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晉元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謝晉元廣東鎮平人也,字中民光緒卅一年生。

少聰穎過人,好弈善書,以文稱。時辛亥革命發,新學生,民主科學興,鄉校立。父惡其職卑智短,命就學,是以曉文達理,兼宗三民

十四年五卅舉,疾軍閥之妄肆,恤民生之多艱,憤而投筆,賦詩曰:「山河破碎實堪傷,休作庸夫戀故鄉。投筆願從班定遠,千秋青史尚流芳。」遂入黃埔而肄。明年夏,從國民革命軍北伐而先出,數克孫傳芳軍於。十月,傳芳以軍疲弊,率三萬餘軍南下,三路而擊粵,下蕉嶺松口饒平諸城,營永定以行糧。晉元領二十餘騎從伍參戰,三日三夜而下,永定四千餘騎盡為殲滅。升少尉連長

十七年,任先鋒營營長。五月,抵濟南,與激戰,被數創,因退而醫。後數擢,為旅部參事,兼中校團附

二十六年,倭寇來犯。是時晉元與妻居,謂妻曰:「半壁河山,日遭蠶食,亡國滅種之禍發之他人,操之在我。一不留心,子孫無遺類矣。為國殺敵是革命軍人之素志也,職責所在,為國當不能顧家。」遣歸粵鄉。率部駐閘北驛,戰月餘,重創倭軍,屢易敵酋而不敗。奈十月前線有變,率營眾掩大軍西退,入四行倉庫。退有日,敵疑有伏而不敢進。

二十七日子時,命各部點簿籍名,得數四百二十;造冊上報,以了後事。入則封門阻窗以防銃,出則築堵設版而待敵。旦日,有敵數百不敢冒進,午後方列隊而來。晉元眺望樓上,見敵近即令開火,毀敵戰車二、殲敵八十有奇,傷敵百餘,余皆驚恐逃竄。租界軍見死守之狀,數婉勸解甲撤兵,退以保全。怒斥之曰:「我中國軍人也。寧戰死於國土,不忘殺敵之責。」又云:「魂唯有離身之義,槍斷無脫手之理。」滬租界民眾聞訊,咸來助威,給糧十車有餘,內衣冠果蔬及慰問信等不計其數。與軍交涉,夜掩傷兵十名出而醫。商會童子軍楊惠敏國旗纏身而內,解衣授旗,眾無不為振奮。問及孤軍人數,晉元特製偽冊一,列八百人,蓋以惑敵。受而返。二十九日晨,而為杆,繩以升旗,對岸觀者三萬餘悉歡呼敬禮。敵欲襲旗,恐誤傷租界,未毀而還。

三十日,國府令撤軍,恨而從,餘部三百七十七人盡退。力戰凡四日夜,計退敵來犯六次,斃敵二百,傷敵不計其數。十一月一日,欲還軍中,不料英方早受日軍脅迫「牢孤軍以保租界,否則入界追擊」,繳械而囚,環以鐵網,市民稱「孤軍營」。嗣退入租界,抗戰之志不稍沮,按規訓練部屬,每日昇旗列隊、勵精圖治,一如軍中,三年如一日,以是敵偽忌之益甚。

三十年四月二十四日,循例集合,及點簿,有來遲者四。晉元治軍素嚴,當眾叱之。先是,四人已受汪偽誘騙,狙於不備,以匕三刺腰、首,重傷而逝,年三十七。團附上官志標趨前援救,亦重傷。五月八日,國府通令嘉獎,追晉少將。滬各界聞訊,深為震悼,市民弔者三十萬,途為之塞,久而不暢。林森題幅「堅苦忠貞」,蔣中正親挽「堅苦夫成仁終古光騰孤島血,英魂應不泯從今怒吼浦江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