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林則徐像

林則徐,字少穆福建侯官人,乾隆五十年生。少警敏,有異才。年二十,舉鄉試。巡撫張師誠辟佐幕。嘉慶十六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歷典江西雲南鄉試,分校會試。遷御史,疏論福建閩安副將張寶以海盜投誠,宜示裁抑,以防驕蹇,被嘉納。未幾,出為杭嘉湖道,修海塘,興水利。

道光元年,聞父病,引疾歸。二年,起授淮海道,未之任,署浙江鹽運使。遷江蘇按察使,治獄嚴明。四年,大水,署布政使,治賑。尋丁母憂,命赴南河修高家堰堤工,事竣回籍。六年,命署兩淮鹽政,以未終制辭,服闋,補陝西按察使。遷江寧布政使,父憂歸。

十年,補湖北布政使,調河南,又調江寧。十一年,擢河東河道總督。疏陳秸料為河工第一弊藪,親赴各廳察驗;又言碎石實足為埽工之輔,應隨宜施用。十二年,調江蘇巡撫。吳中洊飢,奏免逋賦,籌撫卹。前在藩司任,議定賑務章程,行之有效,至是仍其法,宿弊一清。賑竣,乃籌積穀備荒。清釐交代,盡結京控諸獄。考覈屬吏,疏言:「察吏莫先於自察,必將各屬大小政務,逐一求盡於心,然後能以驗群吏之盡心與否。如大吏之心先未貫徹,何從察其情偽?臣惟持此不敢不盡之心,事事與僚屬求實際。」詔嘉之,勉以力行。

先是總督陶澍奏濬三江,則徐方為臬司,綜理其事,旋以憂去。至是黃浦吳淞工已竣,則徐力任未竟者,劉河工最要,撥帑十六萬五千有奇,白茆次要,官紳集捐十一萬兩,同時開濬,以工代賑。兩河舊皆通海,易淤,且鑿河工鉅,改為清水長河,與黃埔、吳淞交匯通流。各於近海修閘建壩,潮汐泥沙不能壅入,內河漲,則由壩洩出歸海。復就原河逢灣取直,節省工費三萬餘兩,用濬附近劉河之七浦河,及附近白茆之徐六涇、東西護塘諸河。又濬丹徒丹陽運河,寶帶橋泖淀諸工,以次興舉,為吳中數十年之利。

兩署兩江總督十七年,擢湖廣總督歲罹水災,大修堤工,其患遂弭。整頓鹽課,以減價敵私無成效,專嚴緝私之禁,銷數大增。湖南鎮筸兵悍,數肇釁,巡閱撫馭,密薦總兵楊芳,擢為提督,移駐辰州,慎固苗疆屯防。

十八年,鴻臚寺卿黃爵滋請禁鴉片煙,下中外大臣議。則徐請用重典,言:「此禍不除,十年之後,不惟無可籌之餉,且無可用之兵。」宣宗深韙之,命入覲,召對十九次。授欽差大臣,赴廣東查辦,十九年春,至。總督鄧廷楨已嚴申禁令,捕拏煙犯,洋商查頓先避回國。則徐知水師提督關天培忠勇可用,令整兵嚴備。檄諭英國領事義律查繳煙土,驅逐躉船,呈出煙土二萬餘箱,親蒞虎門驗收,銷於海濱,四十餘日始盡。請定洋商夾帶鴉片罪名,依化外有犯之例,人即正法,貨物入官,責具甘結。他國皆聽命,獨義律枝梧未從。於是閱視沿海炮台,以虎門為第一門戶,橫檔山武山為第二門戶,大小虎山為第三門戶。海道至橫檔分為二支,右多暗沙,左經武山前,水深,洋船由之出入。關天培創議於此設木排鐵鍊二重,又增築虎門之河角炮台,英國商船後至者不敢入。義律請令赴澳門載貨,冀囤煙私販,嚴斥拒之,潛泊尖沙嘴外洋。

會有英人毆斃華民,抗不交犯,遂斷其食物,撤買辦、工人以困之。七月,義律藉索食為名,以貨船載兵犯九龍山炮台,參將賴恩爵擊走之。疏聞,帝喜悅,報曰:「既有此舉,不可再示柔弱。不患卿等孟浪,但戒卿等畏葸。」御史步際桐言出結徒虛文,則徐以彼國重然諾,不肯出結,愈不能不向索取,持之益堅。

尋義律浼澳門洋酋轉圜,原令載煙之船回國,貨船聽官查驗。九月,商船已具結進口,義律遣兵船阻之,開炮來攻,關天培率游擊麥廷章奮擊敗之。十月,又犯虎門官湧,官軍分五路進攻,六戰皆捷。詔停止貿易,宣示罪狀,飭福建、浙江、江蘇嚴防海口。先已授則徐兩江總督,至是調補兩廣。府尹曾望顏請罷各國通商,禁漁船出洋。則徐疏言:「自斷英國貿易,他國喜,此盈彼絀,正可以夷制夷。如概與之絕,轉恐聯為一氣。粵民以海為生,概禁出洋,其勢不可終日。」時英船寄椗外洋,以利誘姦民接濟銷煙。二十年春,令關天培密裝炮械,雇漁船蛋戶出洋設伏,候夜順風縱火,焚燬附夷匪船,接濟始斷。五月,再焚夷船於磨刀洋。諜知新來敵船揚帆北鄉,疏請沿海各省戒嚴。又言夷情詭譎,若逕赴天津求通貿易,請優示懷柔,依嘉慶年間成例,將遞詞人由內地送粵。

六月,英船至廈門,為閩浙總督鄧廷楨所拒。其犯浙者陷定海,掠寧波。則徐上疏自請治罪,密陳兵事不可中止,略曰:「英夷所憾在粵而滋擾於浙,雖變動出於意外,其窮蹙實在意中。惟其虛憍性成,愈窮蹙時,愈欲顯其桀驁,試其恫喝,甚且別生秘計,冀售其奸;一切不得行,仍必帖耳俯伏。第恐議者以為內地船炮非外夷之敵,與其曠日持久,不如設法羈縻。抑知夷情無厭,得步進步,威不能克,患無已時。他國紛紛傚尤,不可不慮。」因請戴罪赴浙,隨營自效。

七月,義律至天津,投書總督琦善,言廣東燒煙之釁,起自則徐及鄧廷楨二人,索價不與,又遭詬逐,故越境呈訴。琦善據以上聞,上意始動。時英船在粵窺伺,復連敗之蓮花峰下及龍穴洲。捷書未上,九月,詔曰:「鴉片流毒內地,特遣林則徐會同鄧廷楨查辦,原期肅清內地,斷絕來源,隨地隨時,妥為辦理。乃自查辦以來,內而奸民犯法不能淨盡,外而興販來源並未斷絕,沿海各省紛紛徵調,糜餉勞師,皆林則徐等辦理不善之所致。」下則徐等嚴議,飭即來京,以琦善代之。尋議革職,命仍回廣東備查問差委。琦善至,義律要求賠償煙價,廈門、福州開埠通商,上怒,覆命備戰。

二十一年春,予則徐四品卿銜,赴浙江鎮海協防。時琦善雖以擅與香港逮治,和戰仍無定局。五月,詔斥則徐在粵不能德威並用,褫卿銜,遣戍伊犁。會河決開封,中途奉命襄辦塞決,二十二年,工竣,仍赴戍,而浙江、江南師屢敗。是年秋,和議遂成。

二十四年新疆興治屯田,將軍布彥泰請以則徐綜其事。週曆南八城,濬水源,辟溝渠,墾田三萬七千餘頃,請給回民耕種,改屯兵為操防,如議行。二十五年,召還,以四五品京堂候補。尋署陝甘總督二十六年,授陝西巡撫,留甘肅,偕布彥泰治叛番,擒其酋。二十七年,授雲貴總督雲南漢、回互鬥焚殺,歷十數年。會保山回民控於京,漢民奪犯,毀官署,拆瀾滄江橋以拒,鎮道不能制。則徐主止分良莠,不分漢、回。二十八年,親督師往剿,途中聞彌渡客回滋亂,移兵破其巢,殲匪數百。保山民聞風股慄,縛犯迎師,誅其首要,散其脅從,召漢、回父老諭以恩信。遂搜捕永昌順寧雲州姚州歷年戕官諸重犯,威德震洽,邊境乃安。加太子太保,賜花翎。二十九年,騰越邊外野夷滋擾,遣兵平之。以病乞歸。踰年,文宗嗣位,疊詔宣召,未至,以廣西逆首洪秀全稔亂,授欽差大臣,督師進剿,並署廣西巡撫。行次潮州,病卒,年七十六。

則徐威惠久著南服,賊聞其出,皆震悚,中道遽歿,天下惜之。遺疏上,優詔賜恤,贈太子太傅,諡文忠。雲南、江蘇並祀名宦,陝西請建專祠。則徐才識過人,而待下虛衷,人樂為用,所蒞治績皆卓越。道光之季,東南困於漕運,宣宗密詢利弊,疏陳補救本原諸策,上畿輔水利議,文宗欲命籌辦而未果。海疆事起,時以英吉利最強為憂,則徐獨曰:「為中國患者,其俄羅斯乎!」後其言果驗。

[]

  • 《清史稿》卷三百六十九·列傳一百五十六·林則徐傳
聲象映響,具錄於維基共享︰林則徐
Qsicon lesenswert.svg
Qsicon lesenswert.svg
敘事完備,有條不紊,遂列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