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風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八風者,蓋風以應四時,起于八方,而性亦八變。

東北炎風氣所生,一曰融風杜子美《諸將》詩曰:「炎風天王地,只在忠翊聖朝。」主寒。韓昌黎《縣齋有懷》詩曰:「毒恆熏晝,炎風每燒夏。」此處主熱,疑炎字之訛也。

東方曰滔風,氣所生,一曰明庶風。《史記·律書》:「明庶風,居東方。明庶者,明眾物盡出也。」然出中國之風,多無此類,維海隅可偶見。

東南熏風氣所生,曰清明風。仲始發,主暖。徐渭《憶潘公》詩曰:「記得當時官舍裡,熏風已過荔枝紅。」受之靡靡。林昇《題臨安邸》詩曰:「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汴州。」云此為亡之風。

南方巨風氣所生,一曰凱風。風自大洋來,勢洶洶,毀屋敗舍,壞沒田稼。沈括夢溪筆談》載曰:「望之插天如角,大木盡拔。俄頃,旋風捲入雲霄中。」亦名龍卷風。嘗風過,須臾則海嘯至。

西南淒風氣所生,一曰涼風。凄者,苦困也,取冷風之解。陸機《贈尚書郎顧彥先》詩曰:「淒風迕時序,苦雨遂成霖。」柳河東《籠鷹詞》詩曰:「淒風淅瀝飛嚴霜,蒼上擊翻曙光。」

西方飂風氣所生,一曰閶闔風。時之風也,主蕭瑟。《吳越春秋》曰:「城立閶門者以像天門,通閶闔風也。」蓋閶闔門即今姑蘇城西之閶門,或以西喻云云。

西北厲風氣所生,一曰不周風。班固曰「不周」乃「不交」之意,蓋西北有闕,勁風入焉。《莊子·齊物論》載:「厲風濟,則眾竅為虛。」可知其烈也。後喻君子清識有節,若《隸釋·孝廉柳敏碑》載:「君清節儉約,厲風子孫。」,即借此意。

北方寒風氣所生,一曰廣莫風。起于孟,而過則萬物肅殺,草木凋零,王微《雜詩》曰:「孟冬寒風起,東壁正中昏。」二都,健康洛陽北皆曰廣莫門,或可云廣莫即北方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