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華盛頓像

佐治·華盛頓維珍尼亞人也,一七三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生。父奧古斯丁,善商財利,凡二娶,原配蒲脱勒真,生有四子;迨蒲氏亡,續妻褒馬利,復生五子,華氏為長。年幼,母親誨之,迨八歲,師和柏,莫明焉。復師維廉,始通數理之學,並得處世立身之道。年十一,父憂,承剌帕罕諾克櫻桃園二百八十畝、第泊倫腓特烈堡之部分、黑奴十人。

年十六,去母就兄。其兄魯連士,久從軍伍,文質彬彬,雖非同母所出,友弟尤甚。華氏從之,文學、軍事之學俱進。明年,為非耳法克斯量土,得財不鮮。俄而其兄魯氏卒,華氏盡得其產,生活遂無憂耳。

年二十二,受維珍尼亞總督丁尉狄命,拒人於俄亥俄,雖得土人之助,竟無功而還。尋上書,言法人之惡,丁氏怒,遂軍法人。戰於大原,法帥約蒙吠爾雖亡,華氏竟敗,以和約終。法師既退,英人敗盟立堡,華氏不齒,請辭。越明年,法師來犯,復任陸軍上校,挽英師於既倒,俄主立堡疊廿二於邊,並軍二千,以絕法人之望。總督丁氏妒其才,罔聞之。越三年,丁氏去職,新總督郎登始納其言,法人遂無復為患耳。方是時,華氏體力日萎,遂復歸田。

年二十八,妻孀婦瑪大。瑪大富甲維州,大利華氏之業。瑪大之子,華氏視如己出,足見其氣度之廣。

交戰逾年,國困民乏,英王猶不思過,詔令殖民地交納印花稅,遂致民心思變。後印花稅雖廢,雜稅尚存,名目繁多,苦民尤甚,卒致波士頓茶黨之事,起義之勢遂成。一七七五年五月十日,殖民地之民不堪英廷之暴,終起兵反之,攻波斯頓邦克山,雖敗,革命莫可止耳。六月十五日,眾舉華盛頓為帥,華氏臨危受命,以必死之志,將軍抗英,開殖民地革命之先耳。

華氏初戰英師,固守山峰,以俟精兵、火銃之補。越七月,議會始資之精兵萬四千,火銃足數。遂敗英師,得達徹斯特山。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美國獨立宣言》布,由是殖民地立國,莫從英國耳。惜乎議會憚華氏擁兵自重,莫之練精兵與,華氏所部,散兵游勇多甚,莫能久戰,且英帥霍維足智多謀,華氏遂連敗焉。迨霍維去,始見轉機。一七八零年六月十七日,華氏大敗英將革靈吞蒙穆斯,先是得富蘭克林之助,說法國助焉,竟成,由是大局逆轉。明年八月,華氏圍約克鎮,劇戰十餘日,英師卒降,大局遂定。一七八二年,巴黎和議,美國獨立戰爭終。

美國初立,諸州各自為政,無有元首,政不通,人不和,速亡之危日甚。眾遂舉華氏為議長,議立新憲,明定國是,立總統總理國政,設參眾兩院制輔之。並緊合諸州,安撫百姓,以求長治久安。一七八九年四月十四日,華氏就任首任總統。

既為總統,立內閣,以哈密爾敦司財政,傑弗遜司政務,諾克斯主軍務,藍多爾夫主司法。未幾,國會立,華氏疏議九事,曰立府兵、曰布教育、曰一金融、曰護版權、曰定國籍、曰倡郵政、曰備外交、曰和土人、曰舉公債,舉國和之。其令多行,惟課稅之事,爭議多甚,動亂四起,遂出兵萬五千,卒靖之。俄越四年,華氏連任總統,是時法國革命日烈,所行之事,大異美國之舉,華氏惡之,遂敗盟,守中立。迨去職,歸隱田園,不復問政。雖美法殆戰,臨危受命大元帥,卒和議。尋病卒,年六十八。

徐繼畬曰︰「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割據雄於。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迥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像,氣貌雄毅絕倫。鳴呼!可不謂人傑矣哉。」

  • 《華盛頓》沈嗣莊著
  • 《瀛寰志略》清徐繼畬著
聲象映響,具錄於維基共享︰華盛頓
收錄完備,文辭可觀,堪稱卓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