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齊武王

文出維基大典
(渡自劉縯

齊武王縯,姓劉氏,字伯升漢光武帝之長兄也。

立志復漢[]

性剛毅,慷慨有大節,自王莽,常憤憤,懷復社稷之慮。不事家人居業,傾身破產,交結天下雄俊。莽末,盜賊群起,南方尤甚。伯升召諸豪傑計議曰:『王莽暴虐,百姓分崩。今枯旱連年,兵革並起。此亦天亡之時,復高祖之業,定萬世之秋也。』眾皆然之。於是分遣親客,使鄧晨起新野,光武與李通、李軼起於。伯升自發舂陵子弟,合七八千人,部署賓客,自稱柱天都部。使宗室劉嘉往誘新市、平林兵王匡、陳牧等,合軍而進,屠長聚及唐子鄉,殺湖陽尉,進拔棘陽,因欲攻宛。至小長安,與王莽前隊大夫酎阜、屬正梁丘賜戰。時天密霧,漢軍大敗,姊元弟仲皆遇害,宗從死者數十人。伯升復收會兵眾,還保棘陽。

阜、賜乘勝,留輜重於藍鄉,引精兵十萬南渡黃淳水,臨沘水,阻兩川間為營,絕後橋,示無還心。新市、平林見漢兵數敗,阜、賜軍大至,各欲解去,伯升甚患之。會下江兵五千餘人至宜秋,乃往為說合從之勢,下江從之。伯升於是大饗軍士,設盟約。休卒三日,分為六部,潛師夜起,襲取藍鄉,盡獲其輜重。明旦,漢軍自西南攻酎阜,下江兵自東南攻梁攻丘賜。至食時,賜陳潰,阜軍望見散走,漢兵急追之,卻迫黃淳水,斬首溺死者二萬餘人,遂斬阜、賜。

勇冠天下[]

王莽納言將軍嚴尤、秩宗將軍陳茂聞阜、賜軍敗,引欲據宛。伯升乃陳兵誓眾,焚積聚,破釜甑,鼓行而前,與尤、茂遇育陽下,戰,大破之,斬首三千餘級。尤、茂棄軍走,伯升遂進圍宛,自號柱天大將軍。王莽素聞其名,大震懼,購伯升邑五萬戶,黃金十萬斤,位上公。使長安中官署及天下鄉亭皆畫伯升像於塾,旦起射之。

自阜、賜死後,百姓日有降者,眾至十餘萬。諸將會議立劉氏以從人望,豪傑咸歸於伯升,而新市、平林將帥樂放縱,憚怕升威明而貪聖公懦弱,先共定策立之,然後使騎召伯升,示其議。伯升曰:『諸將軍幸欲尊立宗室,其德甚厚,然愚鄙之見,竊有未同。今赤眉起青、徐,眾數十萬,聞南陽立宗室,恐赤眉復有所立,如此,必將內爭。今王莽未滅,而宗室相攻,是疑天下而自損權,非所以破莽也。且首兵唱號,鮮有能遂,陳勝項籍,即其事也。舂陵去宛三百里耳,未足為功。遽自尊立,為天下準的,使後人得承吾敝,非計之善者也。今且稱王以號令。若赤眉所立者賢,相率而往從之;若無所立,破莽降赤眉,然後舉尊號,亦未晚也。願各詳思之。』諸將多曰『善』。將軍張卬拔劍擊地曰:『疑事無功。今日之議,不得有二。』眾皆從之。

遭讒身死[]

聖公既即位,拜伯升為大司徒,封漢信侯。由是豪傑失望,多不服。平林後部攻新野,不能下。新野宰登城言曰:『得司徒劉公一信,願先下。』及伯升軍至,即開城門降。五月,伯升拔宛。六月,光武破王尋、王邑,自是兄弟威名益甚。

更始君臣不自安,遂共謀誅伯升,乃大會諸將,以成其計。更始取伯升寶劍視之,繡衣御史申屠建隨獻玉玦,更始竟不能發。及罷會,伯升舅樊宏謂伯升曰:『昔鴻門之會,范增舉玦以示項羽。今建此意,得無不善乎?』伯升笑而不應。初,李軼諂事更始貴將,光武深疑之,常以戒伯升曰:『此人不可復信。』又不受。

伯升部將宗人劉稷,數陷陳潰圍,勇冠三軍。時將兵擊魯陽,聞更始立,怒曰:『本起兵圖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何為者邪?』更始君臣聞而心忌之,以稷為抗威將軍,稷不肯拜。更始乃與諸將陳兵數千人,先收稷,將誅之,伯升固爭。李軼、朱鮪因勸更始並執伯升,即日害之。建武十五年,追謚伯升曰「齊武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