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起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吳起者,人也,好用兵。嘗學於曾子,事君。齊人攻欲將,起妻齊人也,而疑之。吳起欲就名,遂殺其妻以明不與也。遂以爲將,攻,大破之。

魯人或惡吳起曰:「起之爲人,猜忍人也。其少時家累千金,遊仕不遂,遂破其家,鄉黨笑之。起殺其謗己者三十馀人,而東出衛郭門。與其母訣,齧臂而盟曰:起不爲卿相不複入衛。遂事曾子。居頃之,其母死,起終不歸。曾子薄之,而與起絕。起乃之魯學兵法,以事魯君,殺其妻而求將。夫魯小國而有戰勝之名,則諸侯圖魯矣。且兄弟之國也,而君用起,是棄也。」魯君疑之,謝吳起。

起於是聞魏文侯賢,欲事之。文侯問李克曰:「吳起何如人哉?」克曰:「起貪而好色,然用兵司馬穰苴不能過也。」於是以爲將,擊,拔五城。起之爲將,與士卒最下者同衣食,臥不設席,行不騎乘,親囊贏糧,與士卒分勞苦。

嘗有一卒病疽者,起爲吮之。其母聞而哭之。或曰:「子,小卒也,而將軍自吮其疽,何哭爲?」母曰:「非然也。往年吳公吮其父,其父戰不旋踵,遂死於敵。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文侯以吳起善用兵、廉平盡能得士心,乃以爲西河守,以拒魏文侯既卒,其子武侯立。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顧而謂吳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國之寶也。」起對曰:「在德不在險。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義不修,滅之。之居,左河濟,右太華,伊阙在其南,羊腸在其北,修政不仁,湯放之。纣之國,左孟門,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經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殺之。由此觀之,在德不在險。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盡爲敵國也。」武侯曰:「善。」即封吳起爲西河守,甚有聲名。

置相,相田文,吳起不悅,謂文曰:「請與子論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將三軍,使士卒樂死,敵國不敢謀,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親萬民,實府庫,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東鄉,韓、趙賓從,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子三者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國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時,屬之於子乎?屬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屬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

田文既死,公叔爲相,尚魏公主而害吳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公叔曰:「奈何?」其仆曰:「起爲人節廉而自喜名也,君因先與武侯言曰:夫吳起賢人也,而侯之國小,又與強秦壤界,臣竊恐起之無留心也。武侯即曰:奈何?君因謂武侯曰:試延以公主,起有留心則必受之,無留心則必辭矣,以此蔔之。君因召吳起而與歸,即令公主怒而輕君。吳起見公主之賤君也,則必辭。」於是吳起見公主之賤魏相,果辭魏武侯。武侯疑之,而弗信也。

吳起懼得罪,遂去,即之楚。楚悼王素聞起賢,至則相,明法審令,捐不急之官,廢公族疏遠者,以撫養戰鬥之士,要在強兵破馳說之言縱橫者。於是南平百越,北拜,卻三,西伐,諸侯患之強。故之貴戚,盡欲害吳起。及悼王死,宗室大臣作亂而殺吳起。

孫子曰:「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起與士分勞苦。又曰:「輔周則國必強。」起守西河而兵不敢東鄉是也。


[]

  • 《史記·吳起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