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漢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漢者,四川廣漢人,西曆一九六五年生。父為庠師,家乃常民,膝下兒女有五,漢為長子。

漢弱冠時,改開施計七歲,黑黃狸論盛行,逢價格雙軌,官倒風襲,漢為油庫吏,順勢敢為,販鋼、木、油,頗聚小財。後赴川大進修,精企業管理。一九九〇年,下海潮起,漢攜弟維,商海泛舟。兄為舵手,弟站船頭,網羅「超哥」,求財老虎機。廣漢有檢察官,名曰劉忠偉者,甚愛翻牌機,遂與維相識,竟相談甚歡,漢甚喜,宴請之。忠偉乃穿針引線,刑警劉、呂二人,亦同流合污。三人與漢維,以兄弟相稱,通告音信,資給槍械子彈,淪為黑傘,至案發已近二十載也。漢二十八,撕毀法院封條,持槍妨害公務,雖無法無天,卻無恙無損,廣漢無人不識漢。同年識孫某,違規貸巨款,投鋼材期貨,數年投機,斬獲頗豐,商機慧眼,初露鋒芒。

改開一十九,漢聚財億計,九七年與時俱進,創漢龍集團。募眾多宵小,購槍置刀,精良強悍。遂後霸占沙場、建築、建材市場,黑金進賬如流水。轉年,黑虎入綿陽,地產開發,拆遷民房,補償低,民不知漢,遂力拒之。殺一儆百,村民熊偉,死於亂刀。百姓噤若寒蟬,房產順利推進。兇手唐某,獲漢點贊,樹立標杆,年薪十萬,升副經理,逍遙法外,宵小殺氣飆升。綿陽兇案過五,超哥周政,喋血大街,廣漢賭博,漢龍遮天。

兩條人命。漢臨危不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漢龍解囊五十二萬,綿陽副守,牽線搭橋,政府二十萬,一拍即合,劉漢小學成。以大善結緣權貴,法暫不勝權,政黑兩面光也。日後,汶川大地震,師生無恙,名震華夏,最牛希望小學桂冠,花落劉家,有功與社會也。然媒體焉知,漢之初衷,黑道之精靈也。漢龍擁有政治,獨霸綿陽房產,金橋銀路,漢龍大橋、綿陽機場,皆攬入懷中,黑白財源,滾滾而來,日進斗金。 「大叫花」者,欲火拼漢,十余天後,地頭蛇亡。血腥之氣瀰漫廣漢、綿陽、什邡,聞者色變,皆駭然。一時間,漢之惡名,令川娃止哭,堪比千古之麻鬍子也。天涯有文,揭漢面具,屬下甚急,漢泰然曰:「吾有黑幫魁首之名,利於通財,不必刪帖也!」

國企改制之風遍及華夏,九八年,劉進駐綿陽,國營綿陽市廠,非法低價攬入懷,今朝之豐谷酒業也。借改制之風,發非法不義之財,漢小試牛刀,斬獲頗豐也。周老虎入內閣,政法大佬,威風八面,漢故技重施,藉其虎風,非法低購國礦、國企,實現三級跳,成就黑金帝國。非法之財,滾滾而來,直到案發,漢龍帝國,四百億之巨,川中首富也。

一三年,劉漢就捕於京,賊魁浮現,媒體轟然,輿論嘩然,昭昭罪行,鐵證如山。謀殺、謀殘、罔囚,計百餘宗,殺九人,輕重傷者三十餘人;繳五六式衝鋒槍、美製勃朗寧手槍三十六支,軍用手雷八枚,子彈七千餘發,罪行二十餘一,民情激憤、黎元共誅。是年五月,劉氏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