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討論:鳥甲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吾人喜見鳥甲君光臨維基大典

謝君所獻,望君樂此地。歡迎

政策
GNU
版權解惑
凡君所著者,皆須得授權或出於己、且皆釋以GFDL條款也
手冊
問號
有惑乎?可至會館或吾書房議之。討論務須署以--~~~~,或可按Signature icon.png
  • Welcome to Classical Chinese Wikipedia. If it pleases you, leave a message here. Thank you for visiting us!

望君能享屬文之樂。逆君於此者:--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四三分 (UTC)

史部類別命名[]

君安好,大典人稀,誠不可以常規論之,余之所為,已與阮薰華君議,蓋史部之文,殆盡出其我之手耳。--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四三分 (UTC)

君安好,大典非君二人之大典。我正將所有以“書”為“史”之類別盡數提刪,君可見,若在各提刪頁之討論頁討論刪除,則何等不便。--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五四分 (UTC)

鳥甲兄您好,我想必須以白話向您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請您暫停現在的行為,容我說明。大典初分八類,但一直無內容,而分類系統極混亂。另外,大典在本質上只有三數人參與,與其他維基極不同。就此數點,請您諒解。故此在上兩個星期,我與另一主要貢獻者阮薰華君商議改革,並請他議定史部分類,現在在下所有修改,皆按其議而行。這裡並不像他處,請明白,若有所得罪,還望見諒。--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五五分 (UTC)

孔明兄您好,您二位在哪裏討論的,請給個連接。您改革的内容是什麽?如何區分史和書?如果您二位的“共識”是史、書間雜,那我反對,我建議以“史”統一“史部”類別名稱,您沒有理由回退我的提交刪除。--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〇〇分 (UTC)

大典固非我二之所有,然事多出於吾人之手,望君明之。若凡事議於會館,則無事可成。--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五七分 (UTC)

凡事議於會館,則無事可成?然此事已引起爭議,請閣下高擡貴手。--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〇三分 (UTC)

書史之別,User:Ericyuen/史部已明示之,君可詳閱。--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四時五九分 (UTC)

所明示並未給出理据,難以服人。--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〇三分 (UTC)

首先,我必須說明一點,就是對於史部相關事宜,應該交由相關編輯者決定,閣下請明白。另外,閣下的提刪,並不合宜,我已指出,根本上,只有我、阮薰華君,及曹孟德君在寫史部之文,閣下並無作參與,現在這樣貿然提刪,並不適合。--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〇五分 (UTC)

您若反對重新命名,請給出您的理由,請不要以老人的姿態,禁止任何新人參與。閣下的態度,令人遺憾。--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〇九分 (UTC)

閣下請冷靜,首先,一如白話維基有Skype,我們亦以電郵或即時通訊軟件溝通,所以無從給予連結,請見諒。其次,閣下初來敝境,還未了解大典之際,即提出諸般要求,未免不合宜,可否容我輩在日後慢慢解釋?現在的改革,早在閣下加入之前已開始,實在無法三言兩語說明,再請見諒。最後,請相信我們,我們都是為了大典好,所以請信任我們的所為,暫停行動,容我與阮薰華君在日後解釋,先將改革完成,謝謝。--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一〇分 (UTC)

對維基人不在維基公共空間討論,而通過其他途徑私下作出決定的做法,我向來反感。我再明確說一遍,我建議以“史”統一“史部”各類名稱,也是深思熟慮的結果。您三人的看法,我甚爲不解。煩請您在執行您三位的改革之前,先把理由寫道維基大典:會館裏,不會耽誤您太多的時間,在您開動您的列車之前,請當心輪下的活人。--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一六分 (UTC)

鳥甲兄,改革的因由及過程在整理,請稍安。另外,現在所改革的只是分類,本質上並不對任何文章內容有影響,無傷害之可能。希望您能以信任,衷誠,合作的態度加入我們。並且先了解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做事方法,我們的結構,再作出建議,這樣相信能使我們的合作更好,衷心感謝。--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二〇分 (UTC)

你們的文化、做事方法、結構,和一般的維基百科差異很大嗎?除了你們人數少之外?我對維基很了解,不知這裡是否迥異。--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二九分 (UTC)

還有,史屬第二層分類,書為第三層,您詳看User:Ericyuen/史部可以明白。而且分類改革將成,這時要回復並不可能,請見諒。--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二三分 (UTC)

世界史>亞洲史>東亞史>中國史>唐書。請問,第三層在那裏?爲什麽第三層偏偏要以“書”命名?徒增困擾而已,此种改革,請儘早停止。--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二九分 (UTC)

鳥甲兄,我再說一次,請先了解我們,了解古文,再作建議,好不好?我已用了一小時來回應您,也浪費您一小時,實在深感愧疚。只可以說,就算有甚麼不妥,現在只有您一人提出史字之議,在共識上亦不可能成立您的建議,所以我們不會改變。但是就您提出的,我們沒有在會館說明,實在難辭其咎,定當補回,所能說的就這麼多。另外,再次希望您能以信任,衷誠,合作的態度加入我們。並且先了解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做事方法,我們的結構,再作出建議,這樣相信能使我們的合作更好,衷心感謝。--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三四分 (UTC)

您第二次提到了你們的“文化、做事方法、結構”,我第二次問您,這個文化、做事方法、結構和其他維基百科究竟有何差異?若無差異,則我已經了解,維基最大的一個文化,那就是尋求共識。若有差異,請問是何差異?做決定不公開、對新人不做解釋,這就是你們的文化?你們把某一層次的歷史寫成“書”,是徒增困擾,請問有了“Category:唐書”,是否就不再需要Category:唐?“廣東史”、“廣州史”是否應寫成“廣東書”、“廣州書”?這種區別有意義嗎?我理解您三位的做法是善意的,但也請您把我看作善意的。我不是故意找茬,我願意在這兒浪費時間嗎?--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四二分 (UTC)

我們的史部分類命名做法,基本上是按史記來做,為了統一,所以全用書。至於地方誌,不應與朝代並論。最後,閣下應明白,分類一經改動,要作任何改變,都是極大工程的。我用了兩個多星期來改革分類,實在無可能因為閣下之意見,在最後時刻修改。當然,這次事件的教訓我會吸收,以後都會在會館宣布,再行改動。希望閣下不要再在這議題上追問,因為我們皆只想專注用文言寫文章,而並不是像白話維基般,天天爭論,日日議事。--孔明居士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四七分 (UTC)

閣下看過《史記》,應知史記並不以“書”稱謂各朝代史,漢書倒是第一個以“書”稱呼朝代史的,但這一做法在即徹底抛棄。這種改革實在是不必要的復古,而且不恰當的把這種“書”的格式用到了其他國家。若您專著寫文言文章,何必還和其他兩位(私下)議事改革問題,花時間關注分類的事?您採取的做法,只適合自己寫論文,何必來共筆寫作。--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五時五九分 (UTC)

User:Ericyuen/史部所作規劃,看似嚴整,但多有不妥,其有南北朝書,下又有南朝書、北朝書,再下劉宋又為本紀,爲何無劉宋書?何必自縛手腳若此?以朝代名為分類,本不必再做同名朝代史之類別,以書、史分立,不可理解。若君擔心修改太麻煩,我願意協助,把所有類別重建,君只需負責刪除不當類別即可。--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六時一〇分 (UTC)

史部類別分層原則[]

有朋自遠方來當然不亦樂乎。

不過剛想跟你打招呼卻發現兄台為分層名稱煩惱~

喜見有文言維基第四人之餘~也發現兄台未明分級深意~特此解釋一下~

如你所見,史部之下至國別,都用「史」為名。

名為史的為大類,包括國別以上的大分區(東亞、歐洲)及國家,在作為書架的。

部分在歷史上關係至大,至近代才分立的國家,在史下還有一層史。這是為了方便描述該國古史。

例子有德意志史。

德意志史包含了現代德國、奧地利、盧森堡、列支敦士登四國歷史。

此四國在拿破崙廢HRE之前,在名義上都是同屬一國的,而其後合組德意志邦聯,互相關係仍極密切,有必要同時申述。因此,在分類時會是德意志史,下分神聖羅馬史、德國史、奧地利史、盧森堡史、列支敦士登史。由此再次向下分割時段為「書」。

分各書的目的是分別時代,用以表達各國在各年代的歷史。也就是說,是斷代的。你有提到為什麼在這層要用書不用史,理由很簡單,因為到此層已不是單純的「書架」,而是實實在在,肩負分割歷史時段的任務。

在命名上,你題出過為什麼不跟隨五代史以後稱史,是因為要避免與上一層的書架混淆。在書以外,其實還有一些選擇,譬如通鑑的「志」,或用「誌」。但由於多種考慮下,志用為其他分類的名稱,思前想後,還是用書為上。

至於為什麼不用志,是因為志會分配到一些專門史上,譬如說藝文志、航海志、屬地志。另外志亦會用作描述一些歷史的特殊時期,譬如說近代伊比利亞半島上的兩個法西斯政權,會用志間在書之間,作為特殊時期的分類。

又於你說到我們二人私下決斷。由於文言維基在決定改革的時候,已出現數周只一人活動的情況,孔明居士在一人無法決事之下就找上我(考期在即,維基假期中),在MSN上商討分類重整的事務。假如當時你也在活動的話,我們是非常樂意在維基版面上討論的。說到底是因為孔明居士希望不要佔用我太多複習時間,所以才選擇在維基會館之外的MSN。

如對閣下造成不便,我在此致歉。

--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六時五四分 (UTC)

多謝阮兄回復,兄云“……到此層已不是單純的「書架」,而是實實在在,肩負分割歷史時段的任務”,小弟不解,何謂單純書架?何謂實實在在的歷史時段?古希臘似是實實在在的歷史時段,爲何不言書而言史?雅典乃是城市,至今仍存,爲何不言史而言書?兄台分類,過於複雜,也很難自圓其説。小弟實難看出Category:宋史有何不妥,必要採Category:宋書?--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七時〇六分 (UTC)

古希臘和希臘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敬請自行研習,在此不深究。古希臘城邦雅典與希臘共和國都雅典乃名同實異之例,欲知其詳亦請自行深究。

在此我必須指明,文言維基的分類方法,條目主題皆與別種維基完全不一樣。在白話可以將古代雅典城和今日雅典市混為一談,在此,為免誤人子弟,是絕對不能混雜的。

我亦難看出為什麼不能用Category:宋書而必要採用Category:宋史。用宋史的話,立時與其他部分混亂。在中國史方面未必能看出,但在歐洲方面,當出現哈布斯堡史,那是指HRE的哈布斯堡王朝時代,還是指哈布斯堡家族的歷史?這閣下翻閱有關典籍,再舉何以我不能自圓其說。

在此我再次聲明,古希臘並非實實在在的歷史時段。

--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七時二一分 (UTC)

小弟自然知道希臘非古希臘,兄台斷言古希臘並非實實在在的歷史階段,小弟斷難認同,en:Ancient Greece開宗明義,即云古希臘乃"the periods of Greek history in Classical Antiquity",此非階段乎?古城雅典自然並非當今雅典,但古城雅典當屬今城雅典之歷史,也儅無疑問,請君觀看en:Category:Athens自當一目了然。君擧哈佈斯堡,小弟實難看出,若以“哈佈斯堡書”名之,豈不仍有哈佈斯堡王朝之書與哈佈斯堡家族之書之混同?兄台所規劃之方案,其實增添了更多煩惱,不如以“史”貫之。--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七時三三分 (UTC)

請注意英文維基在此句後之下一句。

凡史必有階段,是實在否則未然。古希臘者,至今無人曉其始,僅得其終,是實乎?哈布斯堡氏言哈布斯堡族史,哈布斯堡書言某國哈布斯堡一代之事,此不足辨乎?

今汝執意用史字,目錄之學竟乎?知史書之別乎?予雖不敏,已略涉足。亦查各種典志,察史書志表世家列傳之用。若予未得其奧,則請明君別擬一法,切磋磨合。予所見者,井中天而已,請勿師法。

--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七時五一分 (UTC)

小弟不才,目錄之學不竟,只知井中天耳,兄台自已胸中熟讀詩書萬卷,小弟望塵莫及。只是小弟愚鈍,不知先三代之所起,亦不知其所終,然竟也有Category:先三代書,莫非先三代比古希臘更為“實實在在的歷史時段”乎??哈佈斯堡王朝史和哈佈斯堡氏竟也有混同?阮大人實在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佩服佩服!--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一八時〇九分 (UTC)

三代之先,固未知何所起,而先三代者,皆有跡可尋。既名「先」,必在其以先之事,有考則錄,無考則棄。

古希臘者,固非專指一年代,乃指其化所及者,故可並稱於「史」,而非「書」也。

予非自大之言,而實兄未考世情,妄言共筆之例,例可竟用不廢耶?須知史公體例,亦製出格,以就異類。爾所議者,無外乎一字之易、三人之議會。史書之辨,二者皆堪用,而不宜混同。今以史指大類,書指年代之分,庸之未亂,何以添事?而三人成議會者,隳之可也。

爾詞鋒堪戮人首,而僅止強斷。執法振詞誠可,在修編共筆,善辯不如智服人。宜乎若言共識,今大典有三人,二人以書一人以史,爾既知議會精神,不得怪予等多數暴力。

就此打住,欲以一字之異廢公典者,非我輩之可容也。

--阮薰華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八日 (日) 二三時二七分 (UTC)

小弟開始對兄台好言善語,誠心以提升大典為己任,決無“以一字之異廢公典”之論,未料卻遭兄斥之为“井中天”云云,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兄竟反指小弟言語犀利,情何以堪?兄對古希臘先三代之辨,斷難服眾,古希臘者,豈非亦有跡可尋?何不亦可“有考則錄,無考則棄”?古希臘其化所及,敢稱古希臘乎?則與先三代其化所及何異?爾言必稱史公,未知史公並無以“書”指年代之分乎?中華正史從未有兄所稱之史、書之辨,無非先多言書,自宋以降多言史耳,書、史本互通,斷無君所言之異也。大典生造此史、書之別,實乃作繭自縛、徒增煩惱。小弟一片赤誠之心,本想友善討論,卻遭孔明與兄台合力惡語相向,既然兄明言訴諸多數暴力,小人只能安然受戮。最後以西人泰戈爾詩句相送:“謝謝神,我不是一個權力的輪子,而是被壓在這輪子下的活人之一!”--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九日 (一) 〇一時一七分 (UTC)

问安[]

鸟甲兄,多日不见,原来兄台在此处逍遥快活。中文维基兄弟姊妹念兄甚,不如返家去。--木木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九日 (一) 一三時三三分 (UTC)

木木兄安好,祝您快樂,至於中文維基,或許明年我會復活。--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一九日 (一) 二〇時五五分 (UTC)

爾知吾乎[]

爾知吾乎? 吾亦於此修維基大典,並習文言語法。吾之文言語法仍欠佳,亦有文白交雜處,冀日後吾可再增進、加強之。吾亦冀爾可再返白話維基大典,是為吾之所望。

吾原不喜此之規,因文言不可有阿拉伯數字,亦不可有簡化字。吾初時,文白交雜處甚蕃,致被刪二條目。今吾已加強其文言語法,是望日後可再增文言條目也。

吾亦與卓弟以電子郵件通信,練文言語法,彼之語法甚佳,吾過之不及也。故爾亦可習文言語法,並增文言條目,使維基大典所錄之條目更蕃,謝。--約翰‧夏卜少尉 二〇〇七年一一月二二日 (四) 一二時三〇分 (UTC)

久仰少尉大名,小弟鳥甲問少尉兄安否。回復遲延,望少尉兄海涵。恭祝編安。--鳥甲 二〇〇七年一二月一日 (六) 一六時三七分 (UTC)

[]

余已更名,亦已不用少尉一辭也,故請爾勿再稱余耳,謝。

無關回遲,有回,余可安。然,《維基大典》亦需諸君多方支持。余仍習語法,願來日可精文言也。--竹筍弟弟 二〇〇七年一二月一九日 (三) 〇六時五一分 (UTC)

re: how to welcome a newcomer[]

You can say I'm rude if you are not rude. Please be civil. It's rude that you've said "the new one is ridiculous". Sorry, It's my fault. --阮薰華 二〇〇八年四月八日 (二) 一五時〇六分 (UTC)

OK, it's not civil for me to say the new version of Template:Welcome is "ridiculous" in the edit summary of User talk:雨轩主人. I apologize. Please let's both civil. Don't replace other users' massage with yours and even change other one's signature to yours in the future. Thank you. --鳥甲 二〇〇八年四月八日 (二) 一五時一九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