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香港民主派,又稱泛民泛民主派,或曰反對派黃絲,自云輔翼民主,而拒中共者也。素敵建制派。創於丙寅九月廿四暨公曆千九百八十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今以毛孟靜爲魁[一]

民主派素以黛、黃為色。而甲午香港民潮,民系黃絲,故名。

所信奉者七,曰自由主義,曰直接民主,曰表拒中共,曰平反六四,曰終結專政,曰普世價值,曰全面普選。

註一:黃絲者,乃行而激進、抗警之民主派布衣也。

若尋民主派之議紳,可參詳香港民主派議紳枚舉

[]

回歸前[]

初:中英談判[]

至八〇年代時,中英初大議,以定香港何去。布衣論政團體大起,若癸丑年司徒華創「教協」,楊森、張炳良之眾癸亥年創「匯點」,陳偉業、李永達、馮檢基丙寅年立「民協」,何俊仁屬「太平山學」等,言「民主而歸」之訴求,又有英者應書《中英聯合聲明》而作之「代議政制」,民主派亦入之,於香港議會選。

至甲子,《中英聯合聲明》定,千人始會於高山劇場,舉「高山大會」、論香港《基本法》草、政,且請於戊辰議會夏選舉直選,收廿二萬名壓於官署,終為衛奕訊港督所否。其會亦求基本法草委會《基本法》篇內民主政制。丙寅,由百余社運、壓力團之魁發「一九〇人政制」舉人,張港普選丁丑及一九九七年半議會議席直選由生。十一民間團體亦有以為基於一〇月二七日成而以「民主政制聯委會」,司徒華及李柱銘二基本法草委提調,民主派初成也。

六四事[]

及至六四之事,總書記胡耀邦卒,京、各市學潮皆起,民主派學運頌,亦號布衣抗。五月,若四五發之團、學聯並於星光碼頭、新華社食坐,為京學生。五月二一,百萬民行,支聯會立,司徒華為魁。五月二七日,香港演藝界作六時辰「民主獻聲華」演唱會於跑馬地馬場,籌千二百萬赴京學運。五月二八日應北京召之「全球華人大行」,香港益一五〇萬(合全港四一口)焉。六月四日晨,事起,港民電視得聞喪,悲城。六月七,支聯會發罷市、罷工,街臂系皂絛以哀死事,多數之凡威討中央。自支聯會歲必舉行燭光晚會,平六四為民主派之信奉。六四變,司徒華、李柱銘撤基本法草委員會,民主派、政府相絕。

入議會[]

一九九一議會首行,李柱銘、司徒華、劉千石諸立香港初黨「香港民主盟」(「港同盟」)。由聯票效,港同盟、匯點破,合得直選議席十有九,民主派得十有七。一九九四,港同盟、匯點合,並為今民主黨。是時末港督彭定康倡速民主步以壓北京,出「新九組」政改計,劉慧卿更議於是群臣一九九五議會直選修正案生,惟李華明、狄志遠、黃偉賢棄,修正案弗通,其彭定康政改、民主黨持議在下而過。遂中方詆之,而後罷示一屆議會議者可盡為過渡特區第一屆立法會議者(之「直通車」議),立臨時立法會。民主派一九九五議會年選中勝,二〇直選議席得一七其席,首控議會,持議會二年。

隨入民主黨議會,民團、社運者與民主黨漸疏,至民主黨偏日深,或怪責民主黨議者戀棧位,以精大部份皆花議會及選中戲,薄民團人力資源。至此,民群寂弗動。


回歸後[]

董建華時期[]

九七年港主權移,凡議會議者下。民主派以「復立法會」名、一九九八立法會參選,為組所限,民主派弗可取決。分代表制選法亦為之裂民主派誘因,前線、公民黨、社民連皆興。自一九九七,民陣歲必舉行七一,致奪〇七〇八雙普選求也。

反二三條立法[]

二〇〇三,府欲用《基本法》廿三條,以分裂國與顛覆國立法,而世反烈甚。七一,民主派應籲與遊者半百萬、又起七月九立法會外集,逼於宣董建華罷議。是致民主派二〇〇三區議會年選中大勝,然二〇〇七區選銷。

泛民興[]

二〇〇四年,「四十五條關注組」四律師及社運托派士、又梁國雄乘反二三條之勢,得入立法會。見此勢與民主派民主黨頡頏且相若,「泛民」詞遂生。

曾蔭權時期[]

人大二〇〇四釋法,否〇七〇八年雙普選,泛民二〇〇七后遂更而取二〇一二雙普選。二〇〇五年,初為特首之曾蔭權提交政制第五號報告書改革。惟以其計無何「雙普選時間表」,遂致泛民主派議者烈之譏,一二月四起爭普選大行,后舉為泛民主派否。

二〇〇七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選,其泛民公民黨梁家傑足提名,挑求連之曾蔭權。以一二三至六四九落敗。一二月二九日,人大常委會再否二〇一二普選,香港者可二〇一七普選特首,二〇二〇普選立法會議者。泛猶其民執異,非人之游與否普選二〇〇八年一月一三日行取二〇一二雙普選大行。

二〇〇八年香港立法會選,新之社民連並作「己詆」盟友公民黨,黃毓民選論壇三問孟靜。或謂此孟靜輸制梁美芬者,孟靜而示之信謂之輸巧民主黨涂謹申牌急。社民連立法會議會內爭弗獨為制使,亦使其惡民主黨。

二〇〇九,官為起造價六六九億廣深港高鐵石崗西園村土人取收起,發高鐵世運三。嘗至〇七二〇〇六年天星與皇后碼頭之存、少焉主導示威者次,起於二〇一〇年一月一五於禮賓府外游行,與警方忤。一月一六,泛民議者續採拉布撥款緩之,則示威者立法會外集。當由撥款,眾民主派議者塞大樓,止運輸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建制議者,竟以警方清場畢。與此同時,以少為幹之示威愈繁,弗尚民主派序、和之氣,故頗與警方忤。

政改方案[]

二〇〇九,曾蔭權二〇一二政改議詢民,社民連提五區各一泛議者辭職更選,則變相二〇一二年雙普選全民公投。公民黨言,但民主黨甚異,司徒華與社民相接故更相間而發。一二月一三,內以民主黨二二九謂之五四壓倒性票數,預否總辭五區。何俊黨主席會后宣仁,為別黨員助選選,人名,而弗以為黨,固有間矣民主黨及社民連系更趨惡。

二〇一〇年一月二五,民主黨等為一「終極普選聯盟」(普選聯),取其二〇一七及二〇二〇普選計,願為溫民主派主流。一月二六,公民黨陳淑莊、梁家傑,社民連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始「變相公投」。

二〇一〇年,特區政府政改布策,泛民主派未滿政府翻二〇〇五年計,言否策。五月一六,五區補選行,減制杯葛選,群立大專學生「大專二〇一二參選」以免自選。遂選公民黨、社民連原議者皆就選,惟得投票六一。五月二〇,曾蔭權邀「五區公投」行之言者余若薇,設計政改電視直播辯,論普遍認為余若薇勝論。另一方,民主黨何俊仁、劉慧卿、張文光於五月二四日中聯辦副主李剛而政改計會,修建民主黨計,中央受。居民及民主黨合持,使計策得過二三多之過也。而鄭家富亦示民主黨政改持異同,先表決而民主黨告退,而黨之改革派(若范國威者)亦退黨,組「新民主同盟」。

社民連謂民主黨於政改妥協、退,「賣港人」,「投共」,已非民主派一,黃毓民張擊民主黨意,而受社民連諸內溫和派多反 ,時魁陶君行及梁國雄否。後社民連分,創黨主席黃毓民、陳偉業退黨,創「人民力量」,於香港區議會二〇一一歲盡舉擊非「五區公投」、主政改之民主黨、「民協」,民主派分益切。

香港區議會二〇一一舉,泛民取八八席,頗失舊議席,十八區由建制使。

梁振英時期[]

特別行政區特首選舉[]

二〇一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選,民主黨魁何俊仁足提名,戰建制之唐英年梁振英。選舉日,泛民離場抗,何俊仁七十有六票而大敗,梁振英六八九票而勝。後梁振英發僭建風波,泛民謂梁振英言無信,爭其退。後泛民七一而行,反中聯辦干港事、反梁振英。民陣謂行者四十萬,民多謂十萬、十五萬間。

議會選舉[]

因二〇一二議會選增地區直選、超級區議會議席各五,爭尤烈。泛民分、己詆,七十席惟得二十有七,敗於地區直選,惟藉功能組,得三一多數,保否權。二〇一三,「真普選盟」立。

甲午香港民潮[]

二〇一四,甲午香港民潮起,民為爭普選而抗,佔主幹靜坐。

區議會選舉[]

香港區議會二〇一五年選,自民潮首全港選也,促嘗選者復選,泛民主派、傘後群合參與。雖有某選區齊参選,及數要人(若何俊仁、馮檢基)敗,然泛民主派後政改代區議會選無所妨。「泛民區選聯盟」參選者二二六,勝者一百有四,增席二十;內「新民主同盟」参選十六,勝者十五,惟一敗。「傘後團體」参選五十有余,勝者有九。算獨立民主派士,泛民則得席一二四,增二三。

葵青區首失半民選議席。而新界東優,北區議席自一增為四、 大埔議席自三增為六、西貢議席自九增為十、沙田議席自八增為十九,然泛民終中西不能制,建制使十八區。


引據[]

  1. 【政情】毛孟靜任民主派班長 建制泛民同感嘆  ; Now新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