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詡各本之異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移除 六四八 位元組 、 一四 年前
無編輯摘要
無編輯摘要
曹孟德
無編輯摘要
張濟侄[[張繡|繡]]在[[南陽]],詡陰結繡,繡遣人迎詡,詡遂往。詡說繡與[[劉表]]連和。[[曹操]]比征之,一朝引軍退,繡自追之。詡謂繡曰:「不可追也,追必敗。」繡不從,進兵交戰,大敗而還。詡謂繡曰:「促更追之,更戰必勝。」繡謝曰:「不用公言,以至於此。今已敗,奈何復追?」詡曰:「兵勢有變,亟往必利。」綉信之,遂收散卒赴追,大戰,果以勝還。繡乃服。
 
是後,操拒[[袁紹]]於[[官渡]],紹遣人招繡,並與書結援。繡欲許之,詡顯於繡坐上謂紹使曰:「歸謝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國士乎?」繡驚懼曰:「何至於此!」竊謂詡曰:「若此,當何歸?」詡曰:「不如從曹公。」繡曰:「袁強曹弱又與曹為仇,從之如何?」詡曰:「此乃所以宜從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強盛,我以少眾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眾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于四海,其宜從三也。願將軍無疑!」從之,率眾歸操。操見之,喜,執詡手曰:「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表詡為[[執金吾]],封'''[[都亭侯]]'''。冀州未平留參[[冀州司空]]軍事。曹軍糧方盡,問詡計焉出,詡曰:「公明勝紹,勇勝紹,用人勝紹,決機勝紹,有此四勝而半年不定者,但顧萬全故也。必決其機,須臾可定也。」操曰:「善。」乃並兵出,圍擊紹三十余裏營,破之。紹軍大潰,[[州牧|牧河北]]操領冀州未平留參徙詡為[[司空太中大夫]]軍事
 
袁紹圍操于官渡,曹軍糧方盡,問詡計焉出,詡曰:「公明勝紹,勇勝紹,用人勝紹,決機勝紹,有此四勝而半年不定者,但顧萬全故也。必決其機,須臾可定也。」操曰:「善。」乃並兵出,圍擊紹三十余裏營,破之。紹軍大潰,[[河北]]平。操領冀州牧,徙詡為[[太中大夫]]。
 
[[建安十三年]],操破荊州,欲順江東下。詡諫曰:「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漢南,威名遠著,軍勢既大;若乘舊楚之饒,以饗吏士,撫安百姓,使安士樂業,則可不勞眾而江東稽服矣。」操不從,[[赤壁之戰|軍遂無利]]。
三三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