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章 (城陽王)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章初宗室,高祖之孫,悼惠王之次子。

[]

年少英武[]

高祖七年生,初封朱虛侯。章年二十,有大力,以劉氏不得職,甚不平。

高后六年,嘗入待高后燕飲,高后令其為酒吏。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高后曰:「可。」眾人酒酣,章進獻飲歌舞。已而曰:「請為太后言耕田歌。」高后兒子畜之,笑曰:「顧而父知田耳。若生而為王子,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試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種,立苗欲疏,非其種者,鉏而去之。」高后默然。

既而,諸呂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法斬之。」太后左右皆大驚。業已許其軍法,無以罪也。因罷。自是之後,諸呂憚朱虛侯,雖大臣皆依朱虛侯,劉氏為益强。

剷除諸呂[]

八年,高后崩。呂祿上將軍呂產相國,皆在長安,聚兵以威大臣,謀叛。章以呂祿女為其妻,呂氏之謀知之矣,乃遣人密告其兄齊王,欲令發兵西,章、東牟興居為內應。

襄遣使至齊東之琅邪國,曰呂氏變,請琅邪王赴齊都臨淄商之。琅邪王赴臨淄而為襄所禁。襄遂發兵,舉「率兵誅不當為王者」之旗而西。呂產以大將軍灌嬰將兵擊之。嬰本漢元勳,嘗忠於劉氏,引兵至萊陽,安營,倒戈而使與襄連,按兵不動,唯呂黨反,以率兵討之。

章與太尉周勃右丞相陳平密通。產知齊王與嬰合,亟入宮而挾太子。

長安中,太尉勃、丞相平等竊謀右,使上將軍祿去兵。侯、陳平以典掌符節之襄平紀通而獲符,詐稱上敕太尉領北軍。勃入軍中,令「奉呂氏之袒右肩,奉劉氏之袒左肩!」眾皆袒左肩,呼聲震天。勃乃制北軍。既而,陳平又使勃助章制南軍,而守軍門也。

又令平陽曹窋馳告禁軍衛尉,毋使相國產入殿門。勃命章率兵千人以入宮護上,而捕殺統南軍之產。後又殺祿,並分遣人往捕諸呂,諸呂無少長悉族誅。至是,呂黨伏誅,王權複還劉氏也。

受封為王[]

諸呂之亂即平,絳侯、平等諸臣謀立。澤假意於襄,行幸長安,說眾臣立襄為天子。然其至長安而曰:「襄之舅駟鈞,非善類,若立襄,是如「呂氏當國」也。」諸臣甚畏外戚,經論,群臣鹹以代王宜即位。今少帝及諸王皆非惠帝之親,而王為高祖之子,且為人寬仁,其母薄氏亦善,當可尊立也。又,王最年長,上下無可非議。於是,絳侯、陳平等親迎代王入京而立。閏九月,王自代至長安,得群臣奉詔即帝位,是為孝文帝。

章以先斬丞相產之功,為漢文帝封二千戶祿。孝文二年,又從朱虛侯進城陽王,立城陽國。初以平諸呂功,一度為漢文帝許封王,然帝聞其意在立兄齊王,不快,但封城陽王。

城陽王章立二年,孝文三年薨,諡曰

宗室[]

父母[]

  • 父:齊悼惠王劉肥
  • 母:駟氏

兄弟[]

[]

呂氏

[]

城陽共王劉喜

裔孫[]

漢建世帝:為新朝赤眉擁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