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穗之變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赤穗之變 日言赤穗事件元祿年間之變也。

[]

[]

松之大廊下之刺[]

松之大廊之跡

淺野長矩者,赤穗藩藩主,從五品內匠頭也內匠頭者,官名也。元祿十四年,春,三月十四日,淺野長矩刺左近衛權上將吉良義央於松之大廊,未果,惟刀傷矣。史未載其故。

淺野切腹[]

淺野切腹圖

時帝使謁於德川綱吉將軍,綱吉聞之大怒,以失面也,責其自裁。淺野果之,切腹。廢赤穗藩。將軍乃無咎於吉良義央也,世譁然。

[]

早水藤左衛門與萱野三平之報之大石

喧嘩兩成敗[]

時人之識也,二人之爭,不論曲直,不論是非,皆受杖。此喧嘩兩成敗之謂也。 淺野既伏,吉良亦當受杖。然將軍囿之。又使事傳藩中,臣民皆眥。

家議[]

淺野家老家之至臣也,大石內藏助也。是日大石召眾臣,曰:「我家不幸,君侯身死,城池見奪。論其所由,鼠輩我君是辱也,將軍乃弗加之罪!古雖云:『君辱臣死』,今我君見辱,正我臣死節之時!惟死難生易,君讎未報也,是以至此,不敢擅專,敢問眾議。」一時紛紜,眾口悠悠焉。大野九郎兵衛對曰:「方城落矣,殉君黃泉,臣之際也。惟我君血脈絕矣。幸君弟尚存,未若立君弟為新君,以大學殿,伺機復興可也。」

大石内蔵助之像

足輕頭官名也原惣右衛門曰:「不可,主為人害,臣不思復讐,乃做何為?我曹願騁馳江戶之野,直搗黃龍,取其首級。」又或曰:「藩祖之城,安可棄歟?與其付諸佌佌之吏,願甘赴矢石,城破臣死,追先君於地下。請籠城戰之」爭論未定,遽爾,急報至矣,蓋收城官至也。眾激憤焉,假報願降,實籠城備戰也。

大石内蔵助之像
赤穗城
吉良宅也
襲吉良邸圖也
埋淺野首之寺
泉岳寺之赤穗浪士之墓
花岳寺之赤穗義士之墓

引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