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都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奧古斯都
Augustus as pontifex maximus.jpg
身號 本名:蓋·屋大維·圖里努
更名:該烏·尤陸·凱撒
即位:該烏·尤陸·凱撒·奧古斯都
生卒 建城六九一年七六六年
家族 尤陸·克勞狄氏
葬處 羅馬奧古斯都陵
父親 蓋·屋大維
養父:凱撒
母親 阿提婭·巴爾巴·凱索尼婭
羅馬皇帝
奧古斯都
建城七二五年七六六年
先君
嗣君 提比略


帝屋大維,奧古斯都也(拉丁文:AGVSTVS)。本諱蓋屋大維努(拉丁文:GAIVS·OCTAVIANVS·THVRINVS),為古羅馬開帝制者也。出屋大維氏,世為騎士。建城六九一年生。其父屋大維努,母凱撒從女阿提雅。年四歲,父死,母復嫁於敘利亞總督魯橋腓力普。腓力普非華族,而自謂為馬其頓亞歷山大之後,嘗執政,告老後雲遊天下。

幼才庸,繼父不以為奇,詣其祖母凱撒雅氏撫之。凱撒雅氏,乃凱撒之姊也,與之甚密。七〇三年凱撒雅氏逝,親作訃文,藝驚四座,時年十三。

七〇五年,及冠,次年為司祭徒。

七〇八年,督辦奧林匹亞會,舉於凱撒所立維納斯廟。及長,欲投戎而從凱撒征阿非利加,母阻不行。

七〇六年凱撒敗龐培,伐其餘黨,征西班雅。欲投軍,雖病亦行,母不能止。遠赴戎機,九死乃至。凱撒見之大異,納為螟蛉,以為世子。從平龐培眾,凱撒器之。及歸羅馬,改姓凱撒,以為其後。後世史家,多以其凱撒族。

七一〇年三月十五,凱撒弒於叛黨。時駐阿博落練兵,軍中聞之恐,或勸走馬其頓,以避叛黨,不從,起兵返羅馬。航停布林迪西城。值軍士亂,明凱撒遺令,呼曰:「吾乃凱撒子,將繼其功!」又偽名「該烏尤陸凱撒」(拉丁文:GAIVS·IVLIVS·CAESAR),眾誠恐,乃從之。蓋因凱撒無子,其領地三分,二遺之。易姓為尤陸,因為凱撒義子之故也。

布林迪西城乃凱撒之邑,眾迎之入城,立為將軍。時元老院中,叛黨得勢,謀征其師。患少兵,未果。屋大維遂入羅馬。初入城,叛黨勢強難除,乃和之。叛黨首卡修嘗密謂布魯圖:「安東尼、屋大維者,凱撒心腹也,久居羅馬,不除為害。」對曰:「吾輩刺凱撒,為保共和也,非亂。二人無過,豈可謀之?」故作罷。布魯圖者,凱撒逆子也,恥於凱撒專權所為,與卡修弒之。安東尼者,凱撒將也。領禁軍而居羅馬。

乃謀於安東尼,二人盟,督軍羅馬,謂之戒嚴。夏五月,葬凱撒。公賦頌之,其文哀憤,蓋斥叛黨。時人聞之落淚,奮起攻之,黨徒走,亂遂安。而黨徒未誅。因羅馬法例,刑不上公民也。

元老院忌安東尼,拜之執政。其素與屋大維不和,圖其名而納之。後屋大維議諡凱撒為神,眾諾然。獨安東尼反,惡於凱撒部。

屋大維貧,無財治軍,貸於安東尼,不得。後資於凱撒舊部,時人以之為凱撒世子,趨之以避安東尼。

九月,安東尼論屋大維曰:「汝之所有,皆出先主」,誣為凱撒之佞。精英黨閣老西塞羅惡安東尼,駁之於元老院中,奉公為天子,曰:「論古今義人,非子莫與」。又責安東尼暴於朝野。屋大維遂得精英黨心。

安東尼勢日下,乃謫艾比祿而圖據其土。艾比祿者,解放徒黨也,罪之弒凱撒耳。艾得詔抗之。時公募凱撒舊部為私兵,比於安東尼,故安東尼無暇顧之。其土者,山南也,乃義大利之藩,要地也。年末,安東尼除執政,天人皆失,乃懼居羅馬,請辭伐之。

七一一年,拜元老。眾舉潘颯希爾窕為執政。安東尼伐艾比祿,圍之於穆提納。元老院聞,罪其莽。三詔除兵,不從,判為國賊。元老中無兵,乃拜屋大維大將軍,與二執政往討之。

四月,公與安東尼戰於加勒倫,大敗之。而二執政薨陣前,公獨領軍,驅諸山外。元老院論功,以艾比祿為首,封之執政之邑。屋大維無所得,不爭。軍薄水,屯谷中,不聞於朝。

七月,與安東尼和。遣使回朝,請封執政,及赦安東尼,莫許。乃起兵入朝。羅馬無兵,入而不阻。八月十九,拜執政。後安東尼歸,與公盟於,及太祝驍騎將軍馬可雷必達,史稱三方盟。史家為分凱撒、龐培、喀拉蘇之前三方盟,謂之後三方盟

三人共執政,改古之二執政為三,謂三執政制平民院許,入法典。歲末,清元老院,三百元老及朝中騎士皆獄。叛黨乃屈。

七一二年,追凱撒為神,為神儒略(拉丁文:DIVVS·IVLIVS)。公乃封天子(拉丁文:DIVI·FILIVS)。叛黨首卡修及布魯圖據希臘反。三師伐之,安東尼主中軍,屋大維、雷必達師輔之,敗之於馬其頓。十月,叛黨散,卡修及布魯圖自刎。時公在朝,以將軍亞閣伯代之。叛黨離析,三頭分其領。安東尼至功,兼西班雅埃及。公據義大利,雷必達得非州。是年戰罷,老兵無數,法賜居諸義大利中。義大利地少,公防兵變,驅民而予之。

七一三年休妻。其妻乃安東尼之妻女。安東尼妻伏葦婭,先配於民保濮珂,生女霍地雅,後出而嫁安東尼,其女從之。三頭同盟,屋大維取之於安東尼也。出之,伏氏憤。時安東尼在埃及,其弟魯橋於朝為元老,伏氏詣謀之,為戮之也。謀洩,屋大維大怒,謫伏氏往希臘,誅魯橋。又以滿朝文武為其黨,殺三百元老及全城騎士。人皆側目。

七一四年,安東尼起兵,問罪於屋大維。陳兵布林迪西。欲戰之,未己軍變,後安東尼軍亦亂,不得已和之。安東尼娶屋大維姊,歸埃及。

龐培六郎於朝,踞西西里撒丁科西嘉三島,一時巨梟。屋大維與之盟,娶其孫女。

七一五年,公休龐培氏,娶於克勞狄。六郎斷盟約,遣子率海軍圍義大利諸港。公誘撒丁、科西嘉二島降之,六郎勃然怒,乃圍二島及希臘,欲絕羅馬之商。天下異之。公欲伐之,欲渡無舟楫,乃議於安東尼。

明年,三頭會羅馬。時安東尼軍出波斯,往征安息。乃遣艨艟百二予公,以易二萬陸軍。整三軍,以亞閣伯為帥,雷必達副之,戰於海上。

七一七年,攻西西里,戰於北安港。兩軍相敗之,亞閣伯死戰而勝。六郎倉皇走,死米州。雷必達私據西西里,欲爭天下。命降,不從,率軍拒之。公買其將,使其圍之,雷必達乃降。縛於羅馬,公赦之,收土除官,獨留太祝位,謫於思塞灣。自此三頭盟崩,天下二分,公得西而安東尼踞於東。戰罷返羅馬,元老院賜免死符。

時安東尼征東,大敗於安息,退返埃及。休其妻,還諸羅馬。因與埃及王克氏不倫,時亦久矣,已生二子,有聞於朝耳。年末,公書安東尼,請共除執政職,安東尼反,時人譏之「埃及奴」,謂之國賊而頌屋大維大義。

七一九年,安東尼再征東,掠亞美尼亞歸。俟入,行大禮,尊克氏為「萬王上皇」,分其土予二子,謂之「獻土」,蓋因其子私生,為掩人耳目也。又封凱撒利昂法老。從此斷於羅馬。利昂者,凱撒與克氏私子也,安東尼以為凱撒世子,分抗羅馬也。

七二〇年,舉執政,狀安東尼諸惡,請罪國賊,或曰其言造次,故未果。

越年,安東尼部柏蘭古來降,具言安東尼於埃及之事。乃罪之國賊,歲末降詔征之。

崖天海戰圖

七二一年,安東尼渡希臘,圖義大利。使亞閣伯拒之,戰於亞德里亞海,亞閣伯斷其糧草。安東尼窘,退崖天灣。公親征之,索修副之。九月初二,大勝海上,逐至亞歷山大。明年陷埃及,安東尼與克氏同死。克氏諸子受戮,因有語曰:「天無二日,地無二主,凱撒之功不可貳」,為殺凱撒里昂也。

回朝稱制,謂之元首。大赦天下,及其叛逆。時羅馬亂,乃戒嚴。歲末舉執政,公與亞閣伯共之,天下乃一。

七二五年,元老院舉之終身執政,封元首(拉丁文:PRINCEPS),又冠至尊(拉丁文:AVGVSTVS)號,乃稱為帝。

初,帝慕古道,欲王,群臣止之,以凱撒為鑑。乃請為元首,元首者,元老院首也。時帝實控元老院矣,頃成。封大祭司。又稱至尊者,今譯奧古斯都,人上人也。古王多上此號。更名大將軍至尊蓋尤利凱撒(拉丁文:IMP·GAIVS·IVLIVS·CAESAR·AVGVSTVS),史家以此為羅馬帝制之開也。後帝皆攝大將軍位,故西人多以大將軍號為皇帝也。既極,昭天下,謂之羅馬重光。自號法老,因領埃及土也。

七二七年伽勒提亞亞明塔遇弒,國中亂,征,入其土。

七二九年,共和派首皮梭臣,與帝共執政。帝急病,不能檢事。乃立遺詔,以亞閣伯掌璽,皮梭臨朝事,侄馬采盧為諸省軍督,意立太子也,欲僭天下為己家。前執政馬瑞拿謀反。初愈,破其謀而平之。帝雖用皮梭,朝中共和派仍不服。乃除終身執政,獨留大將軍位。又請辭政,假還其土予元老院,而執四海總督位,其實獨裁耳。又置軍團及將軍諸行省,以之限四海州牧之權也。歲末,馬采盧歿。帝適其姐於亞閣伯,欲以為繼。

帝屋大維花冠像

七三〇年安息東侵,無暇顧之。帝封提格蘭為亞美尼亞王,軍之以備戰。提氏乃方國卡帕多世子也。又遣使波斯。安息帝法拉與和之,歸鷹符。鷹符者,羅馬軍旗也。初喀拉蘇征安息大敗,鷹符為之虜,人以為奇恥也。此東方定也,帝轉戰歐洲,欲收北蠻之地也。

七三三年,帝授大執政勳,出入與執政同。此元老院所綬也,蓋因帝為元首耳。又堪州反,平之。除其軍,分諸西班雅諸省。西班雅始安,乃貢金。其地多金,獻獲甚多。

七三六年,征北,清阿爾卑斯亂民,封摩納哥,通北路。

七四〇年三月六,雷必達卒,追大祭司號。遣二子征東,長子提比略伊州賊,次子德祿蘇萊茵,皆捷。二子皆皇后李薇雅所出,李氏初嫁克勞狄,生二子。後適於帝,二子從之。同年,亞閣伯薨,封提比略為太子,德祿蘇為二太子。多人襲位,羅馬俗也。

七四三年,德祿蘇征北,於易北河墮馬,薨。

七四五年,長子提比略日耳曼,大捷。歸為大將軍,實共帝位也。次年逐於羅德島

七五六年,提比略回朝。封立德祿蘇子日曼尼古為二太子。

七六六年,帝幸諾剌,八月十九崩。遺曰:「吾死有榮,可以祝之。」又囑二太子曰:「吾築羅馬以土,今以石城遺汝,汝等善待之。」。梓宮歸羅馬,大葬。

贊曰︰「平內亂、開帝制、中興羅馬,西克伊比利亞,東和安息,更定稅制、行省,明定國是,悉奧古斯都之功也。」

Qsicon lesenswert.svg
Qsicon lesenswert.svg
敘事完備,有條不紊,遂列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