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各本之異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無編輯摘要
夏侯韜
是牆也,世皆以為「[[冷戰]]」之徴,多有諫之者,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嘗曰:「吾等倡自由,多阻滯;行民主;未盡善;然樹牆以囚黔首,使莫見背,未之有也。」[[列根]]亦嘗於冷戰末詣德國,至牆下宣曰︰「[[戈爾巴喬夫]],如欲繁榮昌盛、自由和平,無他,造訪斯地,隳牆可也。」
 
[[一九八九年]],東歐諸國棄[[專政]]而行[[民主]],東民遂有假途他國而西歸者。十月,民變起東德諸郡,聲勢日甚。[[統一社會黨]]魁[[昂納克]]見事不可為,乃請辭。繼者[[克倫茨]]遂革舊制。十一月九日,東府籌解民禁,寬民西行之法,約於十日新之,其令誤傳,以當即可行。是夜,民悉而群集牆下,聲言西行,戍卒未有令,無以應。或欲簽記於[[護照]]而釋之者,其文曰「永黜毋歸」,實冀見褫[[國籍]]以緩西行之勢也。然眾情益憤,西行不顧者浪涌。西市之民則置酒饌以候,其勢不可控,禁令遂止,時謂「柏林塌」
 
翌年,東府入西,[[兩德統一|兩德遂一]]。乃於殘牆處立[[博物館]],以鑒後世。
三一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