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淹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梁醴陵憲伯江淹字文通,濟陽考城人。少孤貧,常慕司馬相如梁鴻之為人。父康之,南沙,雅有才思。淹早為高平檀超所知,常升以上席,甚加禮焉。起家南徐州從事,轉奉朝請。

建平王景素好士,淹隨王在南兗州。廣陵令郭彥文得罪,辭連淹,言受金,淹被繫州獄,淹在獄中上書。景素覽書,即日出之。尋舉南徐州秀才,對策上第,轉巴陵王國左常侍。

景素為荊州,淹從之鎮。廢帝昱即位,多失德。景素專據上流,咸勸因此舉事。淹每從容諫曰:「流言納禍,二叔所以同亡;抵局銜怨,七國於焉俱斃。殿下不求宗廟之安,而信左右之計,則復見麋鹿霜露棲於姑蘇之臺矣。」景素不納。及鎮京口,淹又為鎮軍參軍事,領南東海郡丞。景素與腹心日夜謀議,淹知禍機將發,乃贈詩十五首以諷焉。

會南東海太守陸澄丁艱,淹自謂郡丞應行郡事,景素卻用司馬柳世隆。淹固求之,景素大怒,言於選部,貶建安吳興。淹在縣三年。升明蕭道成輔政,聞其才,召為尚書駕部郎、驃騎參軍事。

少頃,荊州刺史沈攸之亂。道成曰:「天下紛紛若是,君謂何如?」淹對曰:「昔項羽強而劉邦弱,袁紹眾而曹操寡,羽號令諸侯,卒受一劍之辱,紹跨躡四州,終為奔北之虜。此謂『在德不在鼎』。公何疑哉。」道成曰:「聞此言者多矣,試為慮之。」淹曰:「公雄武有奇略,一勝也;寬容而仁恕,二勝也;賢能畢力,三勝也;民望所歸,四勝也;奉天子而伐叛逆,五勝也。彼志銳而器小,一敗也;有威而無恩,二敗也;士卒解體,三敗也;搢紳不懷,四敗也;懸兵數千里,而無同惡相濟,五敗也。故雖豺狼十萬,而終為我獲焉。」道成笑曰:「君談過矣。」

天監元年,淹為散騎常侍、左紉將軍,封臨沮縣伯。淹乃謂子弟曰:「吾本素宦,不求富貴,今之忝竊,遂至於此。平生言止足之事,亦以備矣。人生行樂,須富貴何時。吾功名既立,正欲歸身草萊耳。」以疾遷金紫光祿大夫,改封醴陵伯,卒。武帝為素服舉哀,諡曰憲伯。

淹少以文章顯,晚節才思微退,云為宣城太守時罷歸,偶宿禪靈寺,夜夢一人自稱張協,謂曰:「前以一匹錦相寄,今可見還。」淹探懷中得數尺與之,此人大恚曰:「那得割截都盡。」顧見丘遲謂曰:「餘此數尺既無所用,以遺君。」自爾淹文章躓矣。

又嘗宿於冶亭,夢一丈夫自稱郭璞,謂淹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以見還。」淹乃探懷中得五色筆一以授之。爾後為詩絕無美句,時人謂之才盡。今存淹之文章,永明以降多散佚,蓋多不足稱也。或曰永明體興,淹固卑之,遂藏拙也。

凡所著述,自撰為前後集,贈齊史十志,並行於世。嘗欲為赤縣經以補山海之闕,竟不成。子襲封嗣,自丹陽尹丞為長城令,有罪削爵。普通四年,高祖追念淹功,復封蒍吳昌伯,邑如先。

[]

美辭妙篇,具錄於維基文庫︰江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