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年生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文年生

文年生光緒三十三年正月十六生,一曰三十二年生,湖南岳陽人也。貧農之家出,父養然,母文瞿氏,皆老實巴交之農人也。其有三子,年生居長,次和平,次慶祥也。按譜載,年生則屬十二代也。

年生方八歲,乃始為父耕、樵采、拾糞,為地主家牧牛也。十歲,父母送之入屋場之文氏祠之塾讀夜學,僅讀一本《百家姓》也。兩月之後,貧而輟學。少者之猶常立於塾之牖下,聽內之諷誦書聲。退之又向父母鬧之要讀書,母乃言:「家貧無錢讀不起書,亦無分爾,與汝學一門藝於身善,卿欲賣亦賣不之,工於身不患貧也。」

尋,母送去家五裏之姑父學裁縫也。其姑父瞿海平既其姑父,又為其舅。然而,此駝之姑父兼舅性凶,姑待之亦甚薄,常以尺擊之。工歸還得為姑看兒,兒啼也,亦欲挨揍,受氣述,食飽不。

民國八年初之一夕,天寒烈,小年生舉一盞油燈上茅,誤將燈入糞坑中。明日姑逼之袒膊,下至一人多深之糞坑中以燈撈上來。性強項之小年生心受其辱,傷心不已,怒走歸去,向母鬧之要讀書。母無奈,即欲將其繼二舅為子,年死生不去也。母又逼其還姑夫家學裁縫,結果,明日清晨,年十二之年生便負氣去也。

時,自文家屋場至岳陽縣有六十餘裏,盡荒山野嶺,幼年之年生,乃單身竄至縣。其後,又落到岳陽城八十裏之長江對岸之湖北監利尺八口,進一間木匠鋪做學徒。因年幼弱,以不能動斧,乃能幹之零活雜作。後二年,木匠鋪倒閉關,年十四又獨一人流寓洞庭湖區之華容南縣諸地幫他挑土築堤及工、農也。食則宿肴,受其欺與剝削也。

十五年冬入國軍三十六軍教導團做士卒,後班代、排長,會北伐也。

十九年八月投紅軍,是年入中國共產黨也。十年內爭,任紅三軍團紅八軍三師八團之班代、排長、連長也。二十年入紅三軍團教導隊學之。

二十一年元月拜紅三軍團三師十團團副,四月至八月昇十一團之團長,年二十五也。是年十一月至二十二年三月拜紅三軍團經理處之政委也。

二十一年十二月兼瑞金紅軍給養學校之政委也。

二十二年三月入瑞金中央軍政學校學之。八月卒業後拜軍委教一團之團長。是年拜紅三軍團五軍三師十團之團長。是年至二十三年拜紅一方面軍教一團之團長、一方面軍給養學校之政委也。

九月至十月任紅一方面軍教二團之團長。會中央區一至五回反剿鬥也。十月與中央紅軍之長征。十一月至十二月兵縮編拜紅三軍團五師十四團之團長也。

二十四年元月在貴州青岩縣之一戰,率十一團衛軍團大軍移,與敵三旅戰一日一夜,腰傷,入總衛生部幹休連三班軍幹部傷班休養也。

二月拜紅三軍團十團之團長,率眾與戰四渡赤水也。

四月昇紅三軍團司令部之斥候科長。七月拜紅三軍團教導營之營長也。九月改紅軍支隊十二大隊之大隊長諸職。十月至陝北,改紅一軍團四師十二團之團長也。

二十五年五月至十二月拜紅十五軍團八十一師之師長,年二十九、師黨委委員。率所部赴東征、西征役也。

二十六年元月入紅軍大學二期學之。五月留校為抗大十三隊之隊長也。

天下抗兵起,十月至二十八年九月為陝甘綏德警備區司令部之副司令員,八路軍一二零師三五九旅七一八團之團長兼政委也。

是年為八路軍後留處,此處二十六年十一月嘗改為陝甘寧守兵團,警八團之團長兼政委也。是年十二月至三十一年六月為警一旅之旅長也。

三十年三月至三十一年十二月為陝甘寧邊關中分區警衛司令部之司令員也。

三十年四月至三十二年元月任陝西省委委員也。

三十年八月至三十一年拜八路軍留守兵團關中軍區警備司令部之司令員也。

六月至三十四年五月為陝甘寧左右軍警一旅之旅長也。

三十一年十二月至三十四年四月領陝甘寧晉綏左右軍關中警備區司令部之司令員也。

三十一年十二月為中共關中地委委員、常委,常委至三十四年八月也。率所部赴保陝甘寧邊、大生產運動。乃三十二年元月於西北局幹部會受褒賞者二十二人領導幹部一,毛澤東手為其題:「生產教,二者兼」。十二月為關中分區友軍事中樞領導小組之成員也。

三十四年四月至六月以陝甘寧邊代表,會中共七大也。

五月至八月拜八路軍獨三遊擊支隊之司令員也。六月率部自延安南下,七月拜八路軍南下二支隊之司令員,南下二支隊者,即八路軍遊擊三支隊也。途中奉命轉冀東。同年十一月至三十五年五月改縱隊之副司令員也。

六月至十一月領熱遼軍區之副司令員也。

三十六年三月至十二月為中共晋野戰軍三縱隊之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縱隊黨委常委。是年十二月至三十八年二月拜晋察冀野戰軍六縱隊之司令員、縱隊黨委副書記也。

是月至五月為義軍二十兵團六十八軍之軍長、黨委副書記,六十八軍者,即原華北軍區三兵團六縱隊,政委向仲華也。

六月至九月為義軍二十兵團之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然未至也。經其身求,中央軍委許其遷義軍四野十二兵團之副司令員兼領湖南軍區之副司令員諸職。率眾赴克華北之數重役戰也。

九月至一九五三年四月領革命軍湖南軍區之副司令員,四月十四日至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九日昇司令員也。

一九五一年六月至一九五三年元月為中南軍政委員。

一九五二年四月至一九五三年四月領義軍中南軍區之參謀副長,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九日至一九五五年三月領義軍中南軍區之參謀副長,居次。中南軍區副司令員領首席兼參謀長乃黃永勝也。

一九五二年九月至一九五六年七月為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也。

一九五四年八月至一九五五年四月為中南軍區黨委常委也。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至一九五五年二月為中南軍區直屬隊黨委常委,是月至四月為副書記,領首席也。

三月七日至一九六八年六月領革命軍廣州軍區之副司令員兼糧秣部長,義軍廣州軍區常務副司令員,一九五五年六月始為軍區黨委常委,分司糧秣事也。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至一九六八年六月為廣州軍區黨委副書記也。

文革中受酷害,一九六六年三月,永勝遷總參謀長後,未經中央、中央軍委許,示諭廣州軍區之政委劉興元謂年生偽為專案錄。自四月四日起,當年生奸囚、錄、酷鬥,至六月六日之五十一日,連鬥年生達三十一次之多,使年生於精神上與身上受了甚摧殘,健情較惡,而不得治。然,為天祥後之年生將軍,大義凜然,與永勝一黨為之固之鬥。其不屈撓,寧為玉碎,不能瓦全焉。

一九六七年五月,永勝操軍區黨委會,免其軍區黨委副書記也。

一九六八年六月七日冤薨,年六十一矣。

文革畢之一九七八年二月元日,中共廣州軍區委員會正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與總政治部移矣《夫為文年生同志盡平複名之報》也。報中曰:「吾等以為,文年生衕誌為林彪反黨黨關鍵致死者黃永勝,所列罪皆無,為冤,定為文年生衕誌窮平,複名,追以為烈士……文年生衕誌乃中國共產黨之良黨員,吾黨吾軍之良幹部……文年生衕誌生為革命之生者,其卒為吾黨之我軍之一失也。」

八月二十三日,總政治部報之言。「廣州軍區黨委:經中央、中央軍委許,許汝一九七八年二月一日《關為文年生志窮平,複名者》。追文年生衕誌為烈士。省軍區黨委一九七三年九月一日《關志文年生者報》、總政謂此告之語。」同年九月,廣州軍區正為年生將軍為追悼大會,將軍冤至終得雪也。

一九五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封中將。賞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