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甲鐵城屍人傳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始末[]

其人其物其事皆幻設。東海中有一嶋,其間諸邦混戰百年餘。既東西大名決戰,而西者勝[註 一],設幕府,改國號曰日之本。焉乃舉國阜盛,海晏河清。交通外邦,技術日新。越三百年,西屍災。爲屍所噬者,三日內亦必屍。時大名聞外亂,患己國。乃築堡於要隘,敷鐵路郵傳。又名諸堡曰驛,制車曰駿城者。於是路網溥織,率土無不及。羣屍遂自西南上岸。舉國之保存,唯鐵路是怙。而幕府掌握之,政令莫敢違。

生駒者,機匠也。居顯金驛。一日,有駿城曰甲鐵者駛至,匠前修繕。乘者卸衣次立,有司例驗傷,以虞待屍。一女不驗,而領主恭迎,生駒甚異之。忽見有人亡走,呼云非屍。武士驚,逐圍之,欲殺。例,有傷,囚三日,觀其形。生駒以遽戮爲恥,欲阻不成。彼人死,果非屍。生駒亦見拘。是夜牢前復遇彼女,知其名曰無名。當是時,驛外有駿城盈屍而來,直衝入驛。焦燎此方,窫窳其民。生駒竟破門出奔,擢刀,自傷腕,引屍入板屋,然後貫筒中其心。時肱爲所噬,乃就械束頸,厥成屍人。是時,無名戮羣屍以辟道,官民得入甲鐵城。

第三话 献上的祈愿
逃离了显金驿的甲铁城向着幕府的要害——金刚郭进发。
但,甲铁城的人们立刻就发生内部冲突,打算逐出生驹这些卡巴内利。
突然成为首领的菖蒲,还无法平息这阵骚乱……。
第四话 奔流的热血
生驹和无名被民众关在了最后一节车厢。
这意味着甲铁城的战力遭到了削弱。
正在此时,人们遭到了卡巴内的袭击。
然而在那之中,还存在着历经战斗而变强的卡巴内——瓦萨托利……。
第五话 无法逃离的黑暗
在被卡巴内毁灭的八代驿,甲铁城收留了生存者。
生存者当中有无名以前的旧识榎久。他指出,已经开始融入甲铁城的无名变弱了。
感到焦躁的无名自行选择了鲁莽的战斗,陷入了绝境。
第六话 聚集的光芒
面对巨大的卡巴内块——黑烟,甲铁城完全束手无策。
另一方面,生驹和无名坠落到废驿的底部。周围是卡巴内,无名被埋在瓦砾当中,也无法指望救援,即使是在这种绝望的状况下,生驹仍然向前迈进。
第七话 对天许愿
从显金驿出发以来,甲铁城首次到达了有人居住的驿——倭文驿。生驹等人外出购物,感受到了久违的平安。另一方面,菖蒲为了让倭文驿把食物分给自己这边而前去交涉。但,不论对哪个驿来说,食物都十分贵重……。
第八话 沉默的猎人
无名所仰慕的兄长,正是率领着狩猎卡巴内的特殊部队——狩方众的美马。但,生驹却无法相信被人们誉为英雄的美马。因为他正是使无名变成卡巴内利的元凶。
第九话 毁灭的獠牙
甲铁城到达了前往金刚郭的最后的城寨——磐户驿。
幕府警戒着集民众声望于己身的美马,准备封闭前往金刚郭的道路,但美马请求与磐户驿的领主会谈……。
终于,美马与狩方众的倒幕行动开始了。
第十话 反攻的弱者
在与克城连结的甲铁城中,逞生等人被置于狩方众的严格管理下,并被采集了血液。在绝望的人们当中,生驹仍然不放弃地策划着反攻作战。为了自由与荣耀,也为了带回无名。
第十一话 燃烧的生命
美马与父亲,也就是现任将军·兴匡,时隔10年再次相见。
他在暗中准备着无名的鵺。
另一方面,死里逃生的生驹失去了自信和气力,心也变得畏缩起来。
即使是见到卡巴内,他能做到的也只有害怕而已……。
第十二话 甲铁城
在美马的计略,以及化身为鵺的无名和流入的卡巴内之下,金刚郭开始崩坏。此时,生驹到达了那里。
再次改造了自己身体的生驹,为了拯救无名,踏入了全是敌人的金刚郭。

末註[]

  1. 至若史實,則東者德川家康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