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宏休度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宏,字休度彭城綏輿里人。宗室,文帝第七子。孝武帝明帝異母兄弟。

[]

早喪母。元嘉二十一年,年十一,封建平郡王,邑二千戶。少而閒素,篤好文籍。太祖寵愛殊常,為立第於雞籠山,盡山水之美。建平國職,高他國一階。二十四年,為中護軍,領石頭戍事。

出為徵虜將軍江州刺史。二十八年,徵為中書令,領驍騎將軍元兇弒立,以為左將軍丹陽尹,遷散騎常侍鎮軍將軍、江州刺史。世祖入討,劉劭錄宏殿內。世祖先嘗以一手板與宏,宏遣左右親信周法道齎手板詣及世祖。事平,以尚書左僕射,使奉太后,還加中軍將軍中書監僕射如故。臧質為逆,宏以仗士五十人入六門

為人謙儉周慎,禮賢接士,明曉政事,上甚信仗之。時普責百官讜言,劉宏議曰:「臣聞建國之道咸殊,興王之政不一。至於開諫致寧,防口取禍,固前王同軌,後主共則。之敗,語戮刺亡;之盛,謗升箴顯。陛下至德神臨,垂精思治,進儒禮而崇寬教,哀獄法而黜嚴刑,表忠行而舉貞,闢處士而求賢異,修廢官而出滯賞,省日膳而尚本食,禁貴遊而弛榷酤,通山澤而易關梁,固已海內仰道,天下知德。今復開不諱之塗,獎直言之路,四海希風,天下幸甚。舉蒙採問,敢不悉心,謹條鄙見,置陳如左。辭理違謬,伏以震讋。夫用兵之道,自古所慎。頃干戈未戢,武備宜修,而卒不素練,兵非夙習。且戎衛之職,多非其才,或以資厚素加,或以祿薄帶帖,或寵由權門,恩自私假,既無將領,虛屍榮祿。至於邊城舉燧,羽驛交馳,而望其擐甲推鋒,立功閫外,譬緣木求魚,不可得矣。常謂臨難命師,皆出倉卒,驅烏合之眾,隸造次之主,貌疏情乖,有若,豈以其力,拔危濟難!故奔北相望,覆敗繼有。今欲更選將校,皆得其人,分台見將,各以配給,領、護二軍,為其總統。令撫士卒,使信先加,農隙校獵,以習其事,三令五申,以齊其心,使止應規,進退中律,然後畜銳觀釁,隨時而動,陷堅摧敵,折衝於外。孫子曰:『視卒如赤子,故可與之共死。』故張弮效爭之心,吮癰致必盡之命,豈不由恩人士輕其生,令明者卒畢其力。考心跡事,如或有在,妄陳膚知,追懼乖謬。」

尚書令,加散騎常侍,將軍如故;給鼓吹一部,尋進號衛將軍,中書監、尚書令如故。宏少而病多,大明二年疾動,求去尚書令,以本號開府儀同三司,加散騎常侍,中書監如故。未拜,其年薨,年二十五。追贈侍中司徒,中書監如故,諡曰宣簡,給班劍二十人。

上悼甚至,每朔望輒出臨靈,自為墓誌銘并序。與東揚州刺史顏竣詔曰:「宏夙情業尚,素心令績,雖年未及壯,願言兼申。謂天道可倚,輔仁無妄,雖寢患淹時,慮不至禍。豈圖祐善虛設,一旦永謝,驚惋摧慟,五內交殞。平生未遠,舉目如昨,而賞對遊娛,緬同千載,哀酷纏綿,實增痛切。卿情均共,重以周旋,乖拆少時,奄成今古,聞問傷惋,當何言也。」五年,益諸弟國各千戶,先薨者不在其例,唯宏追益。

宗族[]

父母[]

兄弟姊妹[]

兄弟[]

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