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

文出維基大典
往:
Kim Il Sung Portrait-2.jpg

金日成諺文김일성),本名成柱,故朝鮮國主,民國元年四月十五日生。父諱亨稷,嘗憤恨於日本人之殖民朝鮮,建國民會,日兵捕急,遂遷吉林行醫。妻康磐石,有子日成。冀之以國家樑柱,故命曰成柱。日成少果敢,又有志于國,集同輩創「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意逐日本人也。舉為魁首。奉帥張作霖聞之,下獄,越五月乃釋。先後凡二娶。原配金正淑,生子二,長子正日;次子萬一,早夭;女一,曰敬姬。繼配金聖愛,子二,曰平一,曰英一;女一,曰敬珍。平一今使波蘭,英一主體八十九年卒。 日成受共產業,募壯勇百余于伊通,號朝鮮人民革命軍。越明年,入中國共產黨,授汪清反日遊擊大隊政委,累遷至東北抗日聯軍二軍三師師長。後建領反日遊擊隊,即後之朝鮮人民軍也。二十六年,以兵數百奇襲日塞普天堡,大捷焉,以功除東北抗日聯軍一路軍二方面軍指揮,改名日成,聲名自此日以隆。二十九年日本東北不靖,重兵進剿,我諸師悉敗,尤以東北抗日聯軍一路軍為甚。日成走蘇聯,以東北抗日聯軍教導旅營長,所禦皆舊部也。同年,長子正日生。 三十四年,日降,蘇聯師入平壤。蘇主史達林以日成勢小及素善遣之歸,許以主。玄俊赫曹晚植不服,因殺之。時日成令名遠近聞,人皆以嚄唶宿將,然觀其年少而咸怪,以為他。日成請蘇師宣諭于市,衣錦歸故里,方信。後立黨府平壤,舉黨魁。時蘇師為客,不便施治,倡立臨時政府,日成權政,布政二十綱於野。舊部從焉,復得中共高麗勁卒萬餘,整編而號朝鮮人民軍三十七年新朝立,拜相,後人有以金首相稱之,自此也。又以眾舉拜勞動党主席,日成北終身,凡四十六春。日成客時,睹其吏威勢,深慕之,遂習其之治,行於國中。廣樹恩信,四方豪傑附者皆予官。 朝鮮勞動黨雖曰一,其始也亦分諸派。而獨夫掌國,異己之士皆以逆除,不得老。今不聞。

  • 延安派:紅軍舊部也,以資歷分典人民軍,皆宿將,素善華夏。
  • 蘇聯派:故蘇聯遊學士也,於外交善蘇。
  • 國內派

三十八年南韓總統李承晚以逆清國中共黨。其魁之北。日成召眾大會,欲一南北朝鮮勞動黨,濟,舉委員長。

南北之戰[]

南韓之甫立,綱紀無所立,法令無所出,國家不穩,生民凋敝。韓軍皆原日治時治安軍,不習操練。日成以人民軍百戰之餘,非南所能敵也。會總統杜魯門諭曰:「朝鮮,非所守之地也」。日成乃欲一南北。三十八年一月,日成造,詣史達林。初,史達林不欲構兵,故賜坦克砲火多甚。此皆本意賜國朝。是時,毛澤東亦過莫斯科,然未聞其事。下賜之既得,令曰:「諸師也,過,其伐韓來兮」。

一九五零年,北師南討。初,勢如破竹焉。聯合國兵往救,悉敗。北師圍韓、美師困守釜山。然北師戰三月不得息而衰,以強弩之末頓兵堅城之下,進退不得。美帥麥克阿瑟出奇兵,登仁川,斷其後,軍潰焉。美師追,克后之南國漢城、北都平壤,北師走鴨綠江。東路帥武亭謫七軍團長。武亭者,紅軍勇將,秦帥彭德懷舊部也。

既其急,請援國朝蘇聯史達林不欲構惡美前,僅以兵、甲之助。事急,日成遣內務相朴一禹使北京,謁毛澤東。中央以朝鮮國之門戶,唇亡齒寒。時美亦慾以此制蘇聯,誠危急存亡之秋。遂出師焉。初以荊帥林彪總兵,彪乞病辭,遂以秦帥彭德懷領大軍,將軍鄧華韓先楚洪學智副之,兵三十萬。初號支援軍副總理黃炎培以其名不正,言不順,改號「志願軍」。王師渡江,歷五戰,與敵峙三八線,後小大之戰數十,未嘗更進。然諸戰于我烈甚,尤以上甘嶺最。

五一年,元帥金策薨,兵柄盡歸日成。

五三年和議板門店。戰遂弭。

知政[]

五五年,日成以外務相朴憲永里通外國,下獄,誅。自是凡十年間,功臣宿將剪除盡淨,雖其元從不免,國人莫敢非議也。

七二年,新憲刊行,日成加國家主席號。

大行[]

主體八十五年,改年號主體,以日成生年為元。大典以其後為主體年,不前溯。

一九九四年七月八日崩,年八十有二。

主體八十六年新憲,謚「國之不朽主席」

避風雨于錦繡山議事堂(今名錦繡山太阳宫),平壤東北郊其故朝堂也。令體不腐,是為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