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討論:Davidzdh/天

文出維基大典
往:

迎辭[]

自永樂修典,四庫編成,古今圖冊,收攬完備。惟近世曉覺道理,百家爭鳴。西學東漸,各有始末。士紳茫茫,遠不及逮。疑古者眾,怨舊者多。於是斥逐儒術,貶抑性理。殷周之明,莫非妖言;泰西末流,敬為上賓。崇外若此,至今百年。會西國志士,立典於網絡,開共筆之先河。吾人乃竊取一處,成以文言,謀復古法,載新世之大道,以揚中華文理,興千年舊邦,故亟需善古文而博今道者。願足下能同遊,共為大典,修先世之廢道,著當今之新知。

又,古文維基大典,以其從古,多有異於外文,宜先閱凡例,以求壹法。--謝名親方 (議於齋) 二〇一五年三月一七日 (二) 一三時四九分 (UTC)

語汝[]

爾知梅、蘭、竹、菊為四君子乎?爾知竹林七賢之嵇康乎?

天下之文莫非人言,但是呢,這屬於普遍文化意象,若是都加上“或謂、或曰”啓不拖沓冗長?尚有,爾不見末後語氣詞“也夫”?

禽獸有牝牡,未嘗見蟹有謂牝牡者也,不可以己之用詞習慣刊他人之文,慎焉。

以下爲《漢典》查詢結果,望有益於君: 1.鸟兽的雌性和雄性。《荀子·非相》:“夫禽兽有父子而无父子之亲,有牝牡而无男女之别。”《史记·龟策列传》:“禽兽有牝牡,置之山原;鸟有雌雄,布之林泽;有介之虫,置之谿谷。”

閩東維基選舉[]

Davidzdh兄,在下參加閩東語大典之有致選舉,可否助吾一臂之力?在此不甚感激。--謝名親方 (議於齋) 二〇一五年一〇月二七日 (二) 一五時一三分 (UTC)

出票矣。- 二〇一五年一〇月三〇日 (五) 一四時五三分 (UTC)

正典推舉之事[]

君之所撰,攷證甚詳,足見致功,我定支持一票;君當先與有秩Itsmine相商,以尋其定奪.----VitaDei

文章入正典之事,自予至大典四年以來,未嘗一見,想必早見廢停,故予以為今卿得三票,未嘗不可為正典。又觀昔日之正典,皆不出卿文之右。----損齋 (talk)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七日 (六) 一五時一四分 (UTC)

恕余今方见阁下之留言。近日,有烦务缠身,故无法提出何等校对之意见。还请见谅。--Stang 二〇一六年三月四日 (五) 一二時〇四分 (UTC)

察禁之律[]

Davidzdh足下大鉴,余今草制初成,置于会馆,欲延卿等览之,以成共识。足下若有空闲,可往观之。----損齋 (talk)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六日 (五) 一七時〇五分 (UTC)

損齋:今斯律如何?已生效否?窃观会馆无人言,欲知今情耳。- 二〇一六年六月一九日 (日) 〇四時四三分 (UTC)
Davidzdh:回先生,已生效。----損齋 (talk)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〇日 (一) 一一時一四分 (UTC)

首頁[]

予前因有人毀壞首頁,故設定權限。----損齋 (talk)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八日 (日) 〇四時五六分 (UTC) 又,正典之事,余以為卿議甚當。可行之也。----損齋 (talk)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八日 (日) 〇四時五六分 (UTC)

維基媒體萬國問卷[]

Share your experience and feedback as a Wikimedian in this global survey

丁子君覆[]

亦祝君雞年大吉!--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七日 (五) 一八時三九分 (UTC)

報卿書[]

關山足下。孟陬之月,萬民喜逢履端之慶。除夕之日,森羅咸繞太簇之音。去歲幸承兄明教,啟塞發壅。蒙兄麟笔,文章一煥。有勞費心於陋室,難盡謝忱於筆端。歲新之際,不勝忭慶。來歲之中,時盼嘉言。不穀謹拜頓首。----損齋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八日 (六) 〇二時三二分 (UTC)

請速奪124.239.251.57之筆[]

請速奪124.239.251.57之筆。其乃地理增模毀文者也。--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六日 (一) 一三時一九分 (UTC)

余方覽之,當錮其IP乎?—关彳山 (修書)
然。--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六日 (一) 一三時二一分 (UTC)
既錮。余方調試學校模板,未審有隳壞者,大感謝!Template:Infobox_school模板,君可一覽,并誨以意見。—关彳山 (修書)


鉛筆之條目,惑之不解[]

君提及維基百科不宜作為「參考資料」這點確實沒錯,不過我想請問,文言文究竟是一種文體呢?還是一種生活方式?如果將文言文視為一種可以與其他語言相互翻譯的語言,那麼大典的各條目應該就可以列出外文的名稱(剛剛被刪掉了對吧哈哈),更可以在英文維基百科、中文維基百科等地,以「其他語言」的身分連結(也可以直接翻譯)。如果是一種有點太中規中矩的生活方式,那只能說我不太認同囉~以我之淺見,我還是覺得文言文應該更活潑些!

這裡並非要護衛我自己編撰的條目(也沒有必要護衛),只是因為這條目,引發我的疑問,希望可以獲得解答,感激不盡!
順便求教,如何將鉛筆一頁直接移至Draft:鉛筆?--羊心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四日 (二) 一一時五八分 (UTC)
羊心:予闻之矣。外文之注、删也,不涉活泼与否,惟避西文中心耳。铅笔之类,民所日用,又非音译,亦无不解处,不必注外文。独外来音译名词(如人名等)注以所自地之语言。非独大典然,中文维基亦多如是。名物附以各类外语,亦失之繁琐矣。
正文右上角有「益多」,启之,按「移」,然后可以迁矣。
君遇疑惑,而愿与人通言,善甚。—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四日 (二) 一二時三七分 (UTC)
  • 感激。抱歉我在這裡仍然使用白話文,蓋欲文言通順需思考良久之故(笑)。君之解釋,通情達理,後生受教也!
然有時見「益多」,有時不見,何哉?(許些是掌中卷/桌上卷之故?因我記得之前確實有在某處看到)---羊心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四日 (二) 一五時二五分 (UTC)
用戶:羊心:能給個具體例子嗎?--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四日 (二) 一五時三七分 (UTC)

羊心:然。掌中卷不可见,而桌上卷可以见之。
前君谓文言未死犹活者,余深然之,大感动!窃谓今人之为文言也,皆须有此志此心。 —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四日 (二) 一五時三八分 (UTC)

  • 呵呵,我也很高興能和您說上幾句話。中文界永不缺有志之士如君!然我接下來的一個月必須準備大學入學面試,事情繁雜,怕無法在一月內完成鉛筆條目之詳盡修改!
然後,颱風是不是扶搖?
羊心:颱風,旋風即扶搖之一種。颶風亦然。—关彳山 (修書)
逆襲的天邪鬼:再者,我到現在還是沒看到「益多」,舉例:館娃。我皆沒看到益多,但因為我接下來的一個月很忙,希望可以趕快把鉛筆放進草稿(或有人願意相助)。--羊心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五日 (三) 〇三時五〇分 (UTC)

Jessechi[]

Jessechi(詳見zh:Wikipedia:Jessechi)喜歡把一個長段落拆成一堆由一兩個短句組成的段落,並且在編輯中夾雜個人心得或無關/錯誤內容,但有時候還算不上破壞(只是搞亂格式,加入的內容無錯或無大錯),因此查證起來很累。--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〇日 (一) 〇九時一七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感甚,余知之矣。宜警告乎?—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〇日 (一) 〇九時二三分 (UTC)
按,其於文言所編輯,余似止可見二〇一四年以前者?—关彳山 (修書)
長時間以來,沒有用戶頁、寫文章愛把整段分割成一堆瑣碎句子的、愛碰中國歷史人物的都是他。--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七日 (一) 一七時三五分 (UTC)
皆出一人!今乃知之。幸君相告。—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八日 (二) 〇三時五九分 (UTC)

吾不善撰碼,以視圖之法修撰大典。吾將緩習維基碼也。[]

例: ==據== <ref name="清史稿卷四百六十五">《清史稿·[[:s:zh:清史稿/卷465|卷四百六十五]]》</ref> <ref name="清史稿卷四百一十一">《清史稿·[[:s:zh:清史稿/卷411|卷四百一十一]]》</ref> <ref name=宣战诏书"">《[[:s:zh:宣战诏书|宣战诏书]]》</ref> ——Liuzhongyou

Liuzhongyou:然。又及,宣战诏书,固繁體文獻,宜書如「宣戰詔書」。君所謂「視圖之法」亦可以管理引據。此外,既留言,宜簽名。書如「~~~~」。—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四日 (五) 一四時三六分 (UTC)

草稿:條目指引未成,君請閱之[]

可見維基大典:會館#編輯手冊,愚學業繁重,未能完譯,見諒。若此文譯成,需借有秩之力并維基大典:條目指引。--—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六日 (日) 〇六時〇五分 (UTC)

WAN233:余聞之矣。余亦忙於俗務。俟有暇熟審之。—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六日 (日) 一四時〇四分 (UTC)

条目顺序[]

学了一下MySQL,终于把它搞出来了。原始数据为1-不含已删版本的顺序列表2-已删页面列表,点击右下角的“Download data”下载,然后就可以通过Excel来整理了。

根据这两个表格,可以得到以下结论(UTC时间):

# 不含已删条目 包含已删条目
1 秦始皇帝(20060801065227) 秦始皇帝(20060801065227)
5 文言(20060801152130) Test-wp/classical/顓頊(20060801094747,已删)*
10 日本(20060806165806) Test-wp/classical/顧愷之(20060801104156,已删)*
50 天子(20061014141512) 公曆十月十日(20061006004119)
100 英格蘭(20061022155123) 明太祖(20061016045630)
500 語法(20070111091243) 中東(20061210123241)
1000 孫恭(20070513190211) 聯合國(20070220173615)
5000 胡漢民(20170127080811) 鄭和(20120309102500)
10000 - -

* 大概是从孵育场导入的,所以条目的建立时间可能比文言维基本身还要早。具体时间应该可以确定,但是肯定麻烦。

为了方便,我仅仅直接把这两个表格合并(当然模板被排除了)。然而由于很多条目属于删后重建,而且已删“条目”中包含纯粹破坏和重定向,所以“包含已删条目”的结论仅供参考,如需精确数据还需仔细整理。--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七日 (一) 一七時一三分 (UTC)

另外可以看一眼 https://stats.wikimedia.org/ZH/TablesWikipediaZH_CLASSICAL.htm --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七日 (一) 一七時三七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在下喻之矣。足下功至大,拜。按,余猶記除夕前(合西历一月二十七日),卷首计数器未逾五千。考諸語大典文堠,亦谓西历二月乃逾之。—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八日 (二) 〇三時五七分 (UTC)
我检查了一下,那段代码没排除消歧义,所以结果差了。--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八日 (二) 〇九時一八分 (UTC)

請教[]

觀察一下张云飞建立的條目,帝王之外是不是不能稱諱?--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一日 (五) 一四時〇四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不可。讳,所以敬尊长。盖古者帝王领有天下,为生民之父,故史册谓讳。今大典于帝王之文言讳,盖因袭贯习而已。帝王以外言讳者,余未闻有其例。—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一日 (五) 一四時四六分 (UTC)
好的,因為頁面可能不少,我試著用工具改一下。--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一日 (五) 一五時〇〇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善。有劳!—关彳山 (修書)

一個擔憂[]

有人懷疑我是VitaDei,我該怎麼證明自己是清白的?--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三日 (日) 二〇時〇二分 (UTC)

丁子君:VitaDei好日本俗,君可自言恶日(笑)。谁言之?—关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四日 (一) 〇〇時二〇分 (UTC)

删除模板问题[]

在讨论结束之前,请最好留下删除模板以提醒他人讨论在进行。--—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三時三三分 (UTC)

WAN233:,非我所删。—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四時一九分 (UTC)
WAN233:,作者自己删的,看来我得设个过滤器。--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四時二四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善哉。—关山 (修書)

存档[]

可以试试小工具里的“一键存档”,中文维基管理员Bluedeck做的。我想拿机器人处理这种事情,不过一直没写程序。这种问题早晚要用机器人解决。--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四時四八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多谢提醒,然而那样存档,似乎无法实现按最初发言时间排列,我感觉这样更符合逻辑与直觉,目前不知如何是好。—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四時五九分 (UTC)
我习惯按结题时间排序,做机器人的话也是按结题时间(最后发言)排序比较方便。当然,让机器人按最初发言时间排序其实也能实现,就是做起来稍微麻烦点。--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五) 〇六時一五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也有道理。不过如果确定了要以结题时间排序,最好从下一年——或者说下一次建立新的存档页时——开始实行。毕竟目前会馆的存档都按开题时间排好了,再重新改成以结题为顺序,就纯粹是有力气而无处花了。—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五) 〇六時二〇分 (UTC)
写程序最怕半路改需求,现在一点没开工,所以一切还好吧。现在我比较熟悉JavaScript,但是未来工作要用Java,所以想拿Java写机器人,然而我得先学一学这门语言,而且要做个基本的框架(就像MediaWiki:Gadget-morebits.js那种),然后才能把机器人搞出来。--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五) 〇六時三二分 (UTC)

存檔[]

我覺得結案之後再晾一星期比較好,這也算是「公示」的過程吧。--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一日 (三) 一五時二〇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我倒覺得會館討論太多迷人眼,這樣我去再打個鐸提一下這件事,一周後從鐸裡去掉好了。你指正地對,以後會注意延長公示。—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一日 (三) 一五時二三分 (UTC)
這樣也好,反正主要是要讓大家知會。另外關於命名空間翻譯的事情我覺得可以先把東西都準備好,然後找個合適的時候再議,畢竟只有達成共識之後才能修改。影響小的東西可以把得松一點,但是改名影響比較大,所以對共識的判斷也需要嚴格一點。--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一日 (三) 一五時二七分 (UTC)
逆襲的天邪鬼:然。那件改譯的事情,本來我嫌用詞死板,想不要所有的討論頁都稱譯,但是提案見阻後,我卻在想是不是都用譯會方便大家一點?這樣的細節,我在考慮修正。到目前為止的想法,都貼到龍迪提供的那個討論場所裡了。另外網絡討論場合時不時又會說起此事,冒出一些靈感偶得的意見,我潛水時也會考慮之,雖然感覺大家有點鑽進牛角尖,比如用戶的頁就一定要抓住用戶這個概念來譯否?用戶討論就得是議於用戶?當然自己也在思索所以沒有上去說些啥。古來譯界就有文質之辨,現在看來不統一「改名派」「文言派」(他們大概是這麼自稱的吧?)的意見,文言翻譯(不管最終採用何者)也很難推行。—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一日 (三) 一六時二二分 (UTC)

Re:人傳[]

大典自成體例,還是暫不改動好了。但這種體例對新人上手很難(算是過濾器效應吧,笑)--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四〇分 (UTC)

覆廿字之用[]

清人錢大昕《廿二史考異》、趙翼《廿二史劄記》,俱用「廿」,故「廿四史」一稱亦承其道。--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〇六時五六分 (UTC)

影律師乃Jessechi[]

速禁之[一]。--Outlookxp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八日 (五) 〇〇時四二分 (UTC)

[]

可。--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一日 (四) 二二時一二分 (UTC)

善。--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一日 (四) 二三時五六分 (UTC)
曰「評選妙辭」可乎?--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一日 (四) 二三時五七分 (UTC)
不知何意?--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九月一日 (五) 一一時三八分 (UTC)
那也別叫絕妙啊。另外,這白話文⋯⋯--丁子君 (對話) 二〇一七年九月一日 (五) 一二時〇四分 (UTC)

Re: 攝[]

善。--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九月一日 (五) 一四時五九分 (UTC)

遼太宗[]

Qwaawq為Jessechi傀儡。--Outlookxp (對話)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一日 (四) 〇八時四〇分 (UTC)

Outlookxp:感甚。—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一日 (四) 一〇時四一分 (UTC)

[]

已寝此工。--—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四日 (日) 〇八時〇〇分 (UTC)

RE:有清國主[]

清朝除滿洲完顏氏和漢軍外,八旗有稱名不舉姓之習俗,故常以名諱第一字權作姓氏使用,例如呼和珅為“和中堂”。吳振棫《養吉齋叢錄》卷一有“八旗世族甚繁……凡公私文牘稱名不舉姓,人則以其名之第一字稱之,若姓然。其命名或用滿語,或用漢文。用漢文准用二字,不准用三字,以其與滿語混也。”參看《劉小萌:清代滿人的姓與名》。--逐风天地 (對話)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九日 (五) 〇〇時二五分 (UTC)

大典條文審核[]

共產黨宣言,臨高啟明等條文需要審核,不方便及時撰寫,希望可以一下,謝謝----- 扎姆【甚年輕甚簡單,更甚幼稚也】(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〇月一六日 (一) 一三時五五分 (UTC)

re[]

不用您编辑代码,只是让您知道需要翻译什么。顺便一提,文言是lzh。(window.wgUserLanguage)。藍帶 (書閣)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三日 (五) 〇三時二一分 (UTC)

易MediaWiki:Recentchanges-summary[]

*'''文華:'''{{#ifeq:{{Num2Chinese|{{#invoke:議題|counttalk|Wikipedia:新知評選}}}}|〇|無文|凡{{Num2Chinese|{{#invoke:議題|counttalk|Wikipedia:新知評選}}}}文}}[[維基大典:新知評選|待評新知]] - {{#ifeq:{{Num2Chinese|{{#invoke:議題|counttalk|Wikipedia:評選卓著正典}}}}|〇|無文|凡{{Num2Chinese|{{#invoke:議題|counttalk|Wikipedia:評選卓著正典}}}}文}}[[維基大典:新知評選|酌以卓著正典]]

两个链接都指向新知评选,请修正。另外,首页要不要加上评选的链接?--—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三日 (五) 〇五時一五分 (UTC)

審核[]

可否審核下二里頭遺址這個條目? ----- 扎姆【甚年輕甚簡單,更甚幼稚也】(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三日 (五) 一三時〇〇分 (UTC)

存档[]

请存档維基大典:有秩選舉/WAN233維基大典:有秩選舉/落選,感谢。--—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五日 (日) 〇四時五七分 (UTC)

  • 余错以为十五日矣。--—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五日 (日) 〇五時四五分 (UTC)

自校者[]

汝何足以使吾自自校者中清出焉?—以上未簽名留言由张云飞對話貢獻)於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六日 (一) 一六時〇五分 (UTC)加入。

何谓「何足」,何谓「清出」?阁下劳苦功高,在下只是委婉提醒阁下行文最好更加注意文辞一点,白话气能更少一点。在下一直都在追踪阁下的编辑,如果阁下文字日臻于善,这也是在下愿意看到的,届时再重新赋权。 —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六日 (一) 一六時五一分 (UTC)

吾自幼熟讀經史,汝何德何能,敢淩駕於吾之上也?—以上未簽名留言由张云飞對話貢獻)於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六日 (一) 一六時五六分 (UTC)加入。

我知吾字之後之不能加之字也。—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六日 (一) 二三時二五分 (UTC)

在維基大典行文盡量避免用有情緒的虛詞,比如之前一篇的「竟」,你新一篇的「反」。維基有一個很重要的宗旨是「中立」,大概就是孔子說的「中庸」了。避免這些帶情緒帶立場的虛詞會更合維基的基調一點。其實古代正式史書也少用這種詞,反是文人的私人筆記多見——這種文字個人特徵非常強烈。注意用詞某種意義上還更近道。你說你熟讀經典,肯定明白個中含義。

另外,你現在文字和以前比已有所改觀,我所指出的,是針對長期存在的問題,而不是針對閣下最近的舉動,只是在下最近纔顧上提出而已。至於自校者,當初是因為閣下貢獻量巨大審覈不堪重負纔賦的權。閣下可以看一下Itsmine、勝為士的文字,他們是有自校權的編者。看完便知差距何在,何以撤權了。希望閣下繼續勉勵精進。以後用雅正的文章贏得大家尊敬,取回自校權。—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七日 (二) 〇一時四〇分 (UTC)

完善文章[]

「劉旦」一文,尚未完善之,汝何不續寫焉?—以上未簽名留言由张云飞對話貢獻)於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〇一時四九分 (UTC)加入。

因為你在寫啊,另外留言記得打四個波浪號簽名。—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〇二時四七分 (UTC)

續寫[]

那以後就不勞煩你給我狗尾續貂了。

--張雲飛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〇三時四〇分 (UTC)

你條目一建就應該把那些東西跟上,不是還要等別人來補充。還有說話不要那麼難聽,沒人欠你。—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〇四時五〇分 (UTC)

你算什麼,敢和我這樣說話 --張雲飛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一〇時三二分 (UTC)

你倒是趕緊把汪直 (海盜)這個條目第一段「日本及野史」這句話表述給明確一下。—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一〇時三八分 (UTC)

"為白帝送人都欲尋破境之緣"[]

通曰"被白帝送至人類都城欲尋破境機緣"。請指教余。Sdf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一四時五七分 (UTC)

汪直(海盗)[]

你連文章都讀不懂,你有什麼資格指責他人?--張雲飛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八日 (三) 一五時〇一分 (UTC)

说清楚野史是哪国野史,你写成“国家和野史”你自己觉得逻辑上通顺吗?—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九日 (四) 〇一時二四分 (UTC)

用戶:逆襲的天邪小鬼[]

是Jessechi或模仿者在盜用我的名字。--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〇日 (五) 〇八時四五分 (UTC)

文言版EA[]

已經上線,凡界面語言設在文言者,即能看到變化。多謝翻譯,讚:D

如果隨時需要修改介面翻譯都可以聯絡。如果沒有自動更新,請刷新瀏覽器緩存。藍帶 (書閣)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三日 (一) 〇五時〇五分 (UTC)

回覆:關於賽圖拉哨所一文[]

關於哨所一文中:「據编者考,其所屬應為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即今新疆建設兵團第十四師。」,先生所言:“編者自考而不有引據可查證者,宜訴諸條目之議頁。”而我實有據可證之。如下:今新疆皮山縣賽圖拉鎮所在之和田地區,素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四師之駐地(見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官網),其前身于解放戰爭時期正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見于兵團十四師政務網),合于正文:“第五師十五團特務連進駐……”之言,且該史實可見于兵團官網之歷史沿革部分,在正文下引據處已附有鏈接——崢嶸歲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央政府門戶網站。—以上未簽名留言由端木夜闌對話貢獻)於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三日 (一) 〇六時五〇分 (UTC)加入。

文白相雜[]

Davidzdh先生,我想請你給我解釋解釋什麼叫做文白相雜。對於近現代人物,有些專用名詞(比如職務)是無法用文言翻譯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維琪大典只能撰寫古代人物,不能寫現代人物,而且還只能寫中國古代人物。--張雲飛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四日 (二) 一三時三七分 (UTC)

张云飞:我给你舉隅。

青海軍區:青海軍區,乃中國人民解放軍者一,現隸西部戰區。

這句話完全就是套用白話——青海軍區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個軍區,現在隸屬於西部戰區。然而第一,文言極少有什麼「之一」的表達,現代漢語受西方譯介作品影響,雜糅了這個表達。然而文言並沒有。那麼多人問孔子什麼是仁,孔子一會兒說「能行五者於天下爲仁矣」,一會兒又說「克己復禮爲仁」,他可曾說過「能行五者於天下爲仁之一矣」「克己復禮爲仁之一」「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之一在其中」「先難而後獲可謂仁之一」?第二,現字在傳統的文言裏沒有現在的意思。「現隸西部戰區」用文言理解就是「出現,然後隸屬於西部戰區」。文言表示現在用「今」。

同上條目:其前身為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十二月立之軍區獨七旅。

只有現代白話纔會這麼表達,古代的白話都不會套這麼長的定語。寫文言就要把你腦海裏的長白話打碎。我連同原文這句話的前一句這麼改:「三十六年十二月,立軍區獨七旅。三十八年二月,改爲中國人民解放軍一軍三師,領七、八、九團。」

山縣有朋:「明治四十二年,伊藤博文薨,有朋繼為日本最有勢之老臣,於日軍與日本政府中眾最多,為日本陸軍之父,開長州藩軍制陸之習也。謂內閣之遞與大內外事皆有重影焉。」

「最有勢之老臣」是什麼?什麼叫「於……眾最多」?有「重影」又是什麼?這句話孔明先生已經給你改過了,你學習一下——「明治四十二年,伊藤博文薨,老臣之中,有朋為最,改革陸軍,尊稱為父。」後半句我改成「內閣之遞,乃至國家內外之事,皆大有所豫。」

從閣下編輯可以看出,你在(一)文言的章句、語法;(二)實詞意義的把握;(三)虛詞的語感這三方面都有所不足。余光中先生對歐化文言的論述,閣下應當認真研讀,對你的文言——甚至對你的白話文——都大有啟發。《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和变态》這篇文章集中分析了歐化漢語,還對症下藥。閣下作品裏常見類似問題,請自行揣摩,重新訂正過往作品。—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四日 (二) 一六時三〇分 (UTC)

徐文禮[]

不懂不要亂改文章,懂不懂什麼叫第三届全國人大代表—用戶:张云飞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十五日 (三) 一四時五一分 (UTC)

张云飞:那你就老老實實寫第三,亂寫什麼三次三屆?—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五日 (三) 〇六時五五分 (UTC)

和你這種沒文化的人說不同,和你論辯,有失我的身份—用戶:张云飞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十五日 (三) 一五時〇一分 (UTC)

张云飞:可惜你的文言比我這種你口中沒文化的人還差。遺憾哦。—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五日 (三) 〇七時〇九分 (UTC)

民國紀年[]

我寫的是民國多少年,你給我改成民國列傳,是什麼道理,請你給我把所有的改回來—用戶:张云飞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十五日 (三) 一五時〇七分 (UTC)

张云飞:也請你把所有應該連結到民國紀年而被你錯誤地寫成民國的鏈接全部改成民國紀年。—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五日 (三) 〇七時一二分 (UTC)

覆:亞洲月[]

其實我寫《石頭城》就是把一些我在粵語維基上過首頁的文章試試轉寫成文言而已,亞洲月呢,其實我想把粵語維基和文言維基一塊做,奈何粵語維基的組織者不搞活動了。那麼我會每天上來一段一段地寫吧。--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五日 (三) 一三時五二分 (UTC)

既然這樣,好吧。--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五日 (二) 一四時〇一分 (UTC)
好的。--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五日 (二) 一四時〇八分 (UTC)

引據[]

引據只有一條者,不需要加點標注--爱新觉罗正鹏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二九日 (三) 〇四時四〇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