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討論:Mr.Yim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自永樂修典,四庫編成,古今圖冊,收攬完備。惟近世曉覺道理,百家爭鳴。西學東漸,各有始末。士紳茫茫,遠不及逮。疑古者眾,怨舊者多。於是斥逐儒術,貶抑性理。殷周之明,莫非妖言;泰西末流,敬為上賓。崇外若此,至今百年。會西國志士,立典於網絡,開共筆之先河。吾人乃竊取一處,成以文言,謀復古法,載新世之大道,以揚中華文理,興千年舊邦,故亟需善古文而博今道者。願足下能同遊,共為大典,修先世之廢道,著當今之新知。

又,古文維基大典,以其從古,多有異於外文,宜先閱凡例,以求壹法。--孔明居士 (talk) 二〇一二年六月一〇日 (日) 一二時四五分 (UTC)

善哉![]

余今方擬立格致條目之文,端見君修有此類,甚善矣!子之纂文,其文理可通,指事可明,有條不紊,殆可尊為格致類條目之範也,不佞比間亦立有少文,希能攜手相助焉,感甚矣。--新雅竒言 (talk) 二〇一二年六月一二日 (二) 〇六時〇二分 (UTC)

謝哉!余必力善大典。--User:Mr.Yim (talk) 二〇一二年六月一三日 (三) 一三時三五分 (UTC)

問網絡文化[]

君設分類曰網絡文化,歸入集部,何故?竊以為宜就「群學」之類,且文化二字太大,不如改作「網絡之俗」,言俗習也。不審君意如何?願聞惠教。—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五時二三分 (UTC)

此蓋群學,乃余有誤,謝哉,至於網絡之俗善哉,可遷—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五時五二分 (UTC)
善。—关山 (修書)

re: IP[]

此IP不需要也不能再動用封禁,不過我會找時間關注一下這位老兄都用過哪些IP。--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五) 一七時三七分 (UTC)

有勞了,這個人也猖狂多時了-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五) 一七時四一分 (UTC)
CAT:Jessechi之分身--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〇日 (六) 〇七時二七分 (UTC)
辛苦了-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〇日 (六) 一五時五七分 (UTC)

車驛之今謂[]

「沙田驛,今謂沙田站,港鐵東鐵轍一候也。」雖「今謂……」可解為「以今言謂之蓋……」,然猶恐歧義,謂古則有地鐵驛云云。庶可書如「沙田驛,官出之名謂沙田站,港鐵東鐵轍之候也。」乎?官出即從官方而出,考顏惠慶西元一九零八年《英華大辭典》願聞惠教。—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一〇分 (UTC)

可以,後改之。--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一三分 (UTC)
又及,余恐驛字太大,用停字如何?公車、地鐵蓋皆可用停字。拙列《通運詞表》,歡迎指教。
依《詞表》所言,若用軴字如何?--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三二分 (UTC)
皆可。然軴、駐有停車義。停亦止,然文言少用停言止,詩歌、白話乃多之,可謂無歧義。悉聽君便。—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三九分 (UTC)
謝賜教,余將改之。--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四二分 (UTC)
「某一侯」亦歐化中文,余君光中嘗言之。余試改一部矣,然忽而憶及大典之有僕,可以代人改之。或將予僕改之矣。余將請教於天邪鬼君。—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四八分 (UTC)
謝哉,少解余務--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七時五二分 (UTC)

用停,胡不用亭?停用为名词也是通亭,为何不直接写正字呢?小生不明白》》》》》看着好奇怪

用亭,則恐生涼亭之義--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八時二八分 (UTC)
停亭二字通,言候置,二字兼有用之,言「亭子」時,則未見「停子」之謂。—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九時〇四分 (UTC)

那停和驿的区别在哪?好像都是一样的站啊?怎么不用驿。。

有鍳《通運詞表》,驛者義廣,至於停,鐵軌者所用之。--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八時三三分 (UTC)
Mr.Yim:不好意思,其實停字也比較大,幸有諸君議論,我想起當時選擇停字的理由了——爲了與現在bus停、停留處等詞合而已。現在議端紛雜,如君所言,宜往會館。—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九時一七分 (UTC)

古人也是这样说的吗?根本没见过这样用的啊,是文言文?

114.250.116.232:驛、置之類,皆所以易馬補糧郵傳,蓋今火車棧飛機場,乃可以當之。停字較小,適合地鐵、公車之類。且與今漢語「停靠站」、東語「bus停」等詞暗合。—关山 (修書)

哦哦哦,那就一律都叫停咯?可明明驿字用得最多嘛,古人都叫驿的⁄(⁄ ⁄•⁄ω⁄•⁄ ⁄)⁄

114.250.116.232:驛古代不見得用得多,倒是現代人知道驛最多,都是日本的功勞。—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八時五八分 (UTC)

明朝不是改站叫驿的,那么驿就是站呗。。。。

然而在更早的時候,用詞會比較多樣。不過我承認現在人知道驛字最多,使用這個字認知成本小,阻力小。—关山 (修書)
這裡爭議比較多,還是先讓大家討論一下再議--會館--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九時〇九分 (UTC)
我重新思考了下,地鐵、火車都應該可以用驛。勝爲士君嘗廣嚴譯,辨析諸詞,愚以為良可參考。如下:
【置、驛亭】(名)謂站、車站等。站其通俗名也,譯置字最宜,《風俗通》云:“置者,度其遠近之間而置之也”。泛言車站,獨云驛亭可。而站字,義大已在交通之外,如衛生站、加油站等,非驛字之所能含,或改之曰置。置訓設立,所設機構等,皆云置。嚴譯機構曰制置。置可轉言一切種站。案:衛生站者,無非醫館、醫社而已,至於油站,所以貯油以供取用,則名油棧也無妨。
補:【軌驛、驛】(名)謂火車站、地鐵站。大者曰驛,驛者繹也。英文曰station。軌也者,鐵道之通言。軌道謂路,則軌驛言站,甚明。案:站之古稱為驛,當留用,明洪武嘗改站曰驛,今唯言交通之事。
補:【車亭、亭】(名)謂公車站。小者曰亭,亭者停也。英文曰stop。今公車駐處,每設候車亭,亦略云車亭可也。
補:【傳置、傳】(名)謂轉運站、中轉站。英文Transfer station。傳置固驛站也,而亦言轉運,若《李立則知鹽鐵東都留後》:“勑李立則:國有移用之職曰轉運使,每歲傳置貨賄於京師。”傳本謂車,車之途經各站,傳置是已。傳也者,本義驛馬,復轉指驛站。傳,傳送也。案:若中轉站等,唯棧字當之,棧也者,所以載大物也,所以駐守也。英文謂中轉處曰entrepot,舊譯即棧,以譯station可。按《新方言》,棧之本字即傳。

哦哦,我就是偶尔来打酱油的。话说你们文言哪学的呀?O(∩_∩)O

其實我只是略懂一二,專業詞彙還得靠近代各譯者的翻譯--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〇九時四一分 (UTC)
《清會典.卷六九六.兵部.郵政.驛禁一》:「如果騷擾驛站,經過地方官詳報,該督撫據實奏聞,朕必將騷擾驛站之人治罪。」足見驛、站二字,清時已屬同義並用。宜取「站」字,一則合於民、二亦承於古,不致五里霧裡,不明所以。--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三時四三分 (UTC)
《元史/本紀 凡四十七卷/卷十一 本紀第十一/世祖 忽必烈 八/至元十八年》「給征日本軍衣甲、弓矢、海青符。敕通政院官渾都與郭漢傑整治水驛,自敍州至荊南凡十九站 ,增戶二千一百、船二百十二艘。」足見元時已驛、站互通。故宜取「站」,古今俱合。--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三時四七分 (UTC)
  • 私見站乃蒙古語藉詞,明洪武已強改之曰驛,雖後人驛站並用,如欲為之粹語,猶當以驛內而站外也。且今以驛言站者,若日韓台灣皆有之,未必霧水不解。此事物古今皆有之,似無從俗必要。——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三時五九分 (UTC)
    • 予同勝君。且有人考證矣。站自北語,而北語之「站」,又古漢語「驛」一音之轉。故驛字實為濫觴。—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四時〇一分 (UTC)

化學元素[]

請用回「符號」、「原子序」、「三十」、「四十」諸詞。理據如下︰

一︰獨「符」字並無「符號」之意,可考康熙字典。 二︰「原子序」屬專稱,宜從。 三︰「卅」「卌」悉俗便字,正史、經籍鮮用。「三十」、「四十」悉自古所有,承用迄今。--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九日 (日) 一四時五六分 (UTC)

宜改線曰路,不當曰轍[]

私見線路同義,當以路字代線,方得正解,若支線一云支路。而轍軌同義,與路線稍不同,如鐵軌一稱鐵轍。鐵路則與鐵道為同物。漢語言某路,不言某轍。望察之也。——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〇九時二九分 (UTC)

余以為用路者,或有「馬路」、「道路」之歧義,如荃灣路、馬鞍山路者,轍者,顯明而不生歧義也,有按《通運辭稿》,「線」、「線路」者可用轍,民國亦有用之。--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〇九時四二分 (UTC)

轍軌同義,代指路也。而綴之專名之後,礙難解通。而路線同然,莫顯明焉,茍歧義,亦當索等義者為之,如道如途。今通綴轍字為專名,異且生澀。施之文中以變換文氣可,用為專名而題之恐不安。——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〇九時五二分 (UTC)

按之中文固有語有【道】線、(路線之線)。文無古據,則難以服眾,望再察。——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〇九時五六分 (UTC)

可以用路。清末及於共和國初,多用路字。昔成渝鐵軌通,而毛潤之揮翰云:「繼續努力修築天成路」。此亦一證。路字善於線字遠矣。Yim君竭力擇字,以使今物合於古辭,余甚感焉!—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一〇時四一分 (UTC)

粹語為尚,以正文辭,信夫有為也。此謂路線同義,亦參考通語習慣,以謀其常通。至於轍字,非不可用,大抵文學中泛指若【路、道、軌、轍、蹊、方向、路脈、路徑、逕趣】等皆可。用為專名,則宜從秩。另:【轍】路線方向也(俗語:上下轍、順轍兒、戧轍兒)。似可以路、轍分言,前者路線,後者路線之方向。如:五路上轍,即五號線之上行方向也。諸君以為如何?——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一二時五一分 (UTC)
余了解,後更之,有歧義者則以專名綴之。--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一日 (二) 一三時〇五分 (UTC)
轍蓋可當今日之路線。古云易轍、改轍,即今改變行車路線;返轍、結轍,即按原路線返回。—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三日 (四) 〇三時五三分 (UTC)

予在會館作《終論路線之名》,可往議之,私見以清史稿為據可矣。——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九日 (三) 一五時五五分 (UTC)

元素列表[]

有勞改原子序為中國數字。--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三日 (四) 〇三時一五分 (UTC)

謝提點。--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三日 (四) 〇五時二六分 (UTC)

今計劃改地誌分類[]

如題,參見館議,故先不細分其類,以便將來僕改之。感甚。—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二時三九分 (UTC)

今先分地理志、地方志。前者地理,後者區劃,以免儸僕誤改,日後改之。—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二時四五分 (UTC)

拜賜提點。--Mr.Yim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二時四七分 (UTC)
君於地理有所作,宜先置日本地理志。又及,如讚同,或有意見,宜往會館言之。竊謂推行愈早,愈利整理、分類。不審君意何如。拜。—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二時五〇分 (UTC)

機場急路[]

欲改此文題,為「機場駃軌」,君意中何如?—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九日 (三) 一四時三七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