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太祖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太祖神武元聖孝皇帝,姓朱氏,宋州碭山午溝裏人也。其父誠,以《五經》教授鄉里,生三子,曰全昱、存、溫。誠卒,三子貧,不能為生,與其母傭食蕭縣人劉崇家。全昱無他材能,然為人頗長者。存、溫勇有力,而溫尤兇悍。 唐僖宗乾符四年,黃巢起曹、濮,存、溫亡入賊中。巢攻嶺南,存戰死。巢陷京師,以溫為東南面行營先鋒使。攻陷同州,以為同州防禦使。是時,天子在蜀,諸鎮會兵討賊。溫數為河中王重榮所敗,屢請益兵於巢,巢中尉孟楷抑而不通。溫客謝瞳說溫曰:「黃家起於草莽,幸唐衰亂,直投其隙而取之爾,非有功德興王之業也,此豈足與共成事哉!今天子在蜀,諸鎮之兵日集,以謀興複,是唐德未厭於人也。且將軍力戰於外,而庸人制之於內,此章邯所以背秦而歸楚也。」溫以為然,乃殺其監軍嚴實,自歸於河中,因王重榮以降。都統王鐸承製拜溫左金吾衛大將軍、河中行營招討副使,天子賜溫名全忠。 開平元年春正月壬寅,天子使御史大夫薛貽矩來勞軍。宰相張文蔚率百官來 勸進。夏四月壬戌,更名晃。甲子,皇帝即位。戊辰,大赦,改元,國號梁。封 唐主為濟陰王。升汴州為開封府,建為東都,以唐東都為西都。廢京兆府為雍州。 賜東都酺一日。契丹阿保機使袍笏梅老來。 五月丁丑朔,以唐相張文蔚楊涉為門下侍郎,御史大夫薛貽矩為中書侍郎;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戊寅,渤海、契丹遣使者來。乙酉,封兄全昱為廣王,子友 文博王,友珪郢王,友璋福王,友貞均王,友徽建王,侄友諒衡王,友能惠王, 友誨邵王。甲午,改樞密院為崇政院,太府卿敬翔為使。是月,潞州行營都指揮 使李思安及晉人戰,敗績。六月甲寅,平盧軍節度使韓建守司徒,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秋七月己亥,追尊祖考為皇帝,妣為皇后;皇高祖黯諡曰宣元,廟號肅祖, 祖妣范氏諡曰宣僖;曾祖茂琳諡曰光獻,廟號敬祖,祖妣楊氏諡曰光孝;祖信諡 曰昭武,廟號憲祖,祖妣劉氏諡曰昭懿;考誠諡曰文穆,廟號烈祖,妣王氏諡曰 文惠。八月丁卯,同州虸蚄蟲生。隰州黃河清。九月,括馬。冬十月己未, 講武於繁台。十一月壬寅,赦亡命背軍髡黥刑徒。 壬辰,至自魏州。乙未,回鶻、吐蕃遣使者來。二年春二月丁巳, 光祿卿盧玭使於蜀。甲子,如魏州,張宗奭留守西都。次白馬,殺左散騎常侍 孫騭、右諫議大夫張衍、兵部郎中張俊。戊寅,如貝州。三月丙戌,屠棗強。丁 未,復如魏州。夏四月己巳,至自魏州。戊寅,如西都。五月丁亥,德音降死罪 已下囚。罷役徒,禁屠及捕生。渤海遣使者來。是月,薛貽矩薨。六月,疾革, 郢王友珪反。戊寅,皇帝崩。

嗚呼,天下之惡梁久矣!自後唐以來,皆以為偽也。至予論次五代,獨不偽 梁,而議者或譏予大失《春秋》之旨,以謂「梁負大惡,當加誅絕,而反進之, 是獎篡也,非《春秋》之志也。」予應之曰:「是《春秋》之志爾。魯桓公弒隱 公而自立者,宣公弒子赤而自立者,鄭厲公逐世子忽而自立者,衛公孫剽逐其君 衎而自立者,聖人於《春秋》,皆不絕其為君。此予所以不偽梁者,用《春秋》 之法也。」「然則《春秋》亦獎篡乎?」曰:「惟不絕四者之為君,於此見《春 秋》之意也。聖人之於《春秋》,用意深,故能勸戒切,為言信,然後善惡明。 夫欲著其罪於後世,在乎不沒其實。其實嘗為君矣,書其為君。其實篡也,書其 篡。各傳其實,而使後世信之,則四君之罪,不可得而掩爾。使為君者不得掩其 惡,然後人知惡名不可逃,則為惡者庶乎其息矣。是謂用意深而勸戒切,為言信 而善惡明也。桀、紂,不待貶其王,而萬世所共惡者也。《春秋》於大惡之君不 誅絕之者,不害其褒善貶惡之旨也,惟不沒其實以著其罪,而信乎後世,與其為 君而不得掩其惡,以息人之為惡。能知《春秋》之此意,然後知予不偽梁之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