬厚,與人交,若有畏者;至臨大事則毅然不可回奪。初在西州為童貫所知,故首尾預其軍事,及以忠死,論者不復短其前失雲。

[]

  • 宋史·忠義列傳·一》
  • 《宋史·欽宗本紀》
  • 《宋史·高宗本紀·一》
  • 《宋史·岳飛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