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敦

文出維基大典
往:

王敦字處仲,司徒之從父兄也,武帝泰始二年生。父,治書侍御史。

敦少有奇人之目,尚武帝襄城公主,拜駙馬都尉。時王愷石崇以豪侈相尚,愷嘗置酒,敦與導在座,愷使美人行酒,以客飲不盡,輒殺之。酒至敦、導所,導勉強盡觴,而敦傲然不視。

惠帝反正,敦遷散騎常侍,出除廣武將軍、青州刺史永嘉初,徵為中書監。于時天下大亂,敦悉以公主時侍婢百餘人配給將士,金銀寶物散之于眾,單車還。東海王滎陽來朝,以敦為揚州刺史。

元帝初鎮江東,威名未著,敦與從弟導等同心翼戴,以隆中興。尋與甘卓等討華軼,斬之。杜弢作亂,敦遣陶侃破弢,進鎮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建武初,遷征南大將軍,拜侍中、江州牧。

初,敦有重名,又立大功於江左,專任閫外,手控彊兵,群從貴顯,威權莫貳,遂欲專制朝廷。帝畏而惡之,遂引劉隗刁協等以為心膂。敦不能平,於是嫌隙始搆。每酒後輒詠魏武帝樂府歌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壺為節。

永昌元年,敦率眾內向,以誅隗為名。敦黨吳興人沈充起兵應敦。敦至蕪湖,又上表罪狀刁協。敦兄含時為光祿勳,叛奔于敦。敦入石頭,擁兵不朝,放肆兵士劫掠內外。收周顗戴若思害之。還屯武昌

及帝崩,敦諷朝廷徵己,明帝乃手詔徵之。加黃鉞,班劍武賁二十人,劍履上殿。以王導為司徒,敦自為揚州牧。敦既得志,暴慢愈甚,四方貢獻多入己府,將相嶽牧悉出其門。以沈充、錢鳳為謀主,又大起營府,侵人田宅,士庶解體,咸知其禍敗焉。及敦病。帝將討敦,微服至蕪湖,察其營壘,又屢遣大臣訊問其起居,知其為物情所畏服,乃偽言敦死,於是下詔遣司徒導等討之。敦病轉篤,不能御眾,使錢鳳等率眾三萬向京師。以含為元帥。

帝遣中軍司馬曹渾等擊含于越城,含軍敗,敦怒。作勢而起,困乏復臥。鳳等至京師。帝親率六軍以禦鳳,頻戰破之。俄而敦死,時為太寧二年周光斬錢鳳,吳儒斬沈充,並傳首京師。於是發瘞出尸,焚其衣冠,跽而刑之。含父子奔荊州刺史王舒,舒使人沉之于江。

敦眉目疏朗,性簡脫,有鑒裁。石崇以奢豪矜物,廁上常十餘婢侍列,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廁者,皆易新衣而出。客多羞脫衣,而敦脫故著新,意色無怍。群婢相謂曰︰「此客必能作賊。」又嘗荒恣於色,體為之弊,左右諫之,敦曰︰「此甚易耳。」乃開後閤,驅諸婢妾數十人並放之,時人歎異焉。

敦雖為貴胄,不免紕漏,敦尚公主,于府邸宴飲,如廁,正泄金玉,偶見廁中有棗數枚,喜曰:廁中亦下果?! 遂食之盡,出廁,顧左右見群婢笑不止,問何故,答曰向廁中之物,非棗也,彼者皆為廁中塞鼻之物。遂為世說新語所錄,載于“紕漏”一章。

敦工書法,按《宣和書譜》︰「王敦喜顛草,初以工書,得家傳之學。今御府所藏草書《一蜡節帖》。」

[]

  • 《晉書·王敦傳》
Qsicon lesenswert.svg
Qsicon lesenswert.svg
敘事完備,有條不紊,遂列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