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蝶戀花中調詞牌也,六十字,句法長短錯落,上下雙調各四仄韻,一韻到底。原唐教坊曲,名自南北朝樂府「翻階蛺蝶戀花情」,詞牌立乎約五代至宋。《蝶戀花》多傷春之作,亦可一探人生大義。

異名[]

  • 鵲踏枝
  • 鳳棲梧
  • 黃金縷
  • 捲珠簾
  • 明月生南浦
  • 李石用名一籮金
  • 賀鑄用名江如練西笑吟
  • 韓淲句「細雨吹池沼」而得名

典故[]

鵲踏枝[]

傳《蝶戀花》爲南唐宰相馮延巳據教坊曲而創,後中主得之,甚愛,召延巳問其詞牌,曰《鵲踏枝》。

初名《鵲踏枝》者,喜鵲踏梅也,吉也,其曲調亦如鵲踏枝頭,長短錯落,歡欣春意,喜動生慶。故後主嘗爲之修調訂式。

蝶戀花[]

南北朝有樂府詩句「翻階蛺蝶戀花情」,而取名「蝶戀花」。蝶落芳叢,繾綣纏綿,士人喜之。

鳳棲梧[]

宋時,有晏殊歐陽脩柳永蘇軾填《蝶戀花》詞,名家名作,牌名芳馨,後改《鳳棲梧》。

鳳棲梧者,鳳凰梧桐而棲。傳鳳凰唯愛梧桐,非梧桐不棲,若無梧桐,倦翔不休。故人皆謂梧桐端正莊雅,佳木也。且秋時葉落,秋雨寂寞,梧桐乃蕭瑟之象。杜詩《秋興》有云,「碧梧棲老鳳凰枝」,高貴端正,蕭瑟寂寞,故《鳳棲梧》嘉名也,清《欽定詞譜》遂定牌名《鳳棲梧》。

黃金縷[]

黃金縷者,柳條新綠也,語出馮延巳「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以其牌多作春景之詞。

明月生南浦[]

語出司馬槱「望斷行雲無覓處,夢回明月生南浦」或「夜涼明月生南浦」。

捲珠簾[]

語出趙令畤「不捲珠簾,人在深深院」,典出李白《怨情》「美人捲珠簾,深坐蹙蛾眉」。

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或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或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名作[]

  • 蘇軾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裏鞦韆墻外道,墻外行人,墻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 馮延巳
誰道閑情拋擲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裏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爲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 晏殊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 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佳話[]

清末有海寧先生著《人間詞話》,其謂詞境有三種之境界,皆用宋詞佳句喻之,當中一、二境界所喻詞句,皆出《蝶戀花》,唯第三境界用稼軒《青玉案・元夕》句,可而得之,《蝶戀花》之多佳作也。

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詞牌曲牌
小令   十六字令 - 梧桐影 - 搗練子 - 憶江南 - 天淨沙 - 憶王孫 - 調笑令 - 如夢令 - 相見歡 - 烏夜啼 - 長相思 - 生查子 - 点绛唇 - 浣溪沙 - 菩薩蠻 - 卜算子 - 採桑子 - 減字木蘭花 - 謁金門 - 訴衷情 - 憶秦娥 - 清平樂 - 更漏子 - 阮郎歸 - 画堂春 - 桃源憶故人 - 攤破浣溪沙 - 賀聖朝 - 太常引 - 西江月 - 南歌子 - 醉花陰 - 浪淘沙 - 鷓鴣天 - 鵲橋仙 - 虞美人 - 南鄉子 - 玉樓春 - 一斛珠 - 踏莎行
中調   釵頭鳳 - 蝶戀花 - 一翦梅 - 臨江仙 - 漁家傲 - 破陣子 - 唐多令 - 河 傳 - 蘇幕遮 - 定風波 - 喝火令 - 錦纏道 - 謝池春 - 青玉案 - 天仙子 - 江城子 - 離亭宴 - 何滿子 - 一叢花 - 洞仙歌
長調   滿江紅 - 滿庭芳 - 水調歌頭 - 漢宮春 - 八聲甘州 - 聲聲慢 - 晝夜樂 - 雙雙燕 - 凤池吟 - 念奴嬌 - 桂枝香 - 翠樓吟 - 石州慢 - 水龍吟 - 雨霖鈴 - 永遇樂 - 望海潮 - 沁園春 - 賀新郎 - 摸魚兒 - 迈陂塘 - 六州歌头 - 鶯啼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