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海青天像

海忠介公瑞,字汝賢,號剛峰。海南瓊山人也。年四歲,父死,母雖針線以為生計,仍教習不輟。嘉靖二十九年,舉鄉試,署南平教諭知府將詣學宮,瑞攜二屬吏迎之,知府至,吏下拜,唯瑞挺立,以為學堂乃識長教士地,不當屈。知府見之,曰:「此何來筆架山也!」福建學政朱衡頗器之,遂舉淳安縣

瑞之縣,廢火耗,與老僕藝蔬自給,舉縣肅然。總督胡宗憲嘗語人曰:「昨聞海令作母壽,市肉二斤矣。」是以知其廉也。宗憲子過淳安,以瑞未迎,倒懸吏,瑞縛之,納其金千餘入庫,報宗憲書曰:「曩胡公按部,令所過勿供張。今其行裝盛,必非胡公子也。」宗憲不罪。歷三年,時都御史鄢懋卿行過部,儀仗甚壯,瑞以邑小不足容車馬抗之,懋卿遂恨之,遷興國知縣,仍以廉稱。

四十三年,擢戶部雲南司主事,入京師。時世宗專意齋醮,不視朝,群臣不直久矣,然皆不敢言,瑞備棺獨上治安疏,深責時弊,其意皆指乃帝之失也。帝大怒,顧左右曰:「趣執之!勿使得遁!」時宦官黃錦侍,曰:「此人素有癡名。聞其上疏時,自知當死,市一棺,訣妻子,待罪於朝,僮僕皆遣散之,是故不遁也。」帝默然良久,嘆曰:「此人是比干耶?惜朕非也。」後念及,仍恨之,終下獄,然不忍殺。越二月,帝崩,瑞尚不知。牢吏素慕瑞,設宴款之,瑞以為將死,遂恣飲食。吏謂曰:「上晏駕矣,先生將大用。」瑞聞之大慟,盡嘔所飲食,隕絕於地,終夜哭不絕聲。既而釋,歷任尚寶司丞、大理寺右侍丞、左侍丞、南京通政司右通政。

隆慶三年首輔徐階薦瑞巡撫應天十府。府吏皆畏其威,聞之,有污者皆自免去,有勢者皆黝朱丹之門。瑞至,佈令百姓有訴可直告,一時,民絡繹至衙,皆斷之,豪強多敗。時階已致仕,其子多霸鄉田,瑞盡奪其田還之。或有奸民雜其中告訐,瑞信之,故大姓亦有被誣者。有御史劾其庇奸民,穆宗猶優詔獎之,又劾疑瑞殺其妻,終改南京糧儲。瑞巡撫半歲,民多賴其利,聞其當去,號泣載道,家繪像祀之。將履任,大學士高拱以瑞直甚,不堪任,改南京戶部,瑞遂謝病歸。

萬曆中,張居正當國,瑞上一條鞭法,居正雖亦欲罷豪強,然以瑞躁進,婉謝之。十三年神宗召為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時瑞年已七十二,趣赴任,未至,又擢南京右都御史,民皆喜迎之。有福建庶士,拜府長揖,即旋踵,道出,或問其何為,曰:「既已見海青天,無憾矣。」瑞在南京,百司惴惴奉行,有敢陳戲樂者,幾杖之,嘗欲以太祖法懲貪,帝知為過,然察其忠,亦不用。瑞亦自知為百官所怨,所諫終不為用,七疏乞休,慰留不允。

十五年,病篤,無子,唯老僕侍疾,臨逝曰:「明日,此六錢銀還兵部。」蓋兵部制,冬有貼銀為柴,瑞審之,誤取多矣。既卒,友王用汲入視,葛幃敝籝,寒士亦有所不堪,因泣下,助金為斂。百姓皆罷市,喪出江上,白衣冠送者夾岸,哭者百里不絕。贈太子太保,謚忠介。

[]

  • 黃仁宇 《萬曆十五年》
  • 當年明月 《明朝那些事兒》
  • 張廷玉 《明史·列傳一百十四》
Qsicon lesenswert.svg
Qsicon lesenswert.svg
敘事完備,有條不紊,遂列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