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粵語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說文曰︰「毋,止之也。从女,有奸之者。凡毋之屬皆从毋。武扶切」吾人無言之,應為唔耳。--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七月一六日 (一) 一四時二五分 (UTC)

粵語之「否定式」前綴以/m/,實古之「否定語」所變。此者有無、亡、微、毋、莫、否、不、弗諸字,不知孰當用。--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七月一六日 (一) 一四時五八分 (UTC)

話雖如此,其音實易,其古字難尋,當用今字「唔」,以明其理。--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七月一七日 (二) 〇三時三二分 (UTC)

亦有粵方言者直用「無」。--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七月一七日 (二) 〇九時五六分 (UTC)

建議設為絕妙好文[]

娃哈哈,這篇寫得太好了。建議設為絕妙好文。--啸啸生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七日 (五) 〇七時〇八分 (UTC)

  • 斯文未成,君反諷乎?--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七日 (五) 一二時二五分 (UTC)
    • 我是說真的,哪里是反諷?--啸啸生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七日 (五) 一二時三二分 (UTC)
      • 余誤解矣,望見諒。然未成之文,不可稱妙。--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七日 (五) 一二時三五分 (UTC)
        • 目此文也,已入正典,況詞用俱佳,何謂不妙?——栗原秀野
          • 竊謂猶可臻善。尚不及卓著。—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〇月七日 (六) 〇九時三六分 (UTC)

發音表[]

初製發音表如此,不知如何載之也。--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七日 (五) 一五時二五分 (UTC)


    -bpmfdtnlgknghgwkwwzcsjaa亞吧怕罵花打 他 拿 罅 家 哈 牙 霞 瓜 誇 娃 抓 岔 沙 也aaaai 哎 擺 派 埋 快 帶 呔 奶 舐 階 楷 艾 鞋 乖 嘳 壞 齋 踩 徙 踹aaiaau 凹 包 刨 矛 錨 撈 搞 靠 淆 敲 嘲 吵 梢aauaam 恰 膽 貪 南藍 減 岩 喊 簪 慘 三aamaan 俺 班 攀 蠻 翻 但 灘 難 蘭 簡 顏 慳 關 還 盞 餐 山aanaang 罌 繃 膨 盲 冷 更 硬 坑 梗 框 橫 爭 撐 省aangaap 鴨 答 塔 內 立 甲 押 洽 眨 插 圾aapaat 壓 八 襪 發 靼 達 捺 辣 軋 卡 押 刮 滑 囋 察 殺aataak 軛 白 拍 擘 謋 咑 肋 革 緙 額 客 摑 或 擇 策 索 吃aakai 繄 閉 批 迷 揮 低 替 泥 禮 雞 溪 蟻 兮 鬼 規 偉 擠 妻 西 洩aiau 區 瓿 婄 某 浮 兜 偷 耨 瞜 九 求 牛 齁 洲 抽 收 優auam 鵪 泵 抌 窞 婻 林 今 琴 喑 堪 針 寢 心 音aman 品 頻 民 粉 躉 吞 撚 根 勤 奀 很 軍 困 溫 真 抻 慎 因anang 鶯 崩 皏 盟 揈 等 騰 能 舲 更 掯 罃 哼 轟 宏 贈 曾 僧angap 洽 耷 粒 笠 急 給 罨 合 霫 輯 濕 泣apat 不 匹 物 忽 腯 吶 甩 吃 咳 扤 吃 骨 屈 質 七 實 一atak 搹 北 嘜 得 勒 扼 黑 則 測 塞ake 誒 啤 咩 啡 爹 呢 哩 痂 茄 者 斜 蛇 爺eei 欸 庳 譬 微 匪 地 你 喱 己 崎 氣 死eieu 調euememeng 餅 漰 命 釘 艇 靈 頸 輕 精 清 聲 影engepepek 壁 劈 笛 踢 壢 劇 吃 唧 尺 石eki 眯 抳 唎 兕 此 時 意iiu 標 瓢 喵 丟 朓 嫋 撩 驕 橋 曉 沼 超 消 搖iuim 點 酟 念 廉 兼 鉗 謙 颭 簽 閃 掩imin 邊 編 棉 顛 天 年 連 堅 菣 牽 展 千 鍌 煙ining 兵 鉼 明 釘 庭 宁 另 經 傾 興 坰 榮 整 稱 性 央ingip 笘 貼 鎳 獵 劫 脅接 妾 葉 業ipit必 瞥滅 秩 鐵 纈 衱 揭 齧 歇 截 設 竊 咽itik 逼 闢 幦 的 鬄 匿 力 極 棘 衋 隙 侐 域 直 析 色 益iko阿播破磨科多阤那羅哥鈳俄可過窩左初所喲ooi乃俖代胎餒來該慨哀開災啋思oiou夭保普務都土奴老高擙蒿遭粗蘇ouon安趕岸罕onong盎幫榜忙方蕩躺囊朗港抗骯康光礦汪裝廠爽ongot割鞨otok喔博鏷莫縛度托諾樂各確樂殼國擴雘作錯數okoe朵唾鋸瘸靴oeoeng娘量疆強香像窗想央oengoek啄略腳卻著卓削約oekeoi對推女類舉渠虛嘴取須桵eoieon鐓彖論尊春詢潤eoneot咄吶率卒出術eotu富古箍於uui杯胚煤灰癐禬偎uiun搬判們歡管換unung擁埲碰蒙風東通農龍工筇蕹孔中充聳容ungut缽潑沒闊括泧utuk屋卜仆目福毒禿忸角局曲剭哭族速屬育ukyu諸處書如yuyun端鱄嫩癵錈權勸專穿宣冤yunyut奪脫劣劂決血蝃卒說鳦yutm呣噷mng吳哼ng-bpmfdtnlgknghgwkwwzcsj
  • 阮君: 善爾。惟不知何以增修?-- :-) Hillgentleman | , 二〇〇七年〇七月二八日(星期六), 格林尼治標準 〇九時一七分四四秒
  • 粵語nga(雅)與a (阿)有別。可加行乎?粵語調複,可於字旁以數註調乎?-- :-) Hillgentleman | , 二〇〇七年〇七月二八日(星期六), 格林尼治標準 〇九時二四分一九秒
    • 此別已見。調自別註。吾不知如何增入文中,請為之。--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八日 (六) 一〇時一六分 (UTC)
  • 鄙以為,當用萬國音標,是故不諳粵語拼音者,亦可瞭解粵語發音。可否?殘陽孤俠 (talk) 二〇一三年二月一三日 (三) 〇一時〇八分 (UTC)

小刪除[]

“於廣州,語音日異,蓋一九五五年後推廣普通話,致北語混含於粵語。故粵語之所宗,名為廣州,實移於香港也。”這句話不中立,而且根本不是事實。廣州話夾雜北方官話就不是粵語中心了?香港話夾雜許多英語,更不能說是標準的粵語,英語連漢藏語系都不是,夾雜英語的粵語還不如夾官話的粵語純淨。何況,香港的粵語現在也已經不能避免北方話的影響。--Biŋhai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二日 (一) 〇九時二〇分 (UTC)

足下所言「何況,香港的粵語現在也已經不能避免北方話的影響」,何據之有?吾香港人也,絲毫不通北方話,所言未見沾染北語,足下又何證焉?苟能舉文獻證之,則刪之可也,不然則留。--孔明居士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二日 (一) 〇九時四八分 (UTC)

我無法提供可靠來源。但“粵語之所宗移於香港”又何據之有?可供查證是維基大典的支柱。為何刪除無根無據之語句需要理由,保留卻無需理由?您不通北方話,那麼是否也不通英文,完全不沾染其他語言?就算不講其他語言,是否能和粵語的標準性劃等號??--Biŋhai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五日 (四) 〇五時二一分 (UTC)

事實勝於雄辯,足下苟能有據,則一如所請,悉改之,不然則留。--孔明居士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五日 (四) 〇五時二六分 (UTC)

香港話在當代演化出大量懶音(張洪年《21世紀的香港粵語:一個新語音系統的形成》一文中有詳細描述,另可參見[一]),早已偏離傳統音系。再有,大量英語借詞借詞侵入日常會話(阿sir,沙展,baby之類,無數粵語劇集里可聽到)。上面這些已足夠證明香港話并非粵語標準音,即使所有香港人真能與北方話相隔絕。--Biŋhai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五日 (四) 〇九時五一分 (UTC)

好了,你說不妥的早就不在,可以停火了嗎?--阮薰華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五日 (四) 一四時五六分 (UTC)

文中仍有幾處不妥:“北語和於胡語,入聲漸失”,不確,因為官話中江淮區有入聲字;晉語中有入聲,有部份學者將其歸入官話[二]。“粵語之大宗,名為廣州,香港亦一端也”,何據之有?僅靠通俗文化根本不足以成為語言的中心。“民國初議定國語正音時,有北音及粵音之爭”亦十分可疑,網上關於這事的內容都來自論壇博客,找不到任何正規媒體支持這種說法。--Biŋhai 二〇〇九年七月一日 (三) 〇五時五四分 (UTC)

早網絡未發之時,北粵爭國語之說已盛。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晉地多山,不便往來,語音少變而近古。吳地去中原甚遠,且元清二代,俱都燕地。蒙滿入居,多在北方,南方官話有入聲亦非奇事。然南京話入聲,韻尾已歸併為一,亦非如粵語入聲,三韻尾猶存。故言漸失,亦尚在理。

香港行政俱用粵語,敢問廣州行政以粵語者,胥吏之外,尚有何人?--阮薰華 二〇〇九年七月一日 (三) 一五時三〇分 (UTC)

“未必無因”不等於“確是事實”,在現代環境下,想散播一種謠言並非難事,關鍵是是否有具公信力的資料來佐證。“……入聲漸失,粵語仍有之”,這句無疑是將兩方對比,說“仍有之”,不過來比照官話已徹底無入聲,語義自然有問題。香港行政“兩文三語”,而不是“俱”用粵語,況且這同是否為語言的中心毫無關係。牙買加行政都用英語,難道能據此斷定牙買加是英語的中心麽??--Biŋhai 二〇〇九年七月二日 (四) 〇八時一八分 (UTC)

漸義與已不同。北方話失去入聲,是一個過程。北方有入聲的方言都是已省併的,這在學界已是定案。順便說說,下江官話的大宗南京話,入聲已經開始消失了。無論如何,粵語及其各種方言的入聲系統非常完整,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香港行政所謂兩文三語,實用一粵語為主。反觀廣州身為粵文化及粵語的傳統中心,行政上卻禁用粵語。香港從政界(除了駐港解放軍和非華裔官員外以粵語為主要語言)、學界(在研究粵語上,香港在全國一枝獨秀,更出現粵語標準化的呼聲)、文化界(粵語電影、粵語歌曲帶動著整個粵地文化,相較之下廣州顯得衰落。另外粵文)。閣下身在遠方,為何不來港一遊。百聞不如一見啊。我未說粵語傳統中心不在廣州,但以今天的情勢來看,粵語的中心不只有廣州,香港也成為一個副中心了。最後,牙買加是英語牙買加方言的中心,從來不是英語的中心,除非英、美、澳、紐、加五國一起陸沈掉。廣州在粵語地區的地位,實際上和陸沈了差不多吧。--阮薰華 二〇〇九年七月二日 (四) 〇九時〇五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