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戾太子據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漢戾太子武帝長子也,衛皇后所出。立為太子。

武帝年二十九乃生戾太子,甚愛之。及長,性仁恕溫謹,上嫌其材能少,不類己;而所幸王夫人生子,李姬生子,李夫人生子,皇后、太子寵浸衰,常有不自安之意。上覺之,謂大將軍曰:「家庶事草創,加四夷侵陵中國,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為此者不得不勞民。若後世又如朕所為,是襲亡之迹也。太子敦重好靜,必能安天下,不使朕憂。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賢于太子者乎!聞皇后與太子有不安之意,豈有之邪?可以意曉之。」皇后聞之,脫簪請罪。太子每諫證伐四夷,上笑曰:「吾當其勞,以逸遺汝,不亦可乎!」

上每行幸,常以後事付太子,宮內付皇后。帝用法嚴,多任深刻吏。太子寬厚,多所平反,雖得百姓心,而用法大臣皆不悅。皇后恐久獲罪,每戒太子,宜留取上意,不應擅有所縱舍。群臣寬厚長者皆附太子,而深酷用法者皆毀之。邪臣多黨與,故太子譽少而毀多。及衛青薨,臣下無復外家為據,競欲購太子。

征和元年巫蠱事起,江充自以與太子及衛氏有隙,見上年老,恐晏駕後為太子所誅,因是為姦,言上疾祟在巫蠱。於是上以充為使者,治巫蠱獄。二年七月,江充等掘蠱太子宮,太子與皇后謀斬充,發兵,兵敗,衛皇后自殺,太子亡走湖縣,遭圍捕,自殺,史稱巫蠱之禍

九月,武帝上頗知太子惶恐無它意,追悔,為之誅江充家,又作思子宮

家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