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光達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許光達

許光達大將,本名德華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廿六生,湖南長沙人也。普通農家出身也。其父乃窮苦之民,其在族中行五,人謂五伢子也。以家貧,光達七歲即為牧牛兒,後於其伯父之資下入長沙縣一高小,又入長沙師範學校。長沙,時被人視為赤化深之地,此學中始接共產學說。其讀《共產黨宣言》,又讀毛澤東與新民學會員創之《湘江評論》,深見其動焉。

民國十年秋,考長沙師範也。此時之長沙為革命思潮風行與革命活動相當踴躍之城,澤東等已於長沙立矣中國共產黨之湖南支部,起殷累之革命也。光达不徒步游书之海,而以目击世,救国救民之道寻,始置于风云之时激中。

民國十四年五月,入中國共青團。同年九月,轉中國共產黨。

民國十五年春,入廣州黃埔軍校學之,編黃埔軍校新生二團,經三月軍訓後,編入該校五期炮科十一大隊,讀炮兵專業也。

民國十六年五月,編中央獨立師,會之武漢衛戍司令葉挺將軍領之擊軍閥夏鬥寅賊戰。秋七月,在國民革命軍四軍為見習排長。八月,於江西寧都南昌起義軍,為十一軍二十五師七十五團排長、權知連長事,會之會昌三河壩諸戰也。後於國民黨軍為兵運事。是年至二十六年土地革命戰爭時,拜中國工農紅軍六軍參謀長,十七師政委、師長,紅三軍八師二十二團團長、八師師長,紅三軍二十五團團長也。

民國十七年八月十日,與桃妹子婚。桃妹子者,即鄒靖華,名鄒經澤。既婚之第十日,以叛人賣,光達共產黨員身露。遂走,夫妻一別為十年焉。

民國十八年九月,為中央派往洪湖革命據地,屢經輾轉,至於賀龍君之鄂西革命據地,成龍、周逸群下之一員將也。

民國十九年,紅二軍團立,龍為總指揮,轄紅三軍、紅六軍,光達為紅六軍十七師師長,預辟以洪湖為心之西革命據地也。十月,紅二軍團命合一、三軍團攻長沙,光達率十七師立敵,衛所指揮部去也。十二月十七日,國民黨軍以三旅朝光達之十七師起,十七師四十九團團長死,被賊突陣,光達斷命師部凡工食團結,投入擊,擊卻之,陳保也;十七師與敵血戰兩宿,全師死傷過半,易之所部也去。

民國二十年元月,黨之六届四中會於上海開,王明得於中央之主位,行一條若立三路線更左之左傾路線耶。夏曦以王明路線之行者到紅二軍團。先之改組矣黨之領導中樞,立其為首之湘鄂西中央分局與軍委分會,將紅二軍團縮編為紅三軍,尋曦又折而去二十三軍之番號,將兵縮編為五大團焉。光達由師長轉二十五團團長也。頗坦然曰:「無師、團長,一戰而已。」

民國二十一年十二月,紅軍倉卒集於瓦廟集一線,與敵之東眾二萬餘人行陣戰。紅軍血戰,雖斃賊二千餘人,然亦自有其重傷,諸要地相繼失陷,勢在危急焉。當是時,光達命率二十五團入敵中,以分敵人也。敵若遽見紅軍之意,遂入禦,堅拒戰。光達觸戰最苦者二營陣柳枝集戰也。鬥中,光達重傷,沉迷不醒,於洪湖瞿家灣之紅軍太醫院,光達內之彈頭離心惟十釐米左、右也。以戰地醫技資差,不能取丸,於龍懷下送上海治;然治效不克;組織定送蘇聯治、學。此一定之人道光達變矣。於蘇聯,不僅速治之傷,且入東方大學學汽車、坦克、炮術也。有富實戰經驗之身心,光達投之,孜孜鑽研,為後主中國人民解放軍戎兵建侯也。於蘇聯,先後入國際列寧主義學院與東勞共產主義大學學之。民國二十六年歸。

兵時,為中國人民抗倭軍政大學訓練部長、學長、三分校山長,中央軍委參謀部長兼延安防空司令、衛戍區司令員,中央情報部一室主任,領軍區二軍分區司令員,八路軍一二零師獨二旅旅長、領雁門軍區司令員,被授少將銜。

解放戰時,拜晉綏軍區三縱司令員,一野二兵團之軍長,二兵團司令員也。

民國三十六年八月,將三縱渡黃河,會沙家店延川清澗宜川諸役也。

民國三十八年,於扶眉圍殲胡宗南部眾,率部回寇,斷賊歸路,保全之也。後又向西,與十九兵團盡殲蘭州城守敵,解放蘭州也。

新中國立,遂拜中國人民解放軍戎兵司令員兼坦克學校山長與戎兵學院山長,國防部副部長也。於戎兵建中,言「無術則無戎兵」,示戎兵各領導中樞欲立軍官日學制,與幹部自學為須也。

一九五五年九月,被授與中國民義軍大將,獲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也。然彼以關鍵時不在國,不應授大將,乃書與毛主席、中央軍委主請降銜也。澤東閱《降銜申報》後,甚為感,高品光達之《降銜申報》:「五百年前,大將徐達,二度平西,勇冠中州;五百年後,大將許光達,幾番讓銜,名天下揚。」持此請書,澤東於中央軍委會上激動然謂朱德彭德懷諸曰:「此明鏡,共產黨人身之鏡。」毛主席、中央軍委之光達之請不許,而據其功,仍授之大將銜也。

一九五六年,選中共八届中央委員焉。

一九六五年罷銜制後,元帥,政三級,大將,政四級,上將,政五級,光達懇向中央請己為政五級,即如此,其為唯一政五級之大將也。

於文化大革命中被難,一九六九年六月三日於北京薨,年六十一矣。

乃一、二、三届國防委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