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島由紀夫

文出維基大典
往:

三島由紀夫者,日本國之作家也。其本名謂平岡公威東京人氏也。生於公元一九二五年。其父名平岡梓,其母名倭文重。復有弟妹各一。其祖母夏子出身名門貴冑。三島幼時,與其祖母居。祖母溺愛之,是以三島身柔弱而其性優柔寡斷。祖母嗜歌舞伎,能劇,三島遂耳濡目染,頗有所得。

三島六歲入小學,嘗作詩歌,時有布於校內之刊。十二歲入中學,於中學之時,多有付梓。公元一九三九年,遇國文教師清水文雄,清水助之甚多。後,號曰“ 平岡青城 ”,作《十五歲詩集》。其有詩歌之才,嘗一日吟詩數首。後,其更筆名,曰“ 三島由紀夫 ”,此其所來。

公元一九四四年,三島自中學畢業。入東京帝國太學,名列榜首。天皇賜銀表一只,日本駐德大使贈書三本。十月,其初作《百花怒放之林》付梓。十二月,始習德意志律法於太學。

次年,日本將敗於二戰,三島為軍所徵,將往南洋與英美戰。然其行前患寒疾,軍醫以其肺臟有恙,令其歸鄉療養。其本應入之軍,後全軍覆沒於呂宋。三島遂以不得從軍為憾事,綿延終身。

此年蓋三島憂鬱之時也。一則日本敗降,二則其友蓮田善明聞日本敗降自盡於南洋,三則其妹病逝。

次年,三島復行寫作之事,作小說《中世》及《菸草》,往鎌倉川端康成。後其作常付梓於川端之刊《人間》。二人私交甚篤,綿延多年。

公元一九四七年,三島畢業自太學,入大藏省為小吏,掌儲蓄之務。次年,辭於大藏省,為專職之作家。此年,其作《盜賊》付梓。後作《假面之盜賊》,該書付梓於公元一九四九年。

公元一九五零年代間,三島之《愛之渴望》付梓。其時,有太學生私作錢莊於東京,事敗自盡。復又有東京鹿鳴寺小僧一人,舉火焚其寺,並投火自盡。三島遂以此二事為題,作《青色時代》及其後作《金閣寺》。

三島亦嘗作戲劇。其嘗為《彩虹》,《火宅》等劇本。公元一九五零年九月,入“雲之會”,此會蓋文壇名人創之。一戲劇之社也。

公元一九五一年,三島作小說《禁色》之第一部同《夏子之歷險》。《禁色》風靡一時。其後,日本《朝日新聞》聘其為記者,令其環遊世界。次年五月,三島歸日本。其嘗謁希臘,深受泰西之藝術薰陶。其遊記《阿波羅之杯》付梓於同年十月。

同年,《禁色》之次部付梓,次年,松竹大船株式會社作《夏子之歷險》之映畫。同年,作小說《日本製》。並為作小說《潮騷》,謁三重縣之神島。次年,《潮騷》付梓。同年,東寶株式會社作其映畫,眾皆語其妙。同年,有“ 新潮社 ”作“ 新潮社文學賞 ”,三島以《潮騷》而摘之。

公元一九五五年,三島以其軀體孱弱,遂大行健身之事。復習劍道,甚嫻。

次年,《金閣寺》成,一時洛陽紙貴。戲劇《鹿鳴館》成,好評如潮。真乃風光得意之時也。同年,始習拳術,歷八月。《潮騷》譯於英文,售於美利堅。

次年,三島以《金閣寺》獲“讀賣文學賞”,其劇本《近代能樂集》復譯於英文,售於美利堅。後,三島嘗遊歷美洲,並訪密歇根太學,行講演。後暫居新約克府,次年元月,始歸日本。

公元一九六八年,三島聞川端康成獲諾貝爾獎,大不悅。嘗駕跑車馳於馳道數時。

三島奉日本之武士道,為日本受制於美利堅而不滿。公元一九六八年,三島集其同志者,為“ 盾會”。欲行尊王攘夷之事。公元一九七零年三月,三島欲舉事。有香賀(會眾謂之小香賀),小川二人,願隨其同往。

後,三島始料其後事。五月中,三島謂會眾曰,可挾自衛隊之將,復行講演。其時,盾會已獲將之許,操練於軍中之直升機場。

六月,三島大會諸文人,與之相談,或已有辭世之意。八月,三島與其家人往下田度假。此時,下田畢其《豐饒之海》。其時,多有心神煩亂。

九月,作攝影集《一人之滅》,筱山紀信攝之。其作之意映射古時泰西受苦刑之基督徒,觀之詭異暴虐,似已有異。

十一月,三島與眾人論其演說之事。其後,眾人遂購繩索,酒類,工具諸物,並書其論於帆布之上。二十四日午後,眾人作絕命詩。三島謂眾人曰:“汝盡可隨心所欲,不拘韻律。”其後,眾人入近旁之小酒肆,飲酒以壯志。後,三島遂作遺書十餘,與其親人,同道友人。一謂盾會會眾曰:“著吾屍身以盾會之戎裝,著手套,並佩以劍,復攝像一幅,雖家人不願,然此可示家人吾以武士之身而死。 ”一謂家人曰:“吾非文人也。吾乃武士。是以吾之戒名,不得有 “ 文 ”於其中,然需有“ 武 ”字。 ”復令其會眾散去於其死後。

此日夜,三島遂離其父母妻子之宅。次日,小香賀等數人駕車往三島之宅。三島著盾會之戎裝,並佩長劍一,攜匕首二。復攜一封,中有九萬日圓,以聘訟師於事後。並令眾人務必存活,以繼盾會之遺志。眾人遂駕車往自衛隊將衙。其時,三島與眾人談笑,神色自若。

眾人抵將衙,謂眾將曰“ 贈寶刀於大將 ”。增田甚喜之。遂問三島曰:“ 汝劍開刃否?”三島曰:“是也。”復令香賀曰:“香賀,取手巾也。 ”香賀遂起而趨增田。當是時,眾人一發而上,擒增田,並縛其於椅上。

時,會眾以雜物塞將衙之門。有裨將聞其異動,欲破門而入。三島遂挾增田而令其退。其後,三島遂令眾將集其士卒,而聚於樓前聽其講演。復又有小將十數人,欲破門而拯之,為三島以劍所傷,遂退。

其後,記者至。三島遂贈二記者以其信及其像。

午時,士卒八百餘人及盾會之餘人皆至。正午,三島始其講演。其謂士卒以日本之武士精神,籲其舉事,以恢復日本之榮光。復嘶吼於士卒曰:“ 真男兒,真武士! ”並呼:“ 天皇陛下萬歲!”然士卒皆以其為愚人,對之大罵。其時,捕快之直升機三乘,巡於其上。

後,三島覺其無益,遂止,而步入內室,曰:“吾以為其等未聞吾之言辭也。遂解其衣,以白布裹其腹,旋而取匕首刺己腹。森田持長劍,行介錯之事,以刀斬其頸,然弗成。三島遂痛呼連連,曰:“復行之!”。森田遂復揮劍斬之。復弗成。三島痛嚎曰:“香賀!”斬以三次,終斃之。後,森田亦自盡,大香賀為其介錯,一斬而斃。

其後,盾會諸人正二人之首級,哭而拜之。松增田之縛,令其出。此後,盾會諸人皆束手而為捕快所擒。

其夜,三島之宅前,記者雲集。復又有三島之同道者,著和服而來。謁其宅,拜之而去。

次日午後,三島之屍運返其家。其後,眾人為其著盾會之戎服,並佩以劍。然,其妻洋子置其水筆及書稿於其棺中。旋往火焚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