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歐文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華盛頓·歐文

華盛頓歐文,父曰威廉歐文,母曰撒拉。歐文次八,為威廉之少子,生於千七百八十三年四月三日,在紐約城中誕也。父為奧克內島之故家,母則英倫法爾莫斯人也。華盛頓四歲入蒙塾,至十六歲業畢,乃讀律。所學長於拉丁文音學,與大普通之學。然自幼已博覽群書,學古人為文,能曲肖。少讀《魯濱孫漂流記》及《格列佛海外奇聞》,甚艷其事,而猶沉酣於前代遺事,恒至劇場中觀演古人義烈諸狀,然威廉不謂善也。故華盛頓恒背父竊出。

千八百二年,就霍夫曼為律師,遂精究古文。累患劇疾,因常出美洲北境,吸取天氣。病中多為文字,付之報館,第不署其名。至五月遂赴歐洲,居法國包度城六禮拜,遂學法文,縱觀法國風物,以增擴眼界。已沿地中海憑弔故墟,探索陳跡,用為稽古之佐。所至地如西西里幾奴亞奈白而司羅馬,一一周覽其勝。尚見鼐利孫以水師出抵拿破崙兵於海上。迨至羅馬時,觀其美術音樂圖畫,乃大歆羨,遇畫家阿而司東,勸之治畫,而歐文知不能至,遂謝此畫師,仍旅行,觀名山水以自遣,蓋歐文者與旅行近也。每有所觸,輒悟於心;又隨遇而安,無復鄉思。攬勝復至瑞士、尼柔蘭、巴黎、倫敦,一一周曆。既至倫敦,訪大文家約翰堪布科克西敦夫人,論文稱契。

千八百六年二月歸美洲,循資已可為次律師,顧乃弗就,與其兄威廉雅各波兒定倡為恨時嫉俗之報章,半月一出版,一時頗稱最。歐文蘊其所有,至是始見其端。千八百九年為《紐約史》,中寓談詼,亦託名為他人手筆。是書出,眾爭集購,傳誦其書。方其書未出時,先佈之新報中,言有尼格薄格者,居逆旅中,忽爾避匿,乃逃賃不償主人,寓中遺留此稿,主人取而印刷,聊代賃值耳。時霍夫曼次女馬忒而達與歐文初訂婚約,乃以十八歲殀,歐文感舊,乃終身未娶。《紐約史》出,司各得極以為佳,言其文字乃大類司威夫忒書,原與其兄彼得同制。彼得猶未卒業,舍去,客歐洲,歐文乃足成其書。明年,華盛頓乃與諸兄集股立肆於利物浦,自不臨肆,但坐分其利,仍為文,寓裴城報館,文皆傳美洲戰士。

千八百十四年,佐大帥湯母金幕府。千八百十五年,復至歐洲,而利物浦之肆乃失耗無利,歐文遂肩商業。顧雖精專於是間,然尚欲旅行,復括其旅行所見,筆於是書,且與一時文士過從無虛日。時其兄病劇,商業復大耗減。千八百十六年至十七年,歐文窮逼乃不可狀。然是年見司各得,觀其家庭雍穆,道氣盎然,遂大欣慕,訂交焉。千八百十八年商業罷,歐文家居,水軍部辟爲記室,弗就。司各得遂延入司各得書肆中撰文。千八百十九年,是書成。書出乃大風行,家食資之。方書成時,挾其稿叩墨雷書肆,囑其印刷,且有司各得薦書,而墨雷拒之。歐文乃別付他肆,而他肆旋亦罷業,書乃勿出。司各得諄勸墨雷以二百鎊購之,書既大行,墨雷復倍其值。

千八百廿一年,歐文於巴黎著《白雷司白力其傳》,廿二年書出。是年適游德國遮司登,廿三年復入巴黎。廿四年成《旅行述異》,眾復稱道其美。千八百廿六年,為美使者屬官,居西班牙都城,使者令摭拾哥倫布遺事,譯為成書。書成,政府賜三千幾尼亞,而喬治第四亦賜以金牌。是後僑居西班牙南境。千八百廿九年,成《格拉那大戰紀》。千八百卅二年所著之《大食故宮記》出版。前此著書時,恒日窺涉故宮,竟署本國使者參贊居英倫,歐文初不應,辭久乃可。未出《故宮記》之前一年,成《哥倫布同伴》一書,而英政府賜以法律博士位號。明年歸紐約時,居外十七年矣。

歸時,國中名宿皆出迓,相與過從。歐文遂構別墅,名曰迎暉草堂,去黑逞河逗遛鎮未遠。歐文將即是間為娛老計,復出遊美洲之西偏,久之乃歸。其西行也,得書,名曰《西部草碛旅行記》,於千八百卅五年出版。是年成書共四種。千八百卅六年至卌一年,恒為文付報館,後乃編為成集。千八百卌二年至卌六年,奉使出西班牙矣。旋迎暉草堂,著《穆罕默德世家》及《華盛頓本紀》二書。成後未三閱月,歐文卒於草堂,時千八百五十九年十一月廿八日也。

歐文者,為英之名家推獎為美洲第一能文者。自有歐文,美之文人亦漸出。前此西班牙歷史說部,美人無一知者,至是眼界始廓,因之美人亦稍稍考求他國遺事。而歐文生平著錄,持論無復偏倚,一衷於正,不示人以瑕隙。歐文氣量宏廣,而思致深邃而便敏,行文跳踴變化,匪夷所思。其雅趣高情,則可肩隨愛迭生。又博古,廣裒遺典,叩以所有,無不立應。文中描寫山水美術,讀之如覽圖畫。旁搜遠紹,如《格拉那大戰紀》,故稽索陳典,無一遺漏。至於調詼之筆墨,尤雋妙可人意。歐文殆奇才也。

[]

自《拊掌錄》之《歐文本傳》,林紓譯錄於美國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