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孝頃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余能安[一],字孝頃新吳人。太清二年八月,侯景反。太清三年己巳,湘東王繹授孝頃為豫章太守。大寶二年正月,孝頃舉兵新吳,立柵以拒侯景,景遣于慶攻之不克。孝頃柵曰余城,因號新吳洞主。六月孝頃遣兄子僧重將兵救鄱陽,于慶走還豫章,復走江州。 承聖元年王僧辯等會兵平景,景於四月伏誅。

太平元年,南豫州刺史侯瑱鎮於豫章,據中流,兵甚彊盛,雖外示臣節,未有入朝意。孝頃初為豫章太守,及瑱鎮豫章,乃於新吳縣別立城柵,曰五步城,與瑱相拒。瑱留軍人妻子於豫章,令從弟奫知後事,悉紅以攻孝頃.自夏及冬,弗能克,乃長圍守之,盡收其禾稼。後奫與其部下俟方兒不協,方兒率所部攻,瑱既失根本,兵眾皆潰。

二年二月,陳武帝時為丞相,有禪代之意。太保曲江侯蕭勃廣州舉兵踰嶺以伐,武帝遣其將周文育討之。孝頃時為南江刺史,舉兵應勃。以其弟孝勱守郡城,自率軍出豫章據守石頭,勃使其子孜將兵與孝頃合。勃又遣其別將歐陽頠頓軍苦竹灘,傅泰據蹠口城以拒文育軍。文育軍少船,孝頃有舴艋三百艘、艦百餘乘在上牢,文育遣軍主焦僧度、羊柬潛軍襲之,悉取而歸,仍於豫章立柵。時文育軍中食盡,諸將欲退。文育不許,使人間行遺周迪書,約為兄弟。迪得書甚喜,許饋以糧。於是文育分遣老弱乘故船沿流俱下,燒豫章柵,偽退。孝頃望之,大喜,因不設備。文育由間道兼行,據芊韶,芊韶上流則頠、孜,下流則泰、孝頃營,文育據其中間,築城饗士,頠等大駭。頠退入泥溪,文育遣其將周鐵虎等襲頠,擒之,頠乃降。文育盛陳兵甲,與頠乘舟而宴,巡蹠口城下,使其將丁法洪攻泰,擒之。孜、孝頃退走。

四月,勃將譚世遠聞之,斬勃在南康欲降。勃主帥蘭敳襲殺世遠,世遠軍主夏侯明徹殺敳,持勃首降。時孜、孝頃猶據豫章之石頭,作兩城,孝頃與孜各據其一,又多設船艦,夾水而陣。武帝遣侯安都助文育。安都至,乃銜枚夜燒其艦.文育率水軍,安都領步騎,登岸結陣,孝頃俄斷後路,安都乃令軍士多伐松木,嵳柵,列營漸進,頻戰屢克,孜出降,孝頃奔歸新吳,文育等引兵還。武帝以歐陽頠聲著南土,復以頠為衡州刺史,使討嶺南。未至,其子已克始興,頠至嶺南,諸郡皆降,遂克廣州。五月,孝頃請入子為質,事平。

八月,武帝以湘州刺史王琳擁兵不應命,遣周文育、侯安都討之。十月,武帝纂曆。是月,琳敗文育、安都軍於郢州。永定二年正月,江州刺史周迪欲自據南川,乃總召所部八郡守宰結盟,聲言入赴,武帝恐其為變,因厚慰撫之。王琳引兵東下至湓城,余孝頃又舉兵應琳,琳以為南川諸郡可傳檄而定,乃遣其將李孝欽、樊猛等南徵糧餉。五月,猛等與孝頃相合,眾且二萬,來趨工塘,連八城以逼迪。迪懼,請和,並送兵糧。樊猛等欲受盟而還;孝頃不許,樹柵圍之,由是猛等與孝頃不協。七月,武帝以沈恪周敷率兵踰嶺救迪。敷率眾自頓臨川故郡,截斷江口,分兵攻余孝頃別城,樊猛等不救而沒;敷大敗之,屠其八城,迪追擊,盡擒之,送孝頃及孝欽於建康[二]。孝頃子公颺、弟孝勱猶據舊柵。

十月,武帝復遣文育等討公颺、孝勱。公颺領五百人偽降,謀執文育,事覺,文育囚之,送建康。三年五月,王琳遣將曹慶帥兵二千人以救孝勱,慶分遣主帥常紅愛與文育相拒,自帥所領敗周迪軍。文育將熊曇朗殺文育于軍,舉兵反。六月,武帝令侯安都繼文育,攻孝勱及琳將等。安都生擒琳將周炅、周協。孝勱弟孝猷知炅、協敗,乃率部下四千家降於安都。天嘉元年二月,侯瑱敗琳於梁山,琳奔於齊。

三年十二月,陳文帝患留異擁據東陽,以兵襲之。四年春,異軍敗,奔於陳寶應。先前孝頃兵敗擒送建康,乃降為益州刺史。四年十二月,文帝遣孝頃督會稽、東陽、臨海、永嘉諸軍自東道,討寶應。五年十一月,寶應據建安之湖際,水陸為柵以拒。陳都督章昭達引水壞其水柵,孝頃自臨海道襲,適至,因並力乘之,遂定閩中,執寶應、留異。

光大元年二月辛亥,孝頃時為南豫州刺史,以謀反罪誅。二年十一月,陳宣帝以太后令廢帝為臨海王,令曰:「又以余孝頃密邇京師,便相徵召,殃慝之咎,兇徒自擒,宗社之靈,祅氛是滅。」孝頃實死於庭爭也。

[]

  1. 余靖世家譜
  2. 陳書虞寄傳有諫陳寶應書曰:「至於余孝頃、潘純陀、李孝欽、歐陽頠等,悉委以心腹,任以爪牙,胸中豁然,曾無纖芥。」孝頃、孝欽皆降。

[]

  • 李百藥:《北齊書·列傳二十四·王琳傳》
  • 姚思廉:《陳書·本紀一·高祖上》
  • 姚思廉:《陳書·本紀二·高祖下》
  • 姚思廉:《陳書·本紀四·廢帝》
  • 姚思廉:《陳書·列傳六·沈恪傳》
  • 姚思廉:《陳書·列傳八·周文育子寶安傳》
  • 姚思廉:《陳書·列傳八·侯安都傳》
  • 姚思廉:《陳書·列傳二十九·熊曇朗傳》
  • 姚思廉:《陳書·列傳二十九·周迪傳》
  •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七·陳紀一》
  •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七·陳紀一》
  • 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卷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