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然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吳當陽侯朱然義封朱治姊子也,本姓施氏。初治未有子,然年十三,乃啟孫策乞以為嗣。策命丹楊郡羊酒召然,然到吳,策優以禮賀。然嘗與孫權同學書,結恩愛。至權統事,以然為餘姚,時年十九。後遷山陰,加折衝校尉,督五。權奇其能,分丹楊為臨川郡,然為太守,授兵二千人。會山賊盛起,然平討,旬月而定。

曹操濡須,然備大塢及三關屯,拜偏將軍。建安二十四年,從討關羽,別與潘璋臨沮擒羽,遷昭武將軍,封西安鄉侯虎威將軍呂蒙病篤。權問曰:「卿如不起,誰可代者?」蒙對曰:「朱然膽守有餘,愚以為可任。」蒙卒,權以然假節,鎮江陵黃武元年劉備舉兵攻宜都。然督五千人與陸遜並力拒備。然別攻破備前鋒,斷其後道,備遂破走。拜征北將軍,封永安侯。

曹真夏侯尚張郃等攻江陵魏文帝自住,為其勢援,連屯圍城。權遣將軍孫盛督萬人備州上,立圍塢,為然外救。郃渡兵攻盛,盛不能拒,即時欲退,郃據州上圍守,然中外斷絕。權遣潘璋楊粲等解而圍不解。時然城中兵多腫病,堪戰者裁五千人。真等起土山,鑿地道,立樓櫓臨城,弓矢雨注,將士皆失色,然晏如而無恐意,方厲吏士,伺間隙攻破兩屯。魏圍攻然凡六月日,未退。江陵令姚泰領兵備城北門,見外兵盛,城中人少,穀食欲盡。因與敵交通,謀為內應。垂發,事覺,然治戮泰。尚等不能克,乃徹攻退還。由是然名震於敵國,改封當陽侯。

黃武六年,權自率眾攻石陽,及至旋師,潘璋斷後。夜出錯亂,敵追擊璋,璋不能禁。然即還住拒敵,使前船得引極遠,徐乃後發。黃龍元年,權即皇帝位,拜然車騎將軍、右護軍、領兗州嘉禾三年,帝與蜀剋期大舉,自向新城,然與全琮備受斧鉞,為左右督。會吏士疾病,故未攻而退。

赤烏五年,征柤中,魏將蒲忠胡質各將數千人,忠要遮險隘,圖斷然後,質為忠繼援。時然所督兵將先四出,聞問不暇收合,便將帳下見兵八百人逆掩。忠戰不利,質等皆退。九年,復征柤中,魏將李興等聞然深入,率步騎六千斷然後道,然夜出逆之,軍以勝反。然既獻捷,群臣上賀,權乃舉作樂,遣使拜然為左大司馬、右軍師。

然長不盈七尺,氣候分明。內行修潔,其所文采,惟施軍器,余皆質素。終日欽欽,常在戰場,臨急膽定。尤過絕人。雖世無事,每朝夕嚴鼓,兵在營者,咸行裝就隊。以此玩敵,使不知所備,故出輒有功。

然寢疾二年,後漸增篤,帝晝為減膳。夜為不寐,中使醫藥口食之物,相望於道。然每遣使表疾病消息,帝輒召見,口自問訊。入賜酒食,出送布帛。自創業功臣疾病,帝意之所鐘,呂蒙淩統最重,然其次矣。十二年卒,年六十八,帝素服舉哀,為之感慟。子嗣。有弟。才官至偏將軍。紀娶策女,官至校尉。餘皆早夭。

一九八六年然塚見於馬鞍山市,故當塗也。前後八米又七,磚印篆字「富且貴,至萬世」。出遺物百四十餘,多漆木之器。所在處,因更名朱然路

家屬[]

  • 父 施某
  • 母 朱氏 朱治姊
  • 養父 安國將軍 朱治

[]

  • 三國志評曰:「朱然以勇烈著聞。」
  • 呂蒙曰:「朱然膽守有餘,愚以為可任。」
  • 孫權曰:「此家前初有表,孤以為難必,今果如其言,可謂明於見事也。」

[]

  • 三國志·吳書·朱治朱然呂範朱桓傳》