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忠王

文出維基大典
(渡自愛新覺羅·奕訢
往:
恭親王奕訢,時年二十八歲

恭忠親王諱奕訢,愛新覺羅氏,滿清宗室,道光帝第六子,咸豐帝同父異母兄弟,生母為靜妃博爾濟吉特氏,道光帝遺詔封「和碩恭親王」。母孝静成皇后;兄咸豊帝惇親王奕誴、弟醇親王奕譞;妃桂良之女;子載澂載瀅。位恭親王、號樂道堂主人,人稱「六王爺」,忠。

[]

幼聰穎、刀槍、詩歌文武俱精、道光帝時、為負望繼統者。然道光帝四子奕詝以孝道稱之、甚得帝心,遂道光三十年奕詝繼位,改年咸豐、奕訢封恭親王。咸豊三年軍機大臣五年,母病重,上書請為太后之封,準,職亦被免。七年復、兼內大臣、於此受兄重用之。

十年二次鴉片戰爭後,英軍進逼北京,帝北遁熱河,命奕訢留京撫局,後與立北京條約

十一年,帝崩、遺詔以怡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粛順等為顧命大臣,兩宮太后與奕訢謀變,囚斬肅順等,太后垂簾聽政,史曰辛酉政變。奕訢以復議政王兼軍機大臣輔之。

同光間,用曾國藩李鴻章等,皆人,興洋務運動,時謂同治中興

同治四年,以諫犯上,職削。

[]

三年九月,洪秀全兵逼畿南,以王署領侍衛內大臣辦理巡防,命仍佩白虹刀。十月,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四年,叠授都統、右宗正、宗令。五年四月,以畿輔肅清,予優敘。七月,孝靜成皇後崩,上責王禮儀疏略,罷軍機大臣、宗令、都統,仍在內廷行走,上書房讀書。七年五月,複授都統。九年四月,授內大臣。

十年八月,英吉利、法蘭西兵逼京師,上命怡親王載垣、尚書穆蔭與議和,誘執英使巴夏禮,與戰,師不利。文宗幸熱河,召回載垣、穆蔭,授王欽差便宜行事全權大臣。王出駐長辛店,奏請饬統兵大臣激勵兵心,以維大局。克勤郡王慶惠等奏釋巴夏禮,趣王入城議和。英、法兵焚圓明園。豫親王義道等奏啓城,許英、法兵入。王入城與議和,定約,悉從英、法人所請,奏請降旨宣示,並自請議處。上谕曰:“恭親王辦理撫局,本屬不易。朕深諒苦衷,毋庸議處。”十二月,奏通商善後諸事。初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命王與大學士桂良、侍郎文祥領其事。王疏請訓練京師旗兵,並以吉林、黑龍江與俄羅斯相憐,邊防空虛,議練兵籌饷。上命都統勝保議練京兵,將軍景淳等議練東三省兵。

十一年七月,文宗崩,王請奔赴,兩太後召見,谕以贊襄政務王大臣載垣、端華、肅順等擅政狀。穆宗侍兩太後奉文宗喪還京師,譴黜載垣等,授議政王,在軍機處行走,命王爵世襲,食親王雙俸,並免召對叩拜、奏事書名。王堅辭世襲,尋命兼宗令、領神機營。

同治元年,上就傅,兩太後命王弘德殿行走,稽察課程。三年,江甯克複。上谕曰:“恭親王自授議政王,於今三載。東南兵事方殷,用人行政,徵兵籌饷,深資贊畫,弼亮忠勤。加封貝勒,以授其子輔國公載澂,並封載濬輔國公、載滢不入八分輔國公。”四年三月,兩太後谕責王信任親戚,內廷召對,時有不檢,罷議政王及一切職任。尋以惇親王奕誴、醇郡王奕譞及通政使王拯、禦史孫翼謀、內閣學士殷兆镛、左副都禦史潘祖蔭、內閣侍讀學士王維珍、給事中廣誠等奏請任用,廣誠語尤切。兩太後命仍在內廷行走,管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王入謝,痛哭引咎,兩太後複谕:“王親信重臣,相關休戚,期望既厚,責備不得不嚴。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七年二月,西捻逼畿輔,命節制各路統兵大臣。授右宗正。十一年九月,穆宗大婚,複命王爵世襲。十二年正月,穆宗親政,十三年七月,上谕責王召對失儀,降郡王,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並奪載澂貝勒。翌日,以兩太後命複親王世襲及載澂爵。十二月,上疾有間,於雙俸外複加賜親王俸。旋複加劇,遂崩。德宗即位,複命免召對叩拜、奏事書名。

光緒元年,署宗令。十年,法蘭西侵越南,王與軍機大臣不欲輕言戰,言路交章論劾。太後谕責王等委靡因循,罷軍機大臣,停雙俸。家居養疾。十二年十月,複雙俸。自是國有慶屢增護衛及甲數,歲時祀事賜神糕,節序辄有賞赉,以爲常。二十年,日本侵朝鮮,兵事急,太後召王入見,複起王管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並總理海軍,會同辦理軍務,內廷行走;仍谕王疾未愈,免常川入直。尋又命王督辦軍務,節制各路統兵大臣。十一月,授軍機大臣。二十四年,授宗令。王疾作,閏三月增劇,上奉太後三臨視,四月薨,年六十七。上再臨奠,辍朝五日,持服十五日。謚曰忠,配享太廟,並諭:“王忠誠匡弼,悉協機宜,諸臣當以王爲法。”

[]

子四:載澂,貝勒加郡王銜,卒,谥果敏;載滢,出爲锺端郡王奕詥後,襲貝勒,坐事奪爵歸宗;載濬,與載滢同時受封;載潢,封不入八分輔國公。載澂、載濬、載潢皆前王卒。王薨,以載瀅子溥偉爲載澂後,襲恭親王。

[]

  • 《清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