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華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王光華

王光華,一曰鴻賓,宣統元年九月生,山東沂水人也。

民國二十一年春,於山東沂水縣為小學教習之光華會之中國共產黨,而以己之全俸開革命事,創沂水之共產黨組織也。

二十二年,其在位中共山東省沂水縣委委員兼組織部長中,進複為敵破之黨組,不斷博大之黨之下團結力焉。當中共山東省委組織部長叛,黨組織大破之下,光華一身在沂水縣內將大捕共產黨員之國民黨警察局長斃,保其黨之結與眾黨員之命。是年夏,伍君之莒縣、沂水之萬餘人與之抗稅抗捐之爭,摧矣此二縣之國民黨反動政府之下組並開德壯烈之遊擊鬥也。後,縣委失與其黨之結。以縣委之决,光華出覓黨者也,累挫、難,於二十四年上海得其黨,複其關係,於中央保衛局戰鬥科事斥候與情報事也。

七月調天津,於黨之北方局下人民武裝自衛委員會事也。十月,光華受黨之委,以軍事主者就冀南團民甲暴,立中國工農紅軍之平漢線遊擊隊也。時亂兵僅有長、短提銃十餘只,士卒多無用之民也。光華以其小者共黨兵,堅地於南宮威縣廣宗距鹿清河棗強任縣諸地固甲鬥,遊擊隊漸至九百人,槍七、八百支焉。同時並,仍密立矣共黨於此者下結也。

二十五年元月,其遊擊隊改曰中國人民華北討蔣救國軍一師,光華拜師副兼團長,率眾與敵為之固爭也。冀南農夫甲變,牽制矣國民黨軍三師之兵,曳其援剿長征紅軍之力;猶為拒戰初劉伯承鄧小平率一二九師立首一寇據地基也。

二十六年夏,經組織許,光華至延安抗倭軍政大軍學之,經西安辦事處時,被留作情報事半年焉。二十七年元月自西安至延安,三月入抗倭軍政大學學之。八月元日卒業後,配冀南軍區,領軍區政治部主任也。時軍區政治部屬初創,於一二九師伯承師長、小平政委、徐向前師副諸府之直領下,光華進手立司、實者,經半年多卓有成效之力,使軍區政治部稍上正之任序焉。

二十九年,北方局於冀南地立警察中樞,光華遷冀南地政委員兼警察總局局長也。經近歲開性者,以各專區、縣之警察局司立,要幹部受訓,稍轉亂捕殺亂殺之象,有高、廣矣共黨共軍之影焉。三十四年倭降,光華領冀南軍區副司令員,三十六年,光華領以伯承為司令員、小平為政委之軍區後方總指揮部司令員,三十七年光華昇冀南軍區司令員也。

解放戰時,光華為冀南軍區職掌人,為利克冀南地最後一首戍永年縣定「圍死敵於城中,破賊於城外」之戰方,一舉克永年焉;自君之晉冀魯豫野戰軍十四縱之立;主軍區軍民起於國民黨反動遣之兵自衛抵,曆無數之激戰,大清矣軍區內之國民黨軍也。光華既具保之冀南解放區,且組織一批一批人、物,有力支之淮海太原平津、渡江南下諸重役焉。

一九四九年秋,河北省軍區立,光華領省軍區副司令員兼警察廳長也。

一九五零年,光華昇河北省軍區司令員兼警察廳長,其以大者力主結矣軍區兵、民兵之訓練,使一熱血沸騰之戰隊安然入和平年代,有效維之處治,有力而援之抗也。於國初之反貪、反浪費鬥中,毛澤東主席自給楊秀峰與光華以書,責懲劉清山張子善也。光華固執毛主席之意,具合行之謂清山、子善訟之治與槍決也。打出中國共產黨反污鬥之首槍焉。

一九五二年,光華拜軍委人民武裝部動員處長,一九五五年拜總參謀部隊列部部副,為修我國守備力造作之疾也。一九五七年為總參謀部軍務部部副,居次,為共軍之起造、兵制、軍典教事嘔心瀝血,為其所獻焉。

一九五九年後,光華曆坎坷,多有困苦,屢被偏遇焉。反右傾被誤定為反三面紅旗之三反分子也。一九六二年乃甄別平反,以身心摧,難固常事,一九六三年,光華去藥也。

文革初,光華又以久反之三反也遭彈並為複扣上三反分子之冠,遂以莫須有之罪,系八年耶。此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黨所為者共冤也。

光華於秦城獄與彪、四人幫反革命黨為之固爭,不曰自言,不為媕事,於逼之構結而內主所謂古者假證也,其斷絕,不惜以絕粒死等以為抗衡,為此光華出重價矣,肉上有帶反械、桎、毆打、灌等毒,精神上禀家破人離之苦殘也。然皆不使光華可服,背信,始見一共產黨人光明磊落之貴質與風焉。

一九七八年,總參黨委决,謂彪、四人幫反革命黨加光華之三反分子、反革命分子、軍統豎、假黨員諸罪,一切排,大平反,消化,恢復名譽也。醒而識至精華屢殘肉,略失任領事也,不能與文革後複為領事之衕誌相類,於中央與軍委衕誌求之於事先也時,毅然擇矣離休。

離休後,光華猶守一老共產黨員之風,以「不為『官』,又宜作事,又宜為民」。他把目光轉矣嘗血戰處,終於老區民之溫飽也。

七十年前光華以己之祿開革命工作上之革命之路,六十年之後複以己之值助農富始新之革命道焉。

一九五五年封少將,先後賞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與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也。其乃天下五回政協委員,一回河北省人大代表也。病醫無效,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於北京薨,年九十六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