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豐

文出維基大典
往:

田豐元皓後漢鉅鹿人,或云勃海人。

初辟太尉府,舉茂才,遷侍禦史閹宦擅朝,豐乃棄官歸家。

袁紹起義,卑辭厚幣以招致豐,豐乃應紹命,以為別駕,甚見器任。

紹欲移天子自近,使說曹操徙都甄城。操拒之。豐說紹曰:「徙都之計,既不克從,宜早圖許,奉迎天子,動托詔令,響號海內,此筭之上者。不爾,終為人所禽,雖悔無益也。」紹不從。紹後用豐謀,平公孫瓚逢紀憚豐亮直,數讒之於紹,紹遂忌之。

建安五年左將軍劉備徐州刺史車冑,據以背操。操懼,自征備。豐說紹曰:「與公爭天下者,曹操也。操今東擊劉備,兵連未可卒解,今舉軍而襲其後,可一往而定。兵以幾動,斯其時也。」紹辭以子疾,未行。豐舉擊地曰:「嗟乎,事去矣!夫遭難遇之幾,而以嬰兒病失其會,惜哉!」紹聞而怒之,從此遂疏焉。

操急擊備,破之。備奔紹,紹攻。豐以既失前機,不宜便行,諫紹曰:「曹操既破劉備,則許下非復空虛。且操善用兵,變化無方,觿雖少,未可輕也。今不如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觿,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後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人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於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紹不從。豐強諫忤紹,紹以為沮觿,遂械繫之。

紹發兵攻操,操聞豐不從戎,喜曰:「紹必敗矣。」

紹軍敗,土崩奔北。紹軍皆拊膺而泣曰:「向令田豐在此,不至於是也。」操復曰:「向使紹用田別駕計,尚未可知也。」

紹謂逢紀曰:「冀州人聞吾軍敗,皆當念吾,惟田別駕前諫止吾,與眾不同,吾亦慚見之。」紀復曰:「豐聞將軍之退,拊手大笑,喜其言之中也。」紹於是萌殺豐之意。及軍還,或謂田豐曰:「君必見重。」豐曰:「公貌寬而內忌,不亮吾忠,而吾數以至言迕之。若勝而喜,必能赦我,戰敗而怨,內忌將發。若軍出有利,當蒙全耳,今既敗矣,吾不望生。」紹還,曰:「吾不用田豐言,果為所笑。」遂殺之。

特徵[]

豐天姿瑰傑,權略多奇。少喪親,居喪盡哀,日月雖過,笑不至矧。博覽多識,名重州黨。

[]

  • 孫盛曰:觀田豐、沮授之謀,雖良、平何以過之?故君貴審才,臣尚量主;君用忠良,則伯王之業隆,臣奉闇後,則複亡之禍至:存亡榮辱,常必由茲。豐知紹將敗,敗則己必死,甘冒虎口以盡忠規,烈士之于所事,慮不存己。夫諸侯之臣,義有去就,況豐與紹非純臣乎!詩雲「逝將去汝,適彼樂土」,言去亂邦,就有道可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