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景帝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吳景帝
名諱 孫休
生卒 嘉禾三年永安七年
在位 永安元年永安七年
政權 孫吳
諡號 景皇帝
陵墓 定陵
先君 吳會稽王
嗣君 從子吳末帝
年號
永安

吳景皇帝,字子烈大帝六子也。

年十三,從中書郎射慈郎中盛沖受學。

太元二年正月,封琅邪王,居虎林四月,大帝薨,休弟承統。諸葛恪秉政,不欲諸王在要地,徙休於丹楊郡太守李衡數侵休,詔徙休會稽。居數歲,夢乘龍上天,顧不見尾,覺而異之。

亮廢,己未孫綝使宗正孫楷與中書郎董朝迎休。休初疑,楷、朝具述綝等所以奉迎本意。留一日二夜,遂發。十月戊寅,進及布塞亭武衛將軍孫恩丞相事,率百僚迎於永昌亭,築宮。以武帳為便殿,設御座己卯,休乘輦進便殿,群臣再拜稱臣。休謙不即御坐,止東廂。休三讓,群臣三請。休曰:「將相諸侯鹹推寡人,寡人敢不承受璽符。」群臣以次奉引,休就乘輿。綝以兵千人迎於半野,拜於道側。休下車答拜。即日,御正殿,大赦,改元永安。是歲乃魏甘露三年也。

永安元年十月壬午,詔封大將軍綝為丞相、荊州,增食五。武衛將軍恩為御史大夫衛將軍中軍督,封縣侯。威遠將軍右將軍、縣侯。偏將軍雜號將軍亭侯長水校尉張布輔導勤勞,以布為輔義將軍,封永康侯。董朝親迎,封為鄉侯。又詔免丹楊太守李衡之罪。己丑,封孫皓為烏程侯,皓弟錢唐侯,永安侯。十一月甲午四轉五復,蒙。綝一門五侯皆典禁兵,權傾人主。休恐其有變,於丙申戊戌壬子發數詔,數加賞賜。頃之,休聞綝逆謀,陰與張布圖計。十二月戊辰臘,百僚朝賀,公卿升殿,詔武士縛綝,即日伏誅。己巳,加布為中軍督,封布弟都亭侯,給兵三百人,惇弟校尉又詔立五經博士

二年正月震電三月,備九卿官,發詔增強國力

三年春三月,西陵赤烏見。,用都尉嚴密議,作浦裏塘。會稽郡謠言王亮當還為天子,而亮宮人告亮使禱祠,有惡言。有司以聞,黜為候官侯,遣之國。道自殺,衛送者伏罪。以會稽南為建安郡,分宜都建平郡

四年五月,大湧溢。秋八月,遣光祿大夫周奕石偉巡行風俗,察將吏清濁,民所疾苦,為黜陟之詔。九月布山白龍見。是歲,安吳民陳焦死,埋之,六日更生,穿中出。

五年七月始新黃龍見。八月壬午,大雨震電,水泉湧溢。乙酉,立皇后朱氏戊子,立子(雨單)為太子,大赦。冬十月,以衛將軍濮陽興為丞相,廷尉丁密光祿勳孟宗為左右御史大夫。帝欲與博士祭酒韋曜、博士盛沖講論道藝。曜、沖素皆切直,布恐發其陰失,令己不得專,因妄飾說以拒遏之。休答曰:「孤之涉學,群書略遍。所見不少也;其明君暗主,奸臣賊子,古今賢愚成敗之事,無不覽也。今曜等人,但欲與論講書耳,不為從曜等始更受學也。縱復如此,亦何所損?君特當以曜等恐道臣下奸變之事,以此不欲令入耳。如此之事,孤已自備之。不須曜等然後乃解也。此都無所損,君意特有所忌故耳。」布得詔陳謝,重自序述,又言懼妨政事。休答曰:「書籍之事,患人不好,好之無傷也。此無所為非,而君以為不宜,是以孤有所及耳。政務學業,其流各異,不相妨也。不圖君今日在事,更行此於孤也。良所不取。」布拜表叩頭,休答曰:「聊相開悟耳,何至叩頭乎?如君之忠誠,遠近所知。往者所以相感,今日之巍巍也。《詩》云:'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終之實難,君其終之。」初休為王時,布素見信愛,及至踐阼,厚加寵待,專擅國勢,多行無禮,自嫌瑕短,懼曜、沖言之,故尤患忌。休雖解此旨,心不能悅,更恐其疑懼,竟如布意,廢其講業,不復使沖等人。

孫氏家譜

六年四月泉陵言黃龍見。五月,交阯郡吏呂興等反,殺太守孫諝。冬十月,蜀漢曹魏見伐來告。癸未建業石頭城,燒西南百八十甲申,使大將軍丁奉督諸軍向魏壽春將軍留平別詣施績南郡,將軍丁封孫異中救蜀。蜀主劉禪降魏問至,罷兵。分武陵天門郡

七年春正月,大赦。二月,鎮軍陸抗撫軍步協、征西將軍留平、建平太守盛曼,率眾圍蜀巴東守將羅憲。秋七月,海賊破海鹽,殺司鹽校尉駱秀。使中書郎劉川發兵廬陵豫章張節等為亂,眾萬餘人。魏使將軍胡烈步騎二萬侵西陵,以救羅憲,陸抗等引軍退。復分交州廣州。壬午,大赦。癸未,休薨,時年三十,謚曰景皇帝。

休銳意於典籍,欲畢覽百家之言,尤好射。春夏之間常晨出夜還,唯此時捨書。

[]

  • 陳壽:「休以舊愛宿恩,任用興、布,不能拔近良才,改弦易張。雖志善好學,何益救亂乎?又使既廢之亮不得其死,友於之義薄矣。」

[]

  • 《三國志·吳書·三嗣主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