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宗彥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許宗彥,字積卿德清人。九歲能讀經、史。善屬文,侍郎王昶愛其才,作積卿字說以贈。嘉慶四年進士,授兵部主事,就官兩月,以親老遽引疾歸。親歿,卒不出。居杭州,杜門以讀書為事。其學無所不通,探賾索隱,識力卓然,發千年儒者所未發。考周五廟二祧,以為周制五廟之外,別有二祧,為遷廟之殺,以厚親親之仁。宗廟之外,別立祖宗,與禘、郊同為重祭,以大尊尊之義。諸經無文、武二廟不毀之說,誤始於韋玄成,而劉歆因之,鄭康成亦因之。祧者遷廟,乃謂為不遷之廟,名實乖矣。又考文、武二世室,以為周文、武皆配於明堂太室,故有「文、武世室」之號。孔穎達誤謂伯禽稱「文世室」,周公稱「武世室」。以公羊傳周公稱「太廟」、魯公稱「世室」、群公稱「宮」證之,舛甚。

又考禹貢三江,以為志言「分江水首受江,東至餘姚入海」。夫曰「分江水」,曰「首受江」,則非南江之正流可知;曰「東至餘姚入海」,則非在吳入海可知,與禹貢三江無與。又考太歲太陰,以為太歲者,歲星與日同次斗杓所建之辰也。太陰始寅終丑,太歲始子終亥。漢律志曰:「太初元年,歲前十一月朔旦冬至,歲在星紀婺女六度,歲名困敦。」此太歲始子之碻證。武帝詔曰:「年名焉逢、攝提格。」此太陰始寅之碻證。《漢書》天文誌始誤以甘、石之言太陰者系之太歲,而與太初之太歲遂差兩辰,乃以為星有贏縮,非矣。

又說六書轉注,以為從偏旁轉相注。《說文》曰:「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後序曰「其建首也,立一為耑」,即建類一首之謂也。如示為部首,從示之偏旁註為神祇等字,從神祇注為祠祀祭祝等字,展轉相注,皆同意為一類。戴震指爾雅詁訓為轉注,而不知詁訓出於後來,非制字時所豫有也。段玉裁引戴說,又言爾雅字多假借,而不知假借者本無其字,今如初、哉、首、基之訓,非本無首字,而假初、哉諸字以當之也。其他所著學說,能持漢、宋儒者之平。禮論、治論諸篇,皆稽古證今,通達政體。

尤精天文,得泰西推步秘法,自製渾金球,別具神解。嘗援緯書四游以疏本天高卑,而知不同心非渾圓之理。考周髀北極璿璣,以推古人測驗之法。七政皆統於天,而知東漢以前用赤道而非黃道,為得諸行之本。論日左右旋一理,以王錫闡解黃道右旋、赤道平行,戴震分黃、極為二行,其說頗不分明,為剖析之,洞徹微妙,皆言天家所未及。

性孝友,慎於交遊,體羸而神理澂淡,見者皆肅然敬之。儀徵阮元,會試舉主也,重其學術行誼,以子女為親家。

[]

  • 《清史稿·列傳二百六十九·儒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