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鄧哀王

文出維基大典
(渡自曹沖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魏鄧哀王倉舒曹氏愛子。

孫權曾致巨,操欲知其斤重,訪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沖曰:「置象大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稱物以載之,則校可知矣。」操大悅,即施行焉。

時軍國多事,用刑嚴重。操之馬鞍在庫,而為所齧,庫吏懼必死,議欲面縛首罪,猶懼不免。沖謂曰:「待三日中,然後自歸。」沖於是以穿單衣,如鼠齧者,謬為失意,貌有愁色。操問之,沖對曰:「世俗以為鼠齧衣者,其主不吉。今單衣見齧,是以憂戚。」操曰:「此妄言耳,無所苦也。」俄而庫吏以齧鞍聞,操笑曰:「兒衣在側,尚齧,況鞍縣柱乎?」一無所問。

沖仁愛識達,皆此類也。操數對群臣稱述,有欲傳後意。

建安十三年疾病,操親為請命,及亡,年十三。操哀甚,歎曰:「吾悔殺華佗,令此兒彊死也。」寬喻操,操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言則流涕。為聘甄氏亡女與合葬,贈騎都尉印綬,命宛侯奉沖後。丕常言「家兄孝廉,自其分也。若使倉舒在,我亦無天下。」

黃初二年,追贈諡沖曰鄧哀侯,又追加號為

太和五年,加沖號曰鄧哀王

特徵[]

沖少聰察岐嶷,生五六歲,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

凡應罪戮,而為沖微所辨理,賴以濟宥者,前後數十。沖每見當刑者,輒探睹其冤枉之情而微理之。及勤勞之吏,以過誤觸罪,常為操陳說,宜寬宥之。辨察仁愛,與性俱生,容貌姿美,有殊於眾,故特見寵異。

[]

  • 曹丕常言:「家兄孝廉,自其分也。若使倉舒在,我亦無天下。」

[]

  • 《三國志·魏書·諸夏侯曹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